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 篇文章

影評 人要剝除一切束縛時也需要看季節的,不然會感冒

2017-03-07 15:13:02


人自出生起就一直扮演著各種「角色」,而這些角色似乎都附有某種既定的形象。在親友與社會的期待之下,若沒有取得某些「角色」,並將「表演」達到某種標準,就可能失去了被視為「常人」的資格,成為「怪胎」。

或許世界上真有許多人天生汲汲營營,如此優秀吧。但在《顛父人生》中,女主角確實艱辛地去維持一個高階白領該有的樣子:專業、理智,講求談判技巧與情勢判斷力。也是靠著這些,他才能爬到此處。他武裝著自己、磨練著自己,使自己成為一個菁英。在職場、商場上,若不如此就會被淘汰。在客戶面前講錯一句話、因為睡過頭而失約,以及父親死纏爛打的無聊搞笑讓他盡失面子時,從女主角的反應,我們看到的是他在其中如履薄冰、走鋼索般緊繃的精神狀態。他壓傷腳趾時在父親面前哭得像個小女孩;報告前則堅毅果斷處理指甲並馬上找來下屬換掉沾到血的襯衫。就像軍人上戰場不得不抹除恐懼與慈悲一般,人所打造出的社會要求你抹除人性與個性才能成功。

但其實大部分的人都是怕的。

這部片的中文翻譯,實在該叫「癲」父人生才對。電影甫一開場,女主角的父親就憑著煩人的「幽默感」分飾兩角拿送貨員取樂。從頭到尾,他兩句一「搞笑」,常使人一時無法判斷他是認真還是唬人。他的笑話也常讓人笑不出來(不過養老院和安樂死的黑色幽默還挺令人哭笑不得)。特別是在女兒身邊糾纏不休瘋瘋癲癲的行為實在煩到令人抓狂,簡直在女主角緊繃的工作步調上落井下石;但細細觀察,仍然能察覺到他的內心十分體貼、心疼女兒:當女主角在他面前吸毒、裸體時他都淡然以對,沒有嚴厲譴責、大聲批判。因為他將女主角的不快樂都看在眼裡,只是他的「溫柔」方式總是帶來反效果,讓女主角在應付事業與應付父親間兩頭燒而崩潰。

原本,女主角要「擺脫束縛,回歸自我」的契機很多。像是爽了重要的約時,還有那次澎湃激昂的「高歌」,以及被父親白目地銬上手銬時,好像都可以理智斷線一走了之,踏上尋找自我之旅云云。不過這故事並不是這樣安排的,因為以上都是父親所造成,來自「外力」,也來自「父親的期待」。這種「父母的期待」,不論用心好壞、自私或無私,總也是子女的壓力來源。於是,電影安排中,女主角終於在生日派對上被綁手綁腳的裝束弄斷最後一條理智線:他覺得一切都無所謂了,拋棄了武裝,也拋棄了面子、人際、形象等等。這時相對於女主角的一絲不掛,他的父親則把自己從頭到腳包起來。解放與束縛,看似相對的概念,卻使兩方都疏離、跳脫了自己原本的「身分」、「角色」。這時他們才能如實看見彼此的內心,才能真誠以對。


電影爽度:7
故事劇情:8
氣氛營造:7
演技表現:8
題材鮮度:9

Toni Erdmann 職場 父女 顛父人生

留言
或您可以完整的文章回應 點此回文

電影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