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5 篇文章

影評 【骨妹】動人的姐妹情

2017-07-03 21:05:13


看完【骨妹】後,導演和兩位演員連袂出席映後Q&A,看到分飾靈靈和詩詩的余香凝和廖子妤,回想她們戲中的演出,心想這反差也太大了!如果導演當初是以角色為原型尋找氣質相仿的演員,看到乖巧可人的余香凝演性格強悍的靈靈,而英氣逼人的廖子妤演「傻呼呼」的詩詩均無違和感,讓觀眾全然被她們的愛恨情仇所牽引,一起掉入無邊的情感漩渦,兩位年輕女演員委實替本戲下了不少功夫。

 

廖子妤提到,自己演的是梁詠琪(Gigi)的少女時期,自會觀察她的一些小動作,以達成角色形塑的一致;余香凝為了演活靈靈這個角色,也花了很多心力揣摩,包括試著在街上罵髒話,這類她平日幾不可能作的舉動,都豁出去演,只為了讓自己和觀眾信服。兩人全力全力的投入,確實在銀幕上達成很好的效果,兩人無可取代的換帖情誼,也因著戲外均屬同門、彼此砥礪的扶持下火速加溫,莫不讓觀眾在許多時刻淚腺失守,包括我自己也是。

 

應該是片頭不到十分鐘,看到詩詩接獲靈靈離世的噩耗,鏡頭帶到兩人在澳門回歸前夕的決絕戲,詩詩對靈靈所說的「我再也不要見到你」這句話,幾乎成了對自己生命的咒詛。往後的每一次回望,都是傷感的回眸,導演在回憶與現實的穿梭中,用鋼琴聲點綴了那份不捨,帶出的非僅人的別離,更是一座城市的回憶。

 

曾經繁華的街市,因著奸商的無良掠奪榮景不在,曾經景氣的按摩業,因著回歸前夕人心惶惶治安惡化而蕭條起來,而讓許多人想著另謀他就。如同詩詩好友芝芝所說:「十年了,澳門當然會變!」【骨妹】以澳門90年代至今的政經變遷為經,姐妹們的情感遞嬗為緯,娓娓道來她們的故事。儘管物換星移,有些東西不一樣了,有種情感卻一輩子都不會變,它叫作詩詩與靈靈。

 

導演徐欣羨非常生動流暢地藉由許多事件去描摩她們的姐妹情誼,從詩詩偷師靈靈按摩技巧、詩詩遇客騷擾靈靈急中生智安撫客人,乃至她們好姐妹蒙羞兩人豁出去仗義相挺,這樣一點一滴累積的真摯情感,在後面分別帶到她們各自的生活背景之後,更添說服力。尤其當靈靈的孩子出世後,兩人共同扶養孩子的那段看來艱辛卻格外快樂的歲月,不只帶出導演對家庭可以是世俗框架之外的延伸,可以是兩個原生家庭均少了一隅兩人的浪漫構築和現實打造,也默默為劇情留下了伏筆。

 

雖然看的時候未想到詩詩和靈靈有著一份不可言說的情誼,但當靈靈說著A男、B男、C男究竟誰是孩子的父親,然而鏡頭從未帶到他們任何一人時,心裡就起了不小的疑惑。當可解讀為這是一部以女性為主的電影,男人不是必須的存在,他可能是於你有恩的客人,帶你度過經濟困境的金主,卻不必然是情感上的避風港。真正能讓妳在生活上產生依附和歸屬感的,在妳每一個生命隘口可以陪你理智抉擇、安然度過的,或許才是妳真正要找的家人。

 

然而當時我們都太年輕,理不清這世界的黑白曲直,無法不管這座城市的流言蜚語,這終究是一段錯身而過的感情。人生總是充滿了錯過,包括靈靈的兒子樂樂,在母親離去後,也屢用手機垂聽那些嘮叨卻溫暖的真情留言。就現實面來看,詩詩的確挽不回了,最後想要在大砲臺上雙手握住的靈靈身影,早已飄逸散;可是曾經讓妳悲傷的事物,必也為妳帶來快樂的回憶,「我也可以暢遊異國,放心吃喝;原來我非一人不快樂,只我一人未發覺」,戲中插曲由楊千樺演唱的【再見二丁目】的歌詞,為【骨妹】的情誼下了個最好的註腳:儘管詩詩曾經飄泊、流浪、宿醉,迷茫不知所終,當她復返舊地,才赫然驚覺,原來妳(靈靈和澳門)一直都在,我永遠的溫心港灣。

 

 


電影爽度:8
故事劇情:8
氣氛營造:9
演技表現:9
題材鮮度:6



留言
或您可以完整的文章回應 點此回文

電影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