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 篇文章
「你是帶著懷疑來的,我怎麼解釋都沒用。」
哭聲

影評 淺談政治破壞下的麻雀

2018-03-04 10:55:04


《推薦給珍妮佛·勞倫斯迷的諜報電影》
《電影》:紅雀
《導演、編劇》:佛蘭西斯·路易斯
《類型》:輕諜報懸疑、劇情片
《片長》:140分鐘
《上映時間》:2018
《產地》:美國
《技術、想法指導》:傑森馬修斯
《進入正題前,題外話》:
我個人認為,真實與否,絕對不是本片賣點,很多劇本都改編制真實事件,有些甚至是以真實故事為名,來增加觀影感受的一種手法,類似柯恩兄弟在訪問時就承認在執導『冰血暴』中開頭序幕,原是虛構故事,但最後一幕靈感來自1986年李昌鈺破解的碎木機殺人事件,由此可見,看電影前很多時候,會被感官所欺騙。
《觀影前小知識》:
這類型題材,時空大都設定在第二次世界大戰之後,1947年到1991年冷戰期間,也就是以美、英為首的傳統西方列強,與蘇聯為首的共產國家,長達半世紀政治對抗下的背景故事去延伸。

接下來簡單為各位區分,諜報片常見名稱:
CIA,簡稱:中情局,隸屬美國唯一獨立的情報部門。
MI6,英國秘密情報局,也稱軍情六處,是英國對外的情報機構。
KGB,蘇聯的情報機構,在蘇聯解體後,俄羅斯境內原KGB機關第一總局改名為俄羅斯對外情報局(SVR,也就是片中女主叔叔隸屬的單位)。

此部電影是中央情報局退休特工-傑森馬修斯,在33年職業生涯,真實經歷改編制的同名小說。

《觀影閒聊》:
如果說『太陽號浩劫』是一部以科幻輪廓在講述希臘神話的故事,那麼『紅雀』,就是以諜報輪廓在講述女主抵抗命運、政治破壞下的心路歷程,這類型,我並不討厭,而且個人蠻喜歡佛蘭西斯·路易斯這位導演(尤其『康斯坦丁:驅魔神探』),他曾執導過『飢餓遊戲』系列,這是第四度與珍妮佛·勞倫斯合作,風格同樣是講述孤立無援的腳色,如何在既有體制下、獨自奮鬥、到扭轉命運的過程,該部間諜片跳脫以往追趕跑跳蹦或是華麗打鬥、三方角逐、計中計的敘事手法(如:特務間諜、極凍之城),而改以平鋪直敘,女主為出發點的方式,描述整部間諜世界。
片中對於麻雀學校的架構,我認為是電影核心,他們認為人類就像一塊拼圖,要成功滲透,必先了解對方慾望,才能成為拼圖上缺失的那一塊,讓目標自願提供情報,整段成功演繹出間諜世界真實、不為人道的一面,也是最具戲劇張力的橋段,同時合理解釋前段俄羅斯情報局副局長,如何洞悉女主內心黑暗面,導致她投身於特務危險的環境中,如此巧妙的前後呼應,我相當讚賞,而每位演員精準的演技,讓觀影時的氛圍,呈現十分壓抑,直到最後把所有零碎線索,收成一條線的詮釋,這都是『紅雀』的優點。
但,就指缺點部分,實在太過明顯,雖然該片把原著小說普丁的部分刪減,但我們可以看到,俄羅斯代表著極權主義,主張身體不是私有,而是屬於政府財產,反觀美國,可以為了線人,奮不顧身的精神,這樣強烈的好壞對比,很難不讓本片有濃厚的政治意味。
回過頭探討,導演訪談時,說本片是以個人為主,描繪孤身奮鬥的故事,既然如此,為何整部鏡頭有帶到珍妮佛·勞倫斯的臉部特寫,都是快速帶過,仿佛就像片裡國立第四學校的主旨-人類就像拼圖般,不使用定機在人物表情,展現內心道德掙扎,反倒採用拼湊式的手法,讓人看到最後才得以了解女主完整的內心衝突,如此呈現導致我認為在刻劃人物心境上,太少著墨,反倒顯的太急於鋪成故事。
結論:
對於珍妮佛·勞倫斯的部分,導演大可採用早期『我是傳奇』聚焦在人物表情特寫,對整體環境產生的矛盾情感,去表達,但可惜他並沒有,而女主為戲而脫,本該是片裡最具渲染力的一幕,卻變成情緒不連貫的最大主因,劇本也讓珍妮佛·勞倫斯的演技跳脫不了『飢餓遊戲』的影子,不過還是希望有時間大家進電影院去感受,不同以往的諜報電影-『紅雀』,會是有趣的一次觀影體驗喔!


電影爽度:7
故事劇情:7
氣氛營造:8
演技表現:7
題材鮮度:8

諜報片 紅雀

留言
或您可以完整的文章回應 點此回文

電影相關文章


隨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