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朱天文]的文章:


青鸞舞鏡。一個人,沒有同類。剛出戲院只覺得很震驚,似懂非懂那樣,好像沒開始沒結束,哪裡都可以是起點,哪裡都可以是終點。如此的精雕細琢又博大精深,沒有多餘的刻意卻又處處鑿斧,宛若一整個世界,涵納進各色極端的互斥性。對侯孝賢不那麼熟稔,但大師的魅力我著實地領教到了。觀影過程因為我中文歷史都不成材,追著英文字幕跑,多少是有些分散注意力的吃緊。還沒意識到結局,片尾曲就響起,儘管有點措手不及,難道我沒看懂什麼嗎?哈,甚至稍微感到挫折。但侯導的魅力從來就不是準確縝密的架構,他的電影沒有答案,沒有那麼多的不得不、或情非得已,沒有正義、也沒有反派,它無意去寓言,而是在那一片潑墨山水的灰色朦朧中,讓人像是吃槓子頭那樣,去細細咀嚼那些無法預知,在想像中不可得的耐人尋味,然後宛若見微知著般,觸及宇宙萬物的無常與恆常。使電影,或說它是文學,形成一種不可思議的距離感。我一直覺得電影其實就是文學,但在侯孝賢的鏡頭背後,他更加強化了那種獨有文字,才比較容易掌握的內在張力。所有的畫面是那樣的寧靜,悄聲無息地將澎湃激烈的戲劇衝突轉向內,往更深的裡頭去探角色與觀眾細膩的思緒與情感,深沈而激昂的感受。全片對我來說最有意思的...
《聶隱娘》
Claire
刺客聶隱娘
2015-12-25 10:41:44
氣氛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