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 篇文章
「…都會變好的,凡事都會解決。其實不會。」
八月三十一,我在奧斯陸。

影評 《尋愛偵探阿洛伊斯》Aloys — 被意外擊破的孤獨圍牆,在虛實反覆間的愛情辯證。

2018-05-11 13:56:05


這是瑞士導演托比亞斯諾雷Tobias Nölle的第一部長片,極具野心地採用虛實交替的劇本、優異的攝影畫面、高水平的剪輯及音效,詮釋出個體孤獨與突發的愛情樣貌。

主角是個私家偵探,導演加入了大量隱喻和符號性的元素,觀影過程中會有部分如同調查般,抽絲剝繭逐步解開關於身世、性格、想像與現實的種種蛛絲馬跡,也呼應了愛情的某些特性。主角被突如其來的事件打亂生活後,進而胡亂猜疑、嘗試了解、仔細求證、大膽想像。

導演刻劃下的主角,刻意地保持與世界的格格不入,事務所的名稱寫著「ADORN & SOHN」(亞多父子私人徵信社),也意味著這是長久以來的家族事業。或許因為職業關係必須保持低調隱匿,也可能是長年與父親生活及共事,造就了一成不變單調疏離的生活方式。無論快樂與否,父親的離世讓他頓失所依,這部分稍微令人想起《鋼琴教師》中的母女關係。

主角平常鮮少與人接觸,鏡頭中幾乎沒有旁人或路人,說話也簡略到幾乎不近人情;街道上、廣場中、大廈門口都空無一人。當他獨自在公車上、汽車裡或電話亭時,透明的玻璃上總有濃霧或是篷布遮蔽,阻隔了視線。搭乘電梯時都站在相同位置,同時盡可能避開眼神交會。許多次回到家中或公司,用力關上門後鬆了口氣的神態,也會令人聯想到《愛你在心口難開》中患有強迫症的男主角,把自己封閉在熟悉的空間當中,才能覺得安全而舒適的那份孤寂與疏離。

偷窺,是人性基本的原欲之一。主角因職業需要而經常合理的「窺視」著陌生人,並用錄像機蒐集著「證物」。從他當作休閒般反複觀看錄影帶、也沒有把尋獲的貓咪歸還給主人,強烈地呈現著主角的離群索居與孤獨,以及並不超然的職業道德。主角構築的內心圍牆看似堅固無比,卻在意外被拿走了器材和影帶之後,因慌亂憤怒而逐漸崩解。

「最簡單的方法,是把你的額頭抵在牆上,然後想像,我和你現在正在一座森林裡⋯」從電話筒傳來女主角的聲音開始,隨著兩人通話內容、著手調查的過程、遊戲規則的設定及講解,慢慢描繪出女主角隱約的輪廓,近似男主角的另一個孤寂靈魂,同時帶著捉弄的頑皮以及游移不定的情緒。

片中運用了大量超現實場景,用色彩及聲音不停切換虛與實。原本生活中是低彩度和冷色調、常年不變的藍色毛衣;而想像中的派對,男女主角都穿上了紅色外套,色調也轉換成暖色系,音樂活潑而人群歡樂。反覆出現的森林,則是他們從一開始電話夢遊的場域,抽離現實的在其中找尋彼此,摸索情感和可能的一切。

現實生活中愛情的曖昧期,時常也是依照彼此訴說的故事、共同認定的規則,相互建構、進退拉扯。在想像中早已和對方去過許多地方、做過許多事,甚至累積出強烈的熟悉與依賴。而導演有稍微影射男主角酗酒、女主角使用藥物的習慣,加上時間推移,強化了在幻想中的細節,以及逐步增強的切換頻率。

片末由高樓緩慢墜下的窗簾,示意一個階段的結束,幻想愛戀終將成為必須面對面的兩個人,而見面之後的發展,也許不見得如想像中美好甜蜜,但總多了一份有血有肉的真實。就像世間許多情感,真正的生活都是平淡的,而如何在平淡間穿插喜悅,需要用心與智慧。

二果:https://www.instagram.com/toresults/


電影爽度:7
故事劇情:9
氣氛營造:10
演技表現:8
題材鮮度:9

#托比亞斯諾雷 #柏林影展 #影評人費比西獎 #金馬奇幻影展

留言
或您可以完整的文章回應 點此回文

電影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