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6 篇文章
你好嗎?我很好。
情書

影評 《暴風雪中的白鳥》-當《控制》生了女兒

2015-06-24 22:40:07


如果《控制》中的尼克和艾咪有生小孩的話,那《暴風雪中的白鳥》就是女兒版的《控制》,以女兒的角度來看母親的失蹤,以及失和的家庭,而真相往往在道德背後。

在這部藝術感特重的片名下,《暴風雪中的白鳥》很容易被觀眾忽略,但是當畫面出現「雪琳伍德利」和「葛瑞格·荒木」的名字時,你很難不注意此片。因為當今最火紅的青春片女主角,搭上新酷兒電影浪潮的導演,這樣的火花的確是能引發一場暴風雪。雪琳伍德利近幾年以《生命中的美好缺憾》《分歧者》成為當紅的青春電影女星,但是大家一定忘記她曾在《繼承人生》飾演喬治克隆尼的女兒,更為她帶來許多獎項。而《暴風雪中的白鳥》則是在雪琳伍德利爆紅前,擔綱演出的獨立電影,可見導演葛瑞格·荒木早已注意到她的魅力與演技,一如《神秘肌膚》的喬瑟夫·高登李維,日後也以《戀夏500日》《全面啟動》一躍好萊塢一線演員,可見導演超凡的選角能力以及擅長挖掘出演員的潛力。

當2005年的《神秘肌膚》成為經典後,你很難不將導演的新作和舊片相互比較。《神秘肌膚》描述Neil及Brian,同樣在八歲那年遭遇了或離奇或詭異的事件,Neil首次體驗到性的滋味,從此自我放縱在男性的性欲情潮;Brian則失去五個小時的記憶,此後他相信自己曾經被外星人綁架,不斷尋找任何可能的記憶碎片。十年五個月零七天後的聖誕夜裡,這兩個人生宛如平行線的男孩相遇了,卻揭開那段令人心痛不已的童年。當年《神秘肌膚》轟動各大影展,詩意般的鏡頭搭配流暢的敘事,處理極具爭議性的同志、戀童、性侵等議題,卻以不慍不火的方式帶出邊緣人物的心境與遭遇。十年後,《暴風雪中的白鳥》將視角從男性變成女性,對於情慾的渴望更加濃烈,消失的童年成為消失的母親,我們跟隨主角的青春與步伐,尋找他們的生命出口,但是當一個房間只有一個大門時,出口和入口的界線又在哪裡?

導演葛瑞格·荒木多擅長以「夢境」表現出人類內心的潛意識與預知力,從《神秘肌膚》的Brian時常夢到自己被外星人抓走,甚至寫了一本夢的日記、《入侵潛意識:迷幻異域》的史密斯總是夢到一群人和發光的門,但這些夢卻一一出現在他的現實中、《暴風雪中的白鳥》的凱特不時地夢到赤裸躺在雪地裡的母親,心理醫生卻告訴她夢有時是不具任何意義。導演似乎遵循著佛洛伊德的思想,認為「夢是一種在現實中實現不了和受壓抑的願望的滿足」進而表現在電影中,而這些夢也是觀眾在觀影中發現一步步靠近真相的暗號。

《暴風雪中的白鳥》描述那段躁動不安的青春,不管是賀爾蒙還是外在現實,而女主角凱特就如同獨立電影一般,她的解放是最忠實、貼近人類本能,當男性睡遍天下女人時,就會被冠以「神槍手」等美名,但是一旦女性跟隨慾望,就會被稱之為「蕩婦」,到底男人和女人除了器官的差異上,就連本能都要被道德所束縛嗎?而電影中失蹤的母親也是非一般母親的形象,一如心理醫生無法置信地說「What kind of mother would do somthing like that」,當母親被貼上愛家、做家事等標籤後,迎面而來的只有一成不變的平凡生活,「平凡」有時是逼瘋人最好的利器。《暴風雪中的白鳥》中的女性,皆是突破大眾以往對女性的想像,並非重新定義卻是還給她們最原始的色彩,當然也包括人性的黑暗面。

 

電影以女兒凱特的角度來看父母的婚姻,卻也帶出母親如何看待女兒的另類想法。母女間的互動從黏膩到冷淡、疏離,但是拉開距離感的卻是母親,因為當Kate不再是自己的寵物貓cat,小貓長大成青春美麗的貓,而母貓卻只是在一成不變的生活中擔任年華不再的老貓,忌妒之心由內而外地顯露,即便她穿上在緊貼、性感的衣服,也永遠襯不上年輕貌美的女兒,誰說女兒初嘗愛慾時,母親只能有正面或是負面的情緒,誰說母親不能忌妒擁有青春、掌握男人的女兒。伊娃葛林完美詮釋帶有偏執、歇斯底里的母親,有別《控制》中妻子的內斂型的醜陋,伊娃邪惡般地笑容完全表露無遺。

每個家庭都有不能說的秘密,這樣的題材在電影中早已見怪不怪,但重點是你把秘密藏在哪裡?有些秘密說出來後只會加速瓦解、有些秘密不說卻能維持表面的和平,重點只是你敢不敢聽。

從《辣妹過招》的琳賽蘿涵到《飢餓遊戲》珍妮佛勞倫斯,似乎每隔幾年美國就會出產一些「非典型美女」女星,沒有過於纖瘦的瓜子臉、明顯的小雀斑、不甜美的沙啞嗓,但是她們卻都具有獨特的魅力在電影界發光發熱。其實非典型美女反而不會被外表限制,大眾化卻又有特色的外型能飾演的角色更多,扮美扮醜也都不會過於突兀,這也是她們能藉由不同類型的電影,拉攏不同族群的成功原因。雪琳伍德利可以說是珍妮佛勞倫斯的接班人,同樣不做作的她也憑藉《生命中的美好缺憾》贏得少男少女心,而後的《分歧者》有如《飢餓遊戲》,再度將她的演藝事業推到最高峰。你可能和我一樣,不喜歡飾演青春片中的雪琳,或許《暴風雪中的白鳥》可以一改你對她的想法,甚至是愛上她不多的電影作品中,最為美麗動人的演出。

《暴風雪中的白鳥》不難看出是葛瑞格·荒木的電影,同樣地帶有驚悚、禁忌的話題,一到導演手中節奏就被打亂,你試圖想當偵探提早在結局公布前解謎,但是導演故意不稱你意,不斷地以回馬槍打斷觀眾的推理,最後讓這場暴風雪平靜地結束。如果你喜歡大衛芬奇的作品,享受在驚悚片中的心跳加速感,《暴風雪中的白鳥》在你心中可能只是一部類驚悚,但是卻也創造出另類的觀影享受。當真相水落石出時,影廳的觀眾全都大大吸了一口氣,而這口一氣就值得你進電影院一探究竟。

如果你喜歡《神祕肌膚》,本片或許無法超越它的經典卻也延續導演一貫地手法,從演員直視鏡頭、轉場的暗屏、打動人心的性愛鏡頭,以及永遠不搶鏡頭的電影配樂,配樂更找來《神秘肌膚》和《壁花男孩》 Robin Guthrie 和 Harold Budd,著實為電影加分不少。或許來看《暴風雪中的白鳥》的人都是十年前被導演馴服的粉絲,本片相較於《神秘肌膚》更為大眾化,但是看完電影後,我只能說你會更愛葛瑞格·荒木。

<>
 


電影爽度:7
故事劇情:8
氣氛營造:9
演技表現:10
題材鮮度:6

暴風雪中的白鳥 雪琳伍德利 葛瑞格·荒木

留言
或您可以完整的文章回應 點此回文

電影相關文章


隨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