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 篇文章
我所追求的純粹只是任性。完全的任性 例如說我現在向你說我想吃草莓蛋糕,於是你把一切都放下來跑去買 並且呼呼地喘著氣回來說:「 嗨! 你的草莓蛋糕來囉,」並遞過來 於是我說:「 嗯,我已經不想吃這個了,」而把它從窗子往外一扔丟掉。 我所追求的是這樣的東西
挪威的森林

影評 《單身動物園》: 尤格藍西莫的控制慾

2018-05-05 14:25:55


尤格藍西莫是控制狂?

The Lobster,本意為龍蝦,是主角想要成為的一種動物,為何選上龍蝦? 因為龍蝦體內流著高貴的藍血,能活百年,並終生保有生育能力。

希臘導演尤格藍西莫很喜歡把自己電影裡的世界,掌握在一種詭異極端的環境下。簡單來說他是個「控制狂」。

 

《非普通教慾》裡的權威控制

《非普通教慾》裡的一個極端威權的父親,把自己孩子永遠關在家中足不出門,斷除掉一切能與外面連接的媒體(電視、電腦),且孩子們人生觀念永遠只能從父母親嘴中獲取。形容被被控制在父母極端威權下被禁錮心靈的的悲劇。

 

《聖鹿之死》裡的巫術控制

《聖鹿之死》裡的一位青少年為了幫父親報仇,所以用巫術詛咒冤家一家老小。不殺真正的仇人,而是要仇人殺害自己家中最小的孩子,來換取這種1比1的因果相報。若不殺自己孩子,就詛咒除了他自己之外的家中成員,慢慢凌遲他們暴斃而亡。形容被控制在因果報應下被迫選擇的悲哀。

 

單身動物園又是什麼樣的一種控制?

故事裡形容一群單身的男女被困在飯店裡面,若45天內沒有找到另一半,就會被變成一種動物。其中有人為了趕快找到伴侶,而不擇手段,就像主角強迫自己跟一位殺人不眨眼的女人再一起,甚至還有人為了要追一位會時常流鼻血的女人,而把自己鼻樑撞斷,好讓自己變得跟她一樣也能隨時流鼻血。主角最後落跑了,跑到一座森林裡,遇上了一群成群結隊的孤遊者,他們也有一種規則,就是「絕不能發生愛情關係」,但主角反而在這種環境下找到自己的真愛,真是可笑的諷刺。

電影裡有兩個世界,一個絕不允許單身的世界,另一個則是絕不允許有情侶的世界,兩個世界都比喻著強權控制下的可悲,也顯示出導演對於愛情控制上的諷刺,譏諷愛在強迫控制下是完全毫無出路的。

 

 

電影中提到了一個有趣觀點,有人為了要迎合時常流鼻血的單戀對象,所以把自己鼻樑撞斷,主角最後也為了要迎合雙眼失明的愛人,而把自己的眼睛給戳瞎,這真的只是一眛的討好與迎合嗎?為了感受愛人失明的苦,所以也把自己眼睛也戳瞎這等行為,看似愚蠢,但是卻很需要勇氣,因為不忍心,所以讓迫使自己也跟另一半一樣,如果是我們,肯為同理這件事做到什麼程度?

 

尤格藍西莫的電影裡處處充滿了窒息與冷清,電影裡的人物永遠都像個沒體溫的冷淡生物。能想像他對於烏托邦體制的反感,告訴我們世界上沒有完好無缺的體制,而他為了告訴我們這一點,盡而把自己的電影強力控制在反烏托邦的體制下,讓我們去討厭它,排斥它,而他每次都做到了。

所以我都會覺得,看尤格藍西莫如果看到心情不好,那就代表他又成功了,因為這就是他的目的。

 

歡迎來到我的粉專 : 無的存在空間

 


電影爽度:9
故事劇情:9
氣氛營造:10
演技表現:9
題材鮮度:9



留言
或您可以完整的文章回應 點此回文

電影相關文章


隨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