153 篇文章

現在開始關注幕迷影評


影評 《盛情款待》從心出發的待客(人)之道
2018-04-05 08:50:34


 

 

 

陳鈺傑導演(《小偷》、《曉之春》、《溫暖》)執導的《盛情款待》故事描述明月館是一間位於京都近郊的日式旅館,有著美麗的湖景和傳統的日式風情,但由於建築老舊又位處偏僻,經營狀況岌岌可危。台北一家建設公司老闆Charles(楊烈 飾)決定買下明月館,派兒子Jacky(王柏傑 飾)前往監督旅館的翻修工程,但Jacky一心只想藉機和住在京都的前女友尚子復合,順便找機會暗中把這間賠錢的旅館賣掉。抵達明月館後,老闆娘美津子(余貴美子 飾)對Jacky很親切,但獨生女梨花(田中麗奈 飾)和他很不對盤。

 

Jacky得知念念不忘的前女友要結婚了,為了讓她看到自己的成長而有回心轉意的機會,異想天開提出把明月館改裝成婚宴場所,替尚子舉辦夢想婚禮。眾人聽到Jacky的提議後齊齊拍手叫好,只有梨花覺得事有蹊蹺。為了旅館轉型,美津子建議他們必需和資深的木村老師學習日本傳統的「待客之道」(omotenashi),在這學習的路上,他們面臨什麼樣的人生轉變呢?


片名「盛情款待」的日文發音為Omotenashi,直譯為「沒有表裡之分,發自內心」。Omotenashi是最能體現日本傳統待客之道和待客之心的精神。設身處地、無時無刻為對方著想,不著痕跡地讓對方身心都感到舒服自在,這不但是終極的待客之道,更是做人處世的指南。從劇中人物的態度觀之,性格倨傲的Jacky似乎是最需要學習待客之道的人,除了前女友以外對所有人都板著一張臉,說話的態度從來不是和顏悅色的,連和父親說話都用一種像跟平輩相處的腔調,不要說梨花對他臭臉,連我們也對他搖頭。

 

可以想見的,這個富二代在進行預備的旅館重建工程時,也即將通往一場自己意像不到的心靈整飭旅程。與梨花從相看兩厭到慢慢了解的轉變,似乎也是一個我們再熟悉不過的通俗劇套路。如何藉由片中強調的「待客之道」,去軟化這個大男孩的態度,磨平他的稜角,導演經由一次次的事件,讓Jacky重新尋得一個「平視」他人的角度,這或許是之前在美國經營餐廳失敗的他,得以重新出發的契機。我們看到了他學習用日語去跟廚師溝通更換菜單的事,他經由在旅館工作的姚淳耀之口得知了梨花的身世,而學會更柔軟的對待異性,包括劇中老師端出「茶泡飯」招待他們時,他都是最早意識到「是不是該離開了」的一個。

 

Jacky慢慢的懂得真正的待客之道,學習去體察別人的心,然而對前於女友,他始終少了感同身受的同理心。誤將前女友因為相信自己的傾訴,當成可以復合的機會。「人一生總會找到適合的人」,父親Charles曾這樣說著。無可奈何的是與自己覺得適合的人錯過,卻是生命中最無可避免之常理,不止是Jacky和前女友,Charles和美津子,梨花和前男友,都是無緣的一對。劇末沒有安排Jacky搶婚成功,而只是略帶哀怨的走回旅館,雙手依傍著餐桌凝視前方。如何將執念放下,「努力前面,忘記背後」,也是Jacky另一個學習。

 

Charles的病原本預計是一個最能催淚的橋段,但導演從來就不是一個煽情取向的人,《曉之春》、《暖暖》都能看出他細火慢熬的功力,本片依然保有這項節制的優點。「我從來不知道生命會這麼短」,Charles這樣對著美津子說著,但他在不算久長的生命中,依然保有著和日本人相較不會遜色的溫婉風範,劇中我們沒看到他去訓斥言行不合乎禮貌的Jacky,卻看到一個父親意圖用身教去取代言教的苦心,我相信這無形中也影響了Jakcy,在他面對經營旅館和待人處事的態度上。無消長篇累牘的說教,卻在劇中人的相處片段中,我們也點滴浸潤了從心出發的待客之道,京都之美在此沒有成為一種純粹的異國風情展演,而更有效呈現了一種純粹而舒適的自在之美,在以「迅速、效率」為尊的工商社會中,我們特別需要這樣一部「慢」的電影,來重新尋找我們所失去的。

 

 


電影爽度:6
故事劇情:8
氣氛營造:9
演技表現:8
題材鮮度:6



留言
或您可以完整的文章回應 點此回文

電影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