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7 篇文章
所有的階段都是從零開始。
29+1

影評 《牠》面對恐懼的真實面貌

2017-11-01 22:34:59


緬因州德利鎮的兒童開始消失,警方不得不下令在每天的晚間七點後進行宵禁。鎮上一群孩子們看到一名不尋常的「小丑」,「牠」似乎與德利鎮兒童們的消失有直接關係。比爾(傑登里伯赫 飾)因為無法從失去弟弟的傷痛中恢復,決心調查弟弟喬治失蹤的原因,卻意外發現鎮上有個名為潘尼懷斯的小丑,可能是所有失蹤案的幕後原因,他也意外地發現,他身邊的每一個朋友都曾經見過「牠」!這次要介紹的是改編自恐怖大師史蒂芬金同名小說上半部的《牠》。

邪惡往往會找上最弱小的人,才能製造他們賴以維生的養分-恐懼。在這次的《牠》中,小丑潘尼懷斯也不出所料的找上德利小鎮中的魯蛇俱樂部,透過因人而異的幻象和接觸,直搗這群魯蛇心中最恐懼的陰影。於是《牠》和一般的恐怖片相當不同,在傳統恐怖片對抗邪惡力量的主軸之外,《牠》不只讓邪惡伺機而動的潛伏暗處,更讓「牠」寄居每個人最脆弱的內心深處。只有戰勝自己的恐懼,才有可能對抗的了「牠」。

在德利這個傳統小鎮中,因為觀念保守,有著取笑口吃、肥胖這些身體特徵的顯性歧視。因為社交封閉,有著父母對子女的情緒勒索、關係霸凌和街談巷議的輿論壓力。咎因於種種生理和心理上的暴力或壓迫,邪惡因此油然而生。對於這群魯蛇心中的陰影和恐懼,《牠》選擇在他們畢業後無法再如膠似漆的空窗期,逐一的擴大他們內心深處最真實的恐懼。電影在氣氛營造上相當寫實的復刻了我們在童年最深刻的恐懼,一人獨處、夜闌人靜、幼時陰影又或是偷偷做著不被允許的事,當心跳逐漸加速,小丑便從陰影處一躍而出。《牠》並沒有使用大量的「Jump Scare」手法,但光是那份隨著主角們內心恐懼而逐漸成形的戰慄,再加上氣球欲爆未爆的未知感,便足夠令人不安和躁動。

在故事情節上,《牠》就像一道成長的關卡一樣,把魯蛇俱樂部成員的心境截斷成三個層次:全然的恐懼,對抗恐懼到團結起來戰勝恐懼。對失蹤弟弟的想念和內疚,面對初經的恐慌,以及其他成員各自的疑心生暗鬼,因為這些問題都無法或難以向家人啟齒,於是這群魯蛇自立自強的想要尋求解決之道。透過每個孩子鮮明的性格和不同的專長,電影在營造死黨間互相取笑的幽默感時,互補的特質也自然而然地讓這群人組成一支對抗小丑的冒險隊,誓言要找到喬治,拯救這個被恐懼籠罩的小鎮。


但在進入「井屋」後,一切卻不像他們想的那麼浪漫和順遂。在探討恐懼的同時,《牠》也非常在乎因朋黨情誼和團結而生的勇氣。在第一次的探索中,《牠》相當精準的刻劃出少了萬眾一心而折損的無所畏懼,以及在團體中落單的邊緣恐慌,再透過齜牙咧嘴、無法力取的小丑將這些恐懼具象化。當第二次他們為了拯救朋友而有志一同的回到「井屋」,「牠」雖然一度差點吞噬掉落單的史丹,但在伴隨團結而生的力量下,即使搬出比爾最沉痛的傷口-喬治,小丑終究功虧一簣的無法如願以償。

有著恐怖片和青少年冒險電影的外衣,《牠》相當細膩的處理了青少年的種種恐懼。電影中可怕的並不是小丑,而是他精準的出現在每個引發恐懼的場景,和每個人最脆弱的時間點,凸顯了那些生活中真正令人害怕的事情。而透過河邊的石頭大戰和溪邊拯救胖男孩的義氣,其實《牠》早就給出了戰勝恐懼的解答-團結。歌頌著童黨和友誼的美好,改編自史蒂芬金小說的《牠》確實做出了一個不光是駭人的恐怖片。有著上半部的優秀操作,也讓人相當期待下半部,這群魯蛇長大以後,徹底被社會磨順稜角的他們,到底能不能再次戰勝27年後重出江湖的「牠」呢?

同步刊載於痞客邦:點我

部落格原文連結[點我

《牠》面對恐懼的真實面貌 #有雷 https://s961217.pixnet.net/blog/post/65995426 前天和 電影生活 Movies and Life去看惹最近很夯的《牠》,今天終於在百忙之中生出心得來惹XD~雖然《...

柏c的電影雜記貼上了 2017年9月13日


電影爽度:9
故事劇情:9
氣氛營造:10
演技表現:8
題材鮮度:7

It 安迪馬希提 Andy Muschietti 史蒂芬金 Stephen King 比爾史柯斯嘉 Bill Skarsgard 傑登里伯赫 Jaeden Lieberher 蘇菲亞莉莉斯 Sophia Lillis 芬恩伍法德 Finn Wolfhard Wyatt Oleff 傑若米雷泰勒 Jeremy Ray Taylor Jack Dylan Grazer Chosen Jacobs

留言
或您可以完整的文章回應 點此回文

電影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