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 篇文章
我所追求的純粹只是任性。完全的任性 例如說我現在向你說我想吃草莓蛋糕,於是你把一切都放下來跑去買 並且呼呼地喘著氣回來說:「 嗨! 你的草莓蛋糕來囉,」並遞過來 於是我說:「 嗯,我已經不想吃這個了,」而把它從窗子往外一扔丟掉。 我所追求的是這樣的東西
挪威的森林

影評 《水底情深》: 吉勒摩·戴托羅的終極幻想曲

2018-02-20 17:06:41


 

     

-宅男導演:吉勒摩·戴托羅-

      墨西哥導演吉勒摩·戴托羅(Guillermo del Toro)今年推出了《水底情深》,吉勒摩·戴托羅在先前曾指導過許多以奇異生物為題材的電影,當然這次的水底情深也不例外是個奇異怪物為題材電影。吉勒摩從小熱衷於鐘樓怪人,小時候看了《辛巴達七航妖島》中的獨眼龍巨人與辛巴達,就點燃了他內心裡的電影夢,開始拿他身邊的怪獸模型,替他們編緻出一個劇本,用父親的相機拍攝幾齣小小的怪獸奇幻故事。

 

-家裡有如外星人基地-

      吉勒摩熱衷奇異怪獸的程度,絕對超過大家想像。影片中是他自我打造的房間,有如博物館一樣的驚人,顯示出吉勒摩的心裡面的異種世界是這樣的五顏六色。看他牆上的圖畫,以及他書櫃上的書海,平時就習慣欣賞畫作與閱讀書籍,造就現在一身藝術的氣息,真的非常非常的不簡單。

 

-特地飛日本看鋼彈與超人力霸王-

      吉勒摩平時也喜愛研究日本動漫,是個無人不曉的宅男,甚至還跟著菊地凜子一起來到日本,向鋼彈朝拜。看看他隨身攜帶的筆記本,已經是可以出書的程度了。如此深究鋼彈與鹹蛋超人,難怪拍的出《環大平洋》這種科幻大作,連挪威森林的直子(菊地凜子),也被他的熱情給撼動。

      說不定比起人類,吉勒摩導演對奇異生物更有興趣,他的電影作品老是以怪物的觀點來看人類世界,再他的電影裡,總是會在世界中建立一個虛幻的奇異世界,帶著他新發明的怪物來與地球人見面。而今年推出的《水底情深》絕對是吉勒摩最具有革命意識的作品。

 

-世界殘酷,逼我們送死-

       什麼是革命意識? 像是逼著我們要去跟怪物做一個心理融合的動作(如片尾水中熱戀),不然就殺死我們(如片中李察·史崔克蘭上校)。我一直認為水底情深絕對不是個面面俱到的作品,不是每個人都能接受他所表達的,水底情深等於是在告訴我們,現實中的殘酷逼著我們逃往死亡這條路,再《羊男的迷宮》裡死亡等於回到了童話世界,而《水底情深》的死亡,等於回到了神的身邊。

      為了要順服我們世界是殘酷的,所以《水底情深》把年代設定在冷戰時期,再那美國與蘇聯冷淡僵直的惡性競爭下生存,真有如煉獄一般,只要是黑人,再怎麼勤勞都會被否定(如Zelda遭遇),再怎麼有跳舞才能,只要是啞巴就什麼都不是(如Elisa遭遇),即使是個神,只要外型像個人魚,也是會受人類虐待(如人魚遭遇)。再冷戰年代,是一個種族歧視的社會,甚至連同志與殘障都會被看不起,一生中沒有翻身機會,只能活在白人的脅迫之下。

     如果吉勒摩導演要告訴大家世界是殘酷的,選在冷戰時期絕對是明智的,因為冷戰並不像二戰或西班牙內戰一樣,是戰亂於表象年代,而是戰亂於恐懼心理年代。用太空競賽造成兩國之間心理壓力,這種惡性競爭,在那時候的世界,是每個人都活在提心吊膽的日子裡。心理面的壓力長時間壓榨,比起二戰那種直接戰死戰場的人們,還要更受精神艱苦。所以假設要用冷戰來順服我們世界是殘酷的,我一定不能同意的更多了。

 

  -Elisa羨慕著窈窕淑女?-

      在同志畫家德米特里房間中,畫架上掛著奧黛莉赫本再電影《窈窕淑女》裡的頭像,很巧的是奧黛莉赫本在電影裡也叫做Elisa,而且在窈窕淑女裡Elisa是個社會底層的賣花女,與真實的Elisa非常像,不過差別在於,窈窕淑女的Elisa有遇到貴人,將他從骯髒的賣花女打造成上流社會都喜愛的窈窕淑女,然而真正的Elisa則有一身舞藝,卻永遠不被人看見。這兩個Elisa雖然身處不同電影,不過在隱約之中能感受到,真正的Elisa羨慕著窈窕淑女,對Elisa而言,因為她啞巴,即使有想唱歌的慾望,也永遠永遠不會被人看見,永遠永遠無法被看見的一朵花。

