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 篇文章

影評 《她的故事未完待續》 - 揮別過去/勇敢前進

2017-07-07 00:47:02


她的故事未完待續 Katie Says Goodbye

----------

導演:Wayne Roberts

編劇:Wayne Roberts

主演:Olivia Cooke(我們的故事未完待續)、Christopher Abbott(少年懷特的煩惱)、Mary Steenburgen(別跟山過不去)、Mireille Enos(雪地迷蹤)、Chris Lowell(姐妹)

imdb:https://www.imdb.com/title/tt4547938/

----------

少女Katie(Olivia Cooke飾)生性開朗樂觀,在餐廳打工貼補家用,多餘積蓄好好收藏在小盒子裡,目送噠噠的火車駛向遠方,興奮地揮手吆喝,心懷她想去舊金山生活的嚮往。

「我想去讀美髮學校,做個美髮師,不覺得能幫助別人改變很棒嗎?」Katie的心思是如此的單純善良,笑說自己沒什麼了不起的夢想,不是做律師之類的,但人之志向與想為他人服務的心,又何須職業身分、以世俗的社會眼光來區分貴賤高低呢?

而轉換鏡頭、劇情推展,Katie有時會在上班時間去外面的卡車上,依偎在中年男人胸膛、聊著彼此生活瑣事,有時下班會接受餐廳客人的便車接送、或是在外頭被執勤巡邏的警員攔下詢問。 

於是,我們不難發現,Katie以另一種方式在豢養著鎮上男人們的生理欲望。看著大銀幕上的女主角,心裡頭著實是難受的,不禁會去想是什麼樣的苦衷非得透過自己的身體來做金錢上的賺取,是什麼樣的理由讓她願意背負鄰居明里暗里的嘲諷。

而當Katie每晚向母親口中意外死亡的父親做睡前祈禱時:「謝謝你,爸爸!給我一個美好的一天,希望我有好好過,改天你見到我的時候,會以我為傲 。」筆者心裡頭甚至會出現,利用身體獲取金錢,要如何向天上的父親交待自己有「好好過」的不安想法。

當然,我們是知道的。

只是又無法設身處地,去站在Katie的角度、想像她置身其中的生活。

父親的缺席、母親沒有工作又不顧家地與其他男人幽會,女主角背負生活基本開銷,給母親轉交的房租又被母親私自挪用。即便如此,她仍心懷夢想,希望存夠錢,留給母親足夠的生活費與前往舊金山的生活基金。

Katie不潔身自愛的嗎?她是如此努力,扛下對17歲少女過於沉重的擔子,不逃避責任並擁抱希望的度過每一天。真正的她其實也與多數少女無異,對愛情(也是任何事情)有著單純美好的憧憬,拉著母親的手、略帶羞赧地說:「嘿,媽媽,妳相信一見鍾情嗎?」或是與鄰居小男孩散步時說道:

「你相信愛情嗎?」

「相信。」

「你有談過戀愛嗎?」

「沒有,我想我以後會。」

「哈哈,Good(很好)!」 

*

「你常微笑嗎?」Katie看似一帆風順地與自外地來、一見鍾情的修車師父Bruno(Christopher Abbott 飾)開始交往。

「恩,這很重要嗎?」

「不會。」

「恩……,我想沒有。」布魯諾沉默一响後說道。

「沒關係,我會連你那一份一起笑。」

即便聽聞對方曾身陷囹圄,覺得在他身上感受到前所未有的東西就勇敢去愛,Katie面對愛情的想法與積極可說是貫徹對自身生活的理直氣壯。

「謝謝你給我美好的一天,這可能是我這輩子最美好的一天。」初次墜入愛河的Katie,雖然每天忙碌奔波依舊,但感受到前所未有的確切幸福。

看到女主角找到所愛,無疑讓我們對Katie艱辛度日的憐憫轉為油然新生的欣喜。然而,靈敏的觀眾或許也會同時覺察到甜蜜背後的陰影。 

若「性」在「愛情」中有著不言而喻、難以切割的牽引,與男人從事身體交易的Katie,反倒在有了戀人後將自己置入未曾深思的危險。

我們實在很難祈求每一位客人,都是像「大熊」一樣的男人,僅是索求寂寞的滿足而不踰越逞慾,甚至在Katie有了男友後,誠心祝福她,並繼續以行動表示他發自真正的關心。而作為男友身分的Bruno,自然不甘願讓女友從事自己眼中的「妓女」行徑,即使溝通過後以「只要你開口,我就不做」達到彼此約定,仍讓兩人關係有了冰點和裂痕。

「你要放聰明點!」在母親失職下,餐廳店長Maybelle(Mary Steenburgen 飾)猶視Katie為己出的數次叮嚀,Katie是知道的,但又太過年輕、涉世未深地無法全盤理解。就像她與鎮上各男人從事交易,但沒給過修車廠的痞子Dirk(Chris Lowell飾)機會。但過往都能被滿足的男人們,平常看似與Katie相處融洽,在需求落空後變得色慾薰心、露出隱藏的邪惡面容,將威逼的狼爪伸向懵懂的主角。

