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 篇文章
We never lose our demons, we only chose to live with them
Doctor Strange

影評 特色,不是讓世俗拘捕你的罪名,是你振翅高飛的力量

2020-07-20 22:56:40


 

   "Stay weird, Stay different" 這是模仿遊戲編劇Graham Moore在獲頒第87屆奧斯卡最佳改編劇本時得獎感言中的收尾句,除了替世界上和圖靈有類似遭遇的人發聲,也表達了本作欲給觀眾最重要的訊息。

 

   故事改編自圖靈的真實經歷,敘述他在二戰期間為破解德軍的Enigma code從而開發出人類史上第一部電腦的心路歷程,利用圖靈不同時期人生的交錯敘述,讓觀眾更能了解這位"二戰陶淵明"的秘密。

   

   電影主要有三條劇情縣: 1951(戰後的晚年)、1940(戰間的巔峰)、1928(性格的肇始) 而劇情的推展則是透過1951年被警方質詢的圖靈所闡述。雖說本作宣傳上是主打圖靈解開Enigma的故事,但實際作品絕大多數的敘述重心卻是落在圖靈這個"人"上,解碼過程本身倒無細部探討,多數是用於襯托圖靈的腳色曲線。不過這也是我覺得這部電影特別的地方,沒有令人為之驚艷的劇情(有些甚至顯得芭樂、混亂)但細看人物的刻畫,不論是圖靈、克拉克或是解碼團隊的其他成員,你會不自覺被帶入其中,與之一同進行場"模仿遊戲"。

       三段時光都各自代表圖靈不同時期的遭遇。學生時代片段最少,但卻最飽滿,刻劃了圖靈對於密碼學的興趣和他有同性戀傾向的伏筆,也讓觀眾看到"Christopher執著"源自何處,是觀賞過程中最能觸動我心思的一條主線。戰間期和戰後期則恰好為天平的兩端點,戰間期的主色調都偏向暖色系,從一開始進入解碼組到後續何女主腦力激盪的過程裡光線都是溫和的,即便是圖靈被上司懷疑時,都仍有一道暖光打入機房帶來扭轉的契機,這也代表著圖靈人生最顛峰的時刻;戰後期則走向暗沉色調,冰冷的質詢室,下著雨的曼徹斯特街頭,圖靈遭洗劫的家,暗示著這位理當的傳奇人物因不合時宜而走向黯然終點,兩條線交叉敘述、相輔相成,透過1951圖靈轉述,我們能知道那解開Enigma的時光對他而言是何其珍貴,也使與之相照應,也就是正在說故事的"罪人圖靈"有了更大的衝擊力。

 

而令我印象最深刻的一句話,便是"If you wish you could have been normal... I can promise you I do not. The world is an infinitely better place precisely because you weren't." 這是圖靈遭受閹割之刑後克拉克對他所說的,圖靈的才能或許讓很多人眼紅,可他也因為這份天才而遭到旁人的冷落、嘲笑甚至現在的羞辱,也就是常人所說的"天才往往都是孤獨的"。但曾經是他的妻子克拉克卻能理解圖靈內心的想法,他們都是那個時代的反指標人物,一個是同性戀、一個是想要獨立自強的女性,但面對不平凡的特質,他們更該相信這些特質定有存在的意義。就如同現在的我們,求學過程中會發現自己與眾不同之處,但不要因為它和大眾格格不入就去捨棄,因為那才是代表你自己的標誌,拿下了,你就不會是原本的自己了。

在電影最後,圖靈留給了觀眾一個問題 "Just because something thinks differently from you, does that mean it's not thinking?" 原本這句話是圖靈和警官討論人和機器思路差異之時所問的。但另一方面,這也是圖靈,或著是說被當個世代唾棄的人們的心聲 "我們只是跟你們不一樣,為何須因此而成為罪人?" 。 圖靈在電影中的遭遇在現代仍多重不同版本再上演,我們雖無法改變全部,但能先從要求自己開始,去尊重每一個不同的靈魂,即便他和與你理念相悖離。畢竟,下個開創新局之人或許就在那"特別的人群"當中。

 

結語: "模仿遊戲"在整體表現上或許不到當年其他奧斯卡作品的亮麗,但他絕對會是值得你刷個一兩次來咀嚼其中細節的好作品。這個假期有空閒不妨找來欣賞,或許你會有另種新的體悟。   

 


電影爽度:7
故事劇情:7
氣氛營造:8
演技表現:8
題材鮮度:8



留言
或您可以完整的文章回應 點此回文

電影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