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8 篇文章
Why so serious ?
黑暗騎士

影評 《刺客教條》-- 不可割捨的暴力

2016-12-31 21:58:45


 

 

如同Ubisoft先前所聲明的,這部和電玩系列同世界觀的電影版確實比較像是一部推廣性質的「品牌宣傳片」,劇情主線基本上一切從簡、點到為止,以卡倫林區的現代背景為重心,祖先阿基拉的古代背景僅僅只有三幕不多的場次,且敘述全以動作戲為主,藉此強調電玩高度的「體驗性」。全片也延續導演賈斯汀克佐的前作《血教育》《馬克白》凝重陰沉的氛圍,以及和作曲家弟弟傑德克佐音樂與影像交織的相輔相成。

 

依目前開出的口碑和票房數字,《刺客教條》顯然不會是打破電玩改編題材魔咒的救星之作,這部片的缺失和其他拍砸的同類型作品差不多;諸如電玩美學與電影美學總是無法和平共處、遊戲的樂趣在多數時候總是無法轉換成實質的說故事工具等等。導演既不想還原電玩的視覺風格,也無意拍出好萊塢大片用錢堆出來的高規格質感,但是在掌握《刺客教條》系列「自由意志的二元抗衡」核心主軸上,仍無偏離方向。

 

 

聖殿騎士團與刺客兄弟會在流長的歷史洪流裡的爭戰史,其實就是古典派與現代派的兩大共濟會派系理念分歧的體現,刺客的背叛、騎士的倒戈,象徵著人類永不停歇的爭鬥,如同莊子所言:「一受其成形,不亡以待盡。與物相刃相靡,其行盡如馳,而莫之能止,不亦悲乎!」,相生相剋本是萬物的本能,世上所有的信仰和理念無不沒有接受質疑的空間,而人們必須為了實現「不可能實現的和平」而掉進永無止盡的混沌漩渦。

 

賈斯汀克佐透過反思「暴力的價值」串起兩派人馬的衝突,賦予「探索自由」之外的其他可能;當抑制暴力的手段成為「暴力的另一種型態」,「暴力」反而將再次成為衝破體制、追尋自由的唯一利器,無論如何,暴力始終都會是最後的贏家、生存下去的動力、決定成敗的關鍵。而當這些元素被置入總是圍繞在「自我意志的覺醒」的「殺手(特工、刺客)型態作品」時,電影又增添了幾分敵托邦流派的筆觸。

 

 

《刺客教條》的劇本架構並沒有太顯著的缺失,主要則敗在角色過度功能化的死板、導演對動作場面生硬的調度能力、調性混亂的美術造景、以及於寫實與虛幻間搖擺不定的影像美學。不過比起年初一流設定被剪成三流B片的《魔獸:崛起》,《刺客教條》在「以暴制暴的價值辯論、奪回個人主權自由」主題的發揮,還是具備了更精實的完整性。它也許沒有取悅到期待大場面大格局的觀眾,但它的確描繪出一場富有力道的信念衝撞。

 

總體而言就是格局小一些的《阿凡達》、流暢度差一點的《啟動原始碼》,某些時候又近似《時空線索》,雖然有許多顯見的不足之處,不過基於對該系列濃厚共濟會陰謀色彩的著迷,我不會斷然地說這又是一次糟糕的電玩改編經驗,事實上,《刺客教條》已經完成過去的同類型題材未能達到的及格標準。然而站在戴斯蒙邁爾斯、謝伊柯馬克、雅各與伊薇、康納肯維等電玩裡的刺客前輩面前,卡倫林區寫下的新章節無疑仍顯遜色。

 

《刺客教條》系列與共濟會勢力、外星造物主陰謀最直接的連結就是第一文明和伊甸碎片的設定,但這部電影版刻意選擇留待續集透露,讓我這個陰謀論迷好生失望,因為北美地區票房的失利,恐怕將導致續集的難產,我們和朱諾、密涅瓦、朱比特的真人姿態也許就此無緣了。

 

歡迎到我的粉絲專頁按讚訂閱 : https://www.facebook.com/filmisland?ref_type=bookmar


電影爽度:8
故事劇情:7
氣氛營造:6
演技表現:6
題材鮮度:6



留言
或您可以完整的文章回應 點此回文

電影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