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 篇文章
"Hey, I no longer love you, but I have infinite tenderness for you. I always will. All my long life."
Blue is the warmest color

影評 《異星入境》— 怎麼也擋不住的美好

2017-04-26 10:58:10


 

異星入境 Arrival / 2016

導演 / Denis Villeneuve

演員 / Amy AdamsJeremy RennerForest Whitaker

獲獎紀錄 / 第70屆英國電影學院獎「最佳音效獎」、第89屆奧斯卡「最佳音效獎」等

 

改編自華裔作家 Ted Chiang 短篇科幻小說《妳一生的預言》,敘述著語言學家Louise 帶領著一群菁英團隊,調查突如其來、神秘地降臨在半空中的「豆莢」,豆莢裡的七足類生物,究竟想向地球、人類傳達什麼…?

由加拿大導演 Denis Villeneuve 所執導,透過層層堆疊的情緒,以及後簡約主義作曲大師 Max Richter和冰島作曲家 Jóhann Jóhannsson 之配樂,交織出一趟奇幻且富有文藝哲學的類科幻電影,與其說是科幻電影,科幻只是幌子,故事真正想說的東西在這116分鐘逐漸發酵膨脹。

 

以下有雷,筆者當初預告片還沒點開就先前往戲院觀看,建議什麼也不看,對其內容宛如白紙一般地欣賞完,再來看剩下的文字。

 

語言差異

在電影起初便提到的理論,源自於沙皮爾沃爾夫假說(Sapir–Whorf hypothesis),又稱語言相對論(Linguistic relativity),認為語言不僅只是一種溝通的方式,它更代表著一種理解事物的角度以及思考方式,間接地塑造了之於世界之於自己的模樣。

相較於使用語言溝通的人類,七足類 (heptapods) 想說的一個單字、一句話,僅用數種不規則形狀的圓所構成,Louise 和團隊起初在研究七足類文字時,仍侷限在人類所認知的語言變化裡,直到後來,終於問出他們想問的問題:「你們來地球的目的是什麼 ?」,七足類也給予回應:「提供武器(Offer Weapons) 」,此時Louise 才發現,七足類所說的武器,只是語言上的片面解讀,「武器」亦是「工具」,他們所傳遞的語言,從不同角度來看大不相同。

 

非線性時間

就如同七足類的語言,是由許多「圓」所組成,因此他們對於時間的概念也不同於人類。人類所認知的線性時間,有過去、現在、未來,甚至是因果關係,這在七足類身上都不適用,他們綜觀所有時間,過去既是未來、未來繞了一圈仍回到原點,有如他們所使用的「圓」。

因此,Louise 逐漸理解「圓」所表達的涵義時,開始能夠看見未來,綜觀自己接下來的命運。之後將女兒命名為漢娜 (Hannah),正著反著讀亦相同,回文的概念也是源自於「圓」。

眼前的命運

Louise既然能夠看見未來,看見那些無可避免的一切、看似無法更改的結局,就因此悲觀,因此試圖改變未來嗎?並沒有。

她仍和 Ian在一起且擁有了女兒 Hannah、丈夫無法接受女兒之後的死亡而離去。既然都是她所能見的命運,她仍坦然面對,如同她告訴 Hannah,她的詩、她的畫還有她的一切,都很美好,都是讓人無法抗拒的美好。

這就是Louise在豆莢離開地球,任務解除時問 Ian的話:「如果你知道未來的結局,你會改變些什麼嗎?」,Ian毫不思索地回答:「我會更常將內心的話說出口。」,有如《王牌冤家》(Eternal Sunshine of the Spotless Mind) 裡,儘管知道彼此會分開,但至少曾經擁有過一段難以忘懷的美麗時光,何不美好?

 

附註:

Arrival soundtrack by Jóhann Jóhannsson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Ashley

contact: a7387537@gmail.com

https://a7387537.wixsite.com/pisie


電影爽度:9
故事劇情:7
氣氛營造:9
演技表現:9
題材鮮度:7



留言
或您可以完整的文章回應 點此回文

電影相關文章


隨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