 

 

  

 

-You'll Never Know!!-

      心中幻想著與人魚跳著與fred astaire歌舞表演,唱著經典歌曲You'll Never Know。Elisa心中想唱歌跳舞的慾望,再那時期永遠不會有人懂,唯有魚人能感受到Elisa心中的歌舞世界,陪伴百年寂寞的Elisa,只有魚人能用這種以心應心的方式來與Elisa對話,溶解了Elisa的百年孤寂。對Elisa來說,魚人變成了全世界唯一能與了解她的人,自然而然地就湧入愛河裡了。這段說明了人類只是會用語言來溝通的膚淺生物,以心應心才是最應該要學的語言,這種話在現代社會中講出來,應該會被罵笨蛋吧? 不過同志、黑人、殘障似乎在冷戰時期也是笨蛋? 那我絕對可以說,當我們覺得他們是愚笨的時候,都是心靈面還殘留著自以為是的心態,就像史崔克蘭上校這種白人優越主義的人一樣,逼著弱勢無法呼吸。

 

        

  -優越白人自比參孫-

      在舊約聖經士師紀第31節,受上帝指派來保護以色列人的參孫,因為喜歡上了非力士人大利拉,想娶大利拉為妻,此後被大利拉出賣,被挖掉雙眼受盡苦頭,隨後被非力士人拖到一座神廟,讓眾人看參孫的慘狀,就在此時參孫就像上帝祈求力量,馬上參孫就有了力大無窮的神力,推倒兩根柱子壓碎了在場所有非力士人。

這一個短短聖經故事,告訴大家只要受過耶和華的庇護,不管受多大遭難都會得救,而電影裡的優越白人主義者史崔克蘭上校,被魚人砍掉兩隻手指,就彷彿像參孫被挖兩隻眼睛一樣。

上校對了Zelda講了參孫的故事,自比自己是美國優越白人,就像受耶和華保護一樣,受到什麼苦難都會因此得救,脅迫Zelda協助他合作,不料! ,最後被魚人傷害的史崔克蘭上校才驚覺,原來他一直想殺的對象竟然是一位神。自比參孫! 結果最後受到神的制裁,彷彿褻瀆神後得到的下場。

 

-魚人與Elisa自比路德記-

        電影中魚人在電影院看的電影,是1960年的《萬劫佳人》,實際上這部電影是講,再舊約聖經士師紀第12~30節,身為摩押人的路德,認識了以色列人的男工匠,認識他之後才發現,原來摩押人傳統的以人來獻祭的這種宗教儀式,是非常野蠻的,發現原來自己一直身處在這種不仁道的環境中,所以路德決心要跟這位以色列工匠,一起逃離摩押王國,回到耶和華的懷抱中。

吉勒摩導演用這一段路德記的故事,來隱喻整個冷戰環境就像野蠻的摩押王國,會拿魚人來解剖,就像摩押人拿人獻祭一樣殘暴,所以Elisa就比喻路德,而以色列工匠比喻為魚人,魚人在電影院看著萬劫佳人,彷彿是在用心靈與摩押人溝通,牠要帶路德,也就是帶Elisa走,逃離這野蠻的世界。更巧的是這整部電影彷彿就是要引喻士師紀12~31節故事,最後Elisa脖子上的傷疤,就像是以色列耶和華庇佑的標誌,在將來耶和華一定會帶走Elisa一樣。

 

-以心應心-

     The shape of whater 嚴格翻譯應該要叫水的形狀。水可以是任何形狀,能容納一切萬物,所以魚人被比喻為神,就像水能像神一樣無形無相。電影中啞人會被環境排擠,說明人大家都習慣以意識中的形相去分別大家,所以就算一隻魚是一位高端的神,也會習慣的認定牠是畜生,這樣只是使自己變更加愚笨而已。其實這部電影用以心應心為宗旨,由於非常抽象,所以用水來比喻為心,我覺得是非常合適的,因為水可以是認何形狀(心也可以是任何形狀),看不到但卻能感受(心也是看不到,可卻能感受的到),水可以隨時融合(心若不去做歧視,那也可以),水等於就是實體的心,這種比喻真是為妙。這部電影最後的與魚人跳海,絕對是吉勒摩長年累積想講的一件,逃離世界的終極曲。最後啞巴與魚人的水底戲,絕不是永浴愛河,而是冷戰的殘酷,逼我們兩個不得不在一起。而這部作品最大的革命意識,就是形容人歧視著動物,這永遠永遠是人避免不掉的問題,身為站在怪物立場的吉勒摩導演,會表示這件事,真的很勇敢。

 

我的FB粉絲專業: 無的存在空間 

 

 

 


電影爽度:7
故事劇情:10
氣氛營造:10
演技表現:9
題材鮮度:8



留言
或您可以完整的文章回應 點此回文

電影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