*

一場替母親妝容的戲或許說明了Katie多舛的命運,回望開場仔細為自己上妝、背景依稀傳來母親與男友親熱的聲音,導演早以預示交代了一切。

從小看著母親,學會打扮的Katie對「性事」早不陌生,但知道了性事,卻不懂得「性」,更加不懂得什麼是「愛」,讓她在初嘗愛情時註定重重落下受傷。「我不知道不行!」當Bruno在床上背對Katie、質問妳是妓女嗎,Katie的天真回答讓筆者啞然但笑不出來。導演留白節制的鏡頭,鮮少直視Katie與男人們交易的過程,讓觀眾不得窺探、也是對主角的包容,我想不論以什麼樣的表情或姿態完事,那都是缺少東西的,即便我們寧可相信,Katie單純認為大多數鎮上的男人們都是好的,所以她願意跟他們交易,就像我們知道她為扛家計、為尋夢想,難以任何負面情緒苛責看待Katie,那背後的無知還是令人感到可怕。而直到電影中段,我們清楚的是,Katie帶Bruno到自己最愛的湖邊,那會是她第一次真正知道男歡女愛的愉悅;我們清楚的是,Katie真的只想搭便車、卻被強迫從事交易,那極度厭惡嫌棄的表情,以及被男人家人發現那逃跑的倉皇失措。

回到為母親妝容的景,兩人話不多,母女彼此的綿情細語卻感覺自長鏡頭溢出,Katie哭紅瘀腫了眼,仍打起精神,為要赴約的母親化妝;是沒看清楚還是沒看到女兒受傷的母親卻自顧自話。「我不是很好的母親……」,在說話前,其實兩人對彼此的關愛異同已溢於言表,即便是這樣的媽媽,我都秉持對她的愛意;而哭泣道出此話的母親,回想其所作之事雖不免猶豫,但血濃於水興許終有懺悔,可是否又有弦外之音?

電影接近尾聲,其實是遍體麟傷、不忍注視的。自再一次的搭錯車與信任落空,Katie經歷身體最沉痛的傷害,懦弱的觀望者也成了加害者,還想以一句對不起解釋自己的犯行;餐廳同事藉東窗事發的秘密意圖報復,不懷好意欲加Katie之罪;Bruno遭Dirk言語挑釁,氣不過妥協的承諾可能被打破,沒有傷害過人的男人還是傷了人,也成了諷刺,而在曾經親密的場所做最不該做的事情,更徹底傷透Kaite的心。

以為傷得已夠重,不知走了多久的路返家,那聽聞消息進屋的步伐卻踏得更久更重,緩慢的分秒畫面,沒拍的小盒子與只聞其聲未曾看見的銅板,成了不存在最銳利的心碎,而未進Katie耳中的房東話語還在作最淒涼的剝削與消費。

畫面裡,Katie在兩天的光景,由曾經以為抵達的天堂,墜到一場深不見底的洞裡,畫面外,我們跟著Katie的遭遇,十來分鐘內被震懾得定在座椅、說不出話。

與友人們步出影片討論,如果是一個人觀賞此片,必會被憂鬱的心情壟罩好久,就像很多人說的,本片不沉悶、但沉重。但導演最後給我們的其實依舊是可能的救贖與曙光。

無處可去的Katie當下只能到餐廳,而店長Maybelle其實仍可作她的依靠,同事的栽贓、Maybelle的信任,Katie卻像很多時候一樣,選擇不做更多的答辯與解釋,但或許她這次決定真正改變了。轉瞬的劇變,對Katie而言,已不能失去更多了,幾乎被全世界的人背叛,包含兩位她最愛的人,但若說Katie全無責任嗎?筆者卻覺得最後的改變不止是離開家鄉、更是徹徹底底的揮別過去、過去那有罪的自己。是啊,主動傷害她的人都是可惡至極的,但她卻也可能是坐視母親與鄰居幽會,無能為力、自身也蹚入渾水的人,是啊,其實Katie從未知道,天真的無知,需要不止一次慘痛的教訓、甚至是摧毀人生全部的捲土重來。

Katie坦然走出門外,對中傷她的同事說了可能是全片唯一的「惡言」,一鏡到底的鏡頭跟著她從垂頭喪氣,幾近不曉得下一步在哪的無神與落魄,到走離餐廳小段距離,終能放空的癱軟在地、放聲痛哭,然而哭完了、接著就笑了,我們又回想起那開朗樂觀、每晚對著父親訴說自己有好好過的Katie,我們又想起看著遠行火車、那大聲揮手吆喝、堅持「小小」夢想的Katie。「只要你換個角度看,其實人生很美好。」也許我們已經不知道這美好如何定義,但猶如世界末日的境遇好像在Katie笑的那一刻,都已遠離不再重要了。飾演女主角的Olivia Cooke,極具說服力且完美地,演活了包含最後一景的心境轉折,獲得諸多女主角獎肯定,導演Wayne Roberts則令人折服地,交出深富力道的首支長片,贏得多個編劇獎。

曾經的夢想,我們都以為要有存滿好久的錢才能出發,今天,只要一個大拇指招車,我們就能夠say goodbye前進。Katie改變了嗎?她的未來會燦爛嗎?

至少,我是這麼相信的。

----------

本片為台北電影節入選電影,播放場次為:

6/29(四)22:00 新光一廳

7/7(五)13:00 新光一廳

7/10(一)17:40 新光一廳

有興趣的朋友不要錯過了!


電影爽度:7
故事劇情:10
氣氛營造:8
演技表現:10
題材鮮度:7



留言
或您可以完整的文章回應 點此回文

電影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