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 篇文章
我所追求的純粹只是任性。完全的任性 例如說我現在向你說我想吃草莓蛋糕,於是你把一切都放下來跑去買 並且呼呼地喘著氣回來說:「 嗨! 你的草莓蛋糕來囉,」並遞過來 於是我說:「 嗯,我已經不想吃這個了,」而把它從窗子往外一扔丟掉。 我所追求的是這樣的東西
挪威的森林

影評 《惡之畫》:邪惡可以擁有尊嚴嗎?

2020-10-02 13:35:19


 
 
fcdb5c84-68ae-4d54-a252-2d93002c6c7e
 
《惡之畫》:邪惡可以擁有尊嚴嗎?
 
一個美好的藝術畫作,如果是一個殺人不眨眼的隨機殺人犯畫出來的,那你有辦法單純用藝術眼光去看待他的畫嗎?如果可以,那你就要直視邪惡,你願意嗎?
一群殺人犯的畫作,無法被正常藝術眼光看待,原因就是因為他們殺人,大家在未欣賞他們的畫之前,就先給予否定了。你是殺人犯不要跟我們談什麼藝術,你們就是該死,所以他們的藝術從來沒被正視過。
但回到前面,誰敢正視?誰敢在乎他們的感受?誰敢站在他們立場想?他們活著的每一秒,都沒有被同情的資格。
 
就像電影講的 :
 
「試著想想,如果這些畫不是殺人犯畫的,你們覺得如何?」
「嗯....第一眼看上去,其實蠻有 Surprised的感覺。」
所以到頭來,藝術歸藝術,在這世界上是可能的嗎?
惡之畫雖然有著想爭取殺人犯尊嚴的意味,但也絕對沒有讚同。是否真正的道德,是沒有一個硬性的立場?而藝術是唯一可以給邪惡有個立場在的方法了?
 
黃河飾演的冷血殺人犯,雖然不像上次《最乖巧的殺人犯》是主場的角色,不過他那種看到被害家屬,眼神還一副疑惑,「阿你是要我感受什麼? 」那種神情已經不是邪惡了,而是「另類」的人。
正常人的人,對藝術難以有絕對感受,但是一定有辦法對被殺死的人有絕對的感受,而黃河飾演的殺人犯,卻是難以對被殺的人有絕對的感受,但卻有辦法對藝術畫作有絕對的感受。甚至直到死前,他唯一想做的事情就是畫畫。
 
電影常提的,藝術只能用感受的,沒辦法用理解的。但那種「感受」是很個人的東西,是否如果? 若你有辦法對藝術有容易的感受,也意味著也失去了正常人的情緒感受? 是否藝術始終是過於私人的東西,太過於的私人就是異類,而更誇張點的異類,就是邪惡的藝術?
 
 
 
不管世界上允不允許給他們這種該死的異類一點點的空間,但他們就是存在阿? 怎麼辦呢上帝?
 
 
粉絲專頁 : 無鬼的存在空間


電影爽度:7
故事劇情:7
氣氛營造:9
演技表現:9
題材鮮度:7



留言
或您可以完整的文章回應 點此回文

電影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