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 篇文章
我所追求的純粹只是任性。完全的任性 例如說我現在向你說我想吃草莓蛋糕,於是你把一切都放下來跑去買 並且呼呼地喘著氣回來說:「 嗨! 你的草莓蛋糕來囉,」並遞過來 於是我說:「 嗯,我已經不想吃這個了,」而把它從窗子往外一扔丟掉。 我所追求的是這樣的東西
挪威的森林

影評 《最後的詩句》 : 在台灣無法為夢想努力,只能為窮忙而耗盡

2018-04-30 22:21:27


 
 
 
 
 
 
公視「新創電影」
公視在剛推出的首部「新創電影」的影視品牌,新創電影其實就是電視電影,也就是戲院與電視都會撥出,電視由每個禮拜撥一集15~20分,6集之後完結(剛好一部電影的長度)。所以最後詩句在電視上也被分成了6個章節來撥放(每個禮拜播一集),而在電影是6個章節一次撥放完畢。其實不管是電視電影還是電影,個人認為在傳播上是大同小異,只是打入的市場會大有不同。
 
 
 
公視的影視品牌轉變
從以前開始的「公視人生劇展」,到現在有了新創電影,陸陸續續能看見公視的改變。他們的風格都是以現實生活為題材,捕捉住我們台灣在平凡生活上,所發生在我們身邊熟悉的小人物故事,有時候看人生劇展能更加了解台灣人們的小人物生活,這也是我一直喜歡看公視的原因。
 
 
台灣青年的悲歌
《最後的詩句》,故事是發生在民國89年~105年,16年間發生了3次政黨輪替,原本是一對一見鍾情的小男女,可最後因為貧困潦倒,而一起走上了死亡。故事精準的下在「青年貧困」主題上,形容現在青年都是為貧困的煩惱,學生時期有所濃情蜜意的愛情,到了出了社會面對現實,要面對負債、學貸、收入不夠、等等問題所干擾,想結婚沒本事結婚,想要小孩沒本事生,很諷刺的反映出學生時期的甜言蜜語,真的只能化為純真的夢。真能一起為情竇初開的熱戀保持到蓋棺,甚至骨灰擺一起的,真的是少之又少。
 
導演曾英庭發揮了對台灣年輕社會的敏銳洞察力,把70年代的青年,會遇上的經濟問題、結婚困境、工作上不順遂,都一五一十拍攝出來。即使是原創劇本,我還是會相信裡面所演的都是台灣現在進行式。
 
 
 
窮是種死罪
我們都是生在這個貧窮世代的年輕人,窮真的是種罪。劇中的李曉萍(溫貞菱 飾)甚至忍受不了施人傑(傅孟柏 飾)的窮苦,所以相識了一個比較有錢有勢的男性對象,藉此激怒人傑,最後雙方都很受傷的在地上痛哭,可其實只是李曉萍無法接受太窮無法結婚這件事,才會受不了向外追求,可其實他真正愛的人還是施人傑,只是因為他窮,愛不起。所以只能地上相擁痛哭什麼都不能做。
 
 
 
一切的苦都是建立在「窮困」身上,施人傑最後為何要離開李曉萍去大陸,因為窮困而不得不去大陸討生活,為什麼最後李曉萍罹患憂鬱症,因為施人傑太窮,沒本錢陪在她身邊過日子,所以4年期間曉萍只好另找有錢新對象,可不幸被欺騙。事實證明政黨不管是換誰做,我們這些窮困青年依然還是窮困,所以我們永遠逃不了為窮受罪這件事實。
 
錢不是萬能,但沒錢萬萬不能這句話是多餘的,因為錢對我們這些青年來說就是萬能。盡管《大亨小傳》是怎樣的諷刺萬貫家財的夫妻依然也是薄命,對我們台灣青年而言,事實就在眼前。窮困會要我們的命,是真的要命,那些學生時期的純真的愛,真的只能像施人傑自盡前念的最後一段詩詞:「像擁抱一場青春的夢,」就活在夢裡面而自盡去了,祝福在枉死城(生前為情愛自殺的人所去之地)好好相遇。
 
 
 
絕望的青年們
這部電影總言來說是絕望的,可是又這麼的貼近我們的現實,看完後老實說很感慨。大亨小傳也曾經有類似情節,黛西看蓋茲比窮困,而不敢嫁於他屋下,所以選擇一個萬貫家財的富豪湯姆為夫,結果湯姆也還是小三了,最後還是一場悲劇。所以只能說窮與富,嚴格來說跟愛其實沒有太大關連,真的相愛即使窮到只剩一張報紙能蓋棉被,也要互相分兩半扶持。當然對我們這些窮青年而言呢,懂得跟寂寞相處融洽,為自己一個人而活或許才是最棒的(如果辦得到的話)。
 
喜歡我的粉絲團 歡迎來到 : 無的存在空間
部落格 : 無的存在空間


電影爽度:7
故事劇情:10
氣氛營造:10
演技表現:10
題材鮮度:8



留言
或您可以完整的文章回應 點此回文

電影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