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5 篇文章

影評 《白蟻:慾望迷惘》:深邃的人性迷網

2017-04-02 19:15:58


 

慾望像一張無邊迷網,它驅使我們做任何事情,它可能是極其私密不見容於社會的,於道德律法有所牴觸的,然而驅力本能使然,不能放手,黑洞越挖越深,不斷陷入,終至外力介入,而斷了引線,我們才得以從中窺看,這張迷網的深邃與澄澈。
 
電影《白蟻:慾望迷網》的白以德(吳慷仁飾),好偷女性外衣,俗稱的戀物癖,第一個鏡頭,從他張皇行竊得手後,在自家客廳用力自瀆的長鏡頭始,我們就感受到這個看來病態的男人,似乎並不享受他的樂趣,從他並無快感而近乎悲鳴的嗚咽,我們感受到他的沉溺,卻不知其所為何來?
 
電影安排一個第三者,人稱的正義魔人,湯君紅(鐘瑤)試圖導正這樣的錯誤,照常理看他們勢必產生交集,得到一個探究彼此行為的可能,和產生最大理解公約數的救贖,然而導演不此之圖,它又更疏離旁觀的手法,冷靜幾似紀實般的,告訴你有些人就是會這樣,有些事發生就來不及彌補了,朱哲賢導演再安排白以德母親(于台煙)的角色,為白以德和湯君紅搭起一座橋,未必有形的,緩緩通向彼此的,那路程漫長而顛簸,修復談何容易,然而有了初步的理解,總會慢慢懂得,人們的難處苦衷,和自己原本可能具備的包容向度。
 
《白蟻:慾望迷網》捨棄了「戀物癖」這一題材觀者最想看的部份,人們俗稱的變態會有的更乖張不可解之逆反行為,而只是緩慢地注視著白以德的日常,除了對女性衣物不可自拔的迷戀外,眼神的飄忽不安,對某些細節的性格偏執,讓我們隱約感覺到他生病了,後面緩慢揭露的童年陰影,又並未真正直接導向他生病的真正原因,誠如白以德跟母親所說:「真的跟你沒有關係。」導演不想用佛洛伊德式的心理分析為任何一種「癖」做標籤,卻透露著社會就是存在這樣的人,你我可能都是其中一份子,差別只再於有無被看見,而吳慷仁在剖析這個角色時曾說:「白以德唯一做錯的就是他犯了法律。」人們的目光不能代表任何一種律法,也無審判權,偏偏我們常未審先判,就如劇中的湯君紅。
 
湯君紅這個角色其實在網路時代是最普及不過的典型存在了,我們稍不小心跟著媒體鼓譟、眾人起舞,很容易就變成「湯君紅們」,一聞風吹草動,一見他人行為偏離常軌,就高舉道德的權杖,揮著正義的大旗,非要別人給個說法,討回公道。然而,公理正義有尋常的標準嗎?又是我們該可討的嗎?湯君紅何其不幸,隱然成了悲劇的推手,但她又何其有幸,能夠洞見別人的孱弱,看清自己的衝動。
 
誠然在敘事上《白蟻:慾望迷網》並不通俗好懂,娛樂度相較其它商業片也偏低,然而為人物打造的血肉肌理卻豐厚了戲劇寫實的基礎,導向一個更高的高度,不僅對編緣人沒有陷入想當然爾的粗略觀察,也給了除了湯君紅以外的觀者一個反思的機會和出口,這樣尋常普遍的題材誠然是台灣電影創作者可以擷取和努力的方向,在重複笑料、小情小愛懷舊風看膩了之後,或許我們都需要像《白蟻:慾望迷網》這樣一部電影,洗滌一下我們灰撲撲的性靈。


電影爽度:6
故事劇情:8
氣氛營造:8
演技表現:9
題材鮮度:8



留言
或您可以完整的文章回應 點此回文

電影相關文章


隨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