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 篇文章
所有的記憶都是潮濕的
2046

影評 《白蟻:慾望謎網》白、紅、藍:三條故事軸線

2017-03-24 13:07:02


(一)白以德的慾望

「你們才有病!我沒有病!」白以德歇斯底里地大叫著。

 

拍紀錄片起家的朱賢哲,在其首部執導的劇情長片《白蟻:慾望謎網》裡,秉持一貫「紀實」的創作精神,帶領觀眾去逼視在蒼白的臉孔下,一個無力抵抗被慾望襲擊、空洞且荒涼的心靈,猶如拿了一把大榔頭將牆面給敲碎,讓那早已遭白蟻嚴重啃噬的梁柱暴露在外,毫無遮掩。

 

白蟻,是白以德姓名的諧音,是他在臉書上所使用的暱稱,也呼應了他的幽居狀態和邊緣人性格。平日,除了到書店上班,他幾乎不與任何人互動、交談;走在路上,他也總是戴著一副白色耳機。

 

白以德會透過書店裡的監視器窺探客人們的舉動,他曾將那些畫面翻拍、貼上臉書,並且留言:「透過監視器,我彷彿看見每個人害怕被看見的那一面。」與其說,這是在宣告,自己之於他人,正處在一個有利的位置;不如說,這是他的喃喃自語,是他建立起的自我防衛機制。

 

我們無從得知他人有什麼害怕被看見的一面,但確定的是,白以德自己有個不可告人的秘密:他患有「戀物癖」,專門竊取女性內衣褲用以洩慾,是人們口中的變態。

 

電影一開始,便是白以德行竊後的自慰戲。長達三到五分鐘的鏡頭裡,他一邊打著手槍,一邊用力吸吮握在手裡的緋紅色內衣褲,越接近高潮,他的身體越抽動得厲害,我們絲毫感受不到他樂在其中,相反地,他發出了痛苦的哀鳴,彷彿早已預知,這是一段不可逆的旅程,而他正一步步地走向自我毀滅。

 

 

(二)湯君紅的執念

「這種人就是膽小,膽小的人最賤,膽小的人就是膽小。」湯君紅義憤填膺地說道。

 

湯君紅與同學來到男友租屋處,不見其人,卻意外目睹白以德的行竊過程並用手機拍下。她原想將畫面直接上網,卻遭到阻止,她認為既然沒做錯什麼,又何須擔憂自己的安危?於是,她先將白以德加為臉書好友,並跟蹤他到書店、確認他的姓名和租屋處地址,再將行竊過程燒錄成DVD郵寄給他。

 

白以德收到郵件後,在臉書上貼出照片,是一顆正對準某處的監視器鏡頭,照片旁還附註一句:「病態被更病態偷窺。」湯君紅看了後大為光火,決心繼續玩這場危險遊戲,不願輕易收手。

 

友人質疑:為何要將被男友拋棄的憤怒發洩在這樣的變態身上?這質疑猶如一把箭射向湯君紅的心臟,她的執念未消,反而被激得跑去找白以德攤牌,可惜為時已晚。

 

湯君紅無法忘懷白以德車禍現場的血腥畫面,一股罪惡感驅使她向白以德的母親藍湖學做婚紗。另一方面,她著裝潛入海底溫泉,那兒無聲無息無重量,她可以盡情哭泣;並且,她還相信,只要穿過那片海域,一切都能重來。

 

倘若一切都能重來,湯君紅的男友就不會拋棄她,白以德就不會死去了嗎?答案無人知曉。

 

 

(三)藍湖的憂懼

「現在,連你也要把我丟掉嗎?」藍湖憂心忡忡地問著。

 

藍湖親手縫製的婚紗典雅細緻,受到許多客人青睞。她的丈夫離家且早逝,某種程度上,她或許是想透過這個工作來彌補婚姻裡的缺憾。

 

白以德是藍湖的獨子,有很長一段時間,兩人同睡一張床。直到某天,白以德放學回家撞見藍湖和男友的偷歡,從此,母子關係不再親密。藍湖向精神科醫生陳述,自己無意間發現兒子偷了她的內衣褲,她質問他:「為什麼要偷我的東西?」但得不到任何回答。她感到相當害怕。

 

白以德對藍湖帶他求助精神科醫生一事並不領情,母子二人起了嚴重衝突,他甚至拿起剪刀猛刺自己頭部。後來,白以德更決心離家外宿,藍湖無力阻止,只能放聲哭喊:「你們白家的男人都一樣!」

 

白以德死後,獨自參加家族聚會的藍湖為自己塗上了藍黑色口紅,對比於一身粉紅小洋裝,她的臉上顯現不出任何生氣,儘管婆婆基於人情地端了一碗湯圓到她面前,她也食之無味。

 

而湯君紅有意的接近,彷彿讓藍湖壓抑的情緒暫時找到了出口。她將向廟裡求的平安符交給了湯君紅,也獲得了她的諒解。然而,她的人生還有重新開始的可能嗎?還是,她終究只會是個害死兩個男人的不祥女子?

                                                                  

(四)白、紅、藍:三條故事軸線的獨立與交會

白以德的慾望、湯君紅的執念、藍湖的憂懼,是這部電影的三條故事軸線。這三條軸線看似各自獨立,但在某些時間點上,它們又兩兩交會(白以德與湯君紅、湯君紅與藍湖、藍湖與白以德),也因而讓電影形成了一個複雜的有機體。

 

換個方式來說,這部電影所欲討論的主題很多,野心很大,這樣並沒有什麼不好,但問題是,編導對這三個角色的塑造與刻畫,其份量並不一致,連帶地也使得這三個角色的演出存在著程度上的明顯落差。

 

例如:白以德和藍湖,母子二人在電影裡分別都有自慰戲,若說白以德的自慰戲可說呈現了吳慷仁個人的演技奇觀,藍湖的自慰戲則顯得十分尷尬與莫名。于台煙是個好演員,但她演不出像陸弈靜在《你那邊幾點》裡對著亡夫遺照自慰那樣地投入與深刻。與其如此,何不乾脆把那場戲刪掉?

 

另外,三條故事軸線也讓電影有了三個不同的敘事觀點,尤其到了電影後半(白以德車禍身亡後)時而以湯君紅為主,時而以藍湖為主,時而再加入對白以德過往經歷的插敘。敘事觀點上的紊亂,造成了觀眾觀影時極大的負擔。簡單地說,到了電影後半,編導似乎找不到一個準心,找不到一個明確的、讓故事得以繼續往下發展的意念與走向,而有種不知所終的茫然。

 

我思考著,倘若將白以德的生命歷程拉出來,成為電影故事的唯一軸線,並利用白以德的主觀視角,來闡述自己與他人(藍湖與湯君紅)之間的相互抗衡與拉扯。在沒有十足把握的情況下,單純地去說一個故事,是否會比同時說三個故事還要好?

 

總之,我仍然十分佩服朱賢哲導演去指陳社會現實、挖掘人性幽微處的勇氣與膽識,尤其在人心浮動的當代社會,《白蟻:慾望謎網》這部電影的誕生給了我們一個可以好好沉澱與思考的機會,也為台灣電影開出了新的格局與視野。

 

 

電影預告:

https://youtu.be/gZb5EtWaULA

 

觀影時間:

2017年3月19日、2017年3月22日


電影爽度:8
故事劇情:9
氣氛營造:9
演技表現:8
題材鮮度:9



留言
或您可以完整的文章回應 點此回文

電影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