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 篇文章

深入瞭解&翻譯 <動物方城市Zootopia>導演訪談---從一部迪士尼動畫的製作過程與艱辛來解答你心中可能的疑問

2016-03-16 22:30:06


當迪士尼著手開始製作動物方城市這部電影時
他們不曾想像過電影會因為故事中充滿細膩的社會性意涵而受歡迎
更不可思議的是 動物方城市的主角原本不是兔子哈茱蒂警官!
那原先是誰當主角呢? 為什麼要臨陣換角? 參與人員的反應是...?
 
另外 <動物方城市>的靈感起源難道是政治性的思考?
電影製作出來是為了要傳達什麼樣特定的訊息?
<動物方城市>與007詹姆士龐德的關係是什麼?
最後 導演們為何還要幫電影中的角色配音?
這些通通都能獲得解答唷
 
其實這個project最當初根本就跟現在所見的動物方城市無關
它是經由漫長的進化過程才成為現在的樣子
那最初最原始的idea到底是甚麼?
「最初是迪士尼動畫老大哥John Lasseter向我們徵求新的ideas
通常我們是一次想三個 因為我們總不想把雞蛋放在同一個籃子裡
而我和Nathan Greno剛導完Tangled魔髮奇緣 我們提出了6個ideas
而這6個ideas中很多是人性化的動物角色
John說只要是有可愛動物穿著衣服跑來跑去的他就會買單
這就是這個project最一開始的雛形
John對這個project感到無比的興奮
他特別叮囑我們要作得跟別人不一樣
因此我們做了9個月的事前考察研究
市面上說人話動物的電影太多了
相信人們也已經見怪不怪 最重要的是故事要合情合理
要怎麼作才有可能與眾不同? 要如何打破其他電影給人的想像?
如果這些動物進化之後他們會建築一個怎麼樣的世界?」
 
<動物方城市>的核心價值並不是來自政治性的思考
它其實是來自導演Bryan Howard 的一次非洲事前考察之旅
「在我們某一次為了這部電影的研究之旅中我們到了非洲
我們築營的地方附近有個水坑
我們注意到水池邊有羚羊、斑馬正在喝水
這時有隻獅子靠了過來 我們本來以為那些羚羊斑馬要嗚呼哀哉了
沒想到獅子只是靜靜的走到他們旁邊喝水
大家都表現得如文明人般的井然有序
不是我們一般想像的野蠻獸性撕牙裂嘴
 
我覺得是很有張力的社會現象
這些動物他們走進來 看彼此兩眼 就安然的各走各的路
人類城市生活跟這很像 人與人之間不一定會看順眼
但為了生活所需還是能夠和平相處
 
我們與動物學家討論這個發現後
在電影中就設定狩獵者與獵物的比例大約是10比90
這明顯的比例落差 也讓我們找到故事的出發點
如果這些文明的動物即使已過了數千年的進化
心中其實都仍存在著最原始的恐懼與不信任
其實我們身為人類的經驗中也常常會有著恐懼與不信任的經驗
而這就是我們的靈感來源」
 
一開始這群人想到的是能以間諜片的方式呈現
沒有烏托邦世界 也沒有獵食者與獵物的關係
「我們的主角是一名兔子 名為Jack Savage
他在一個很像MI6的單位任職 他的上司M是個老鼠
老鼠有點Judi Dench茱蒂丹契的感覺
所以第一部電影Savage由動物城市出發進入了深海出任務
因此電影名稱為Savage Sea
另外我們還想了Savage Earth, Savage Land, Savage City
這樣就變成一系列的The Savage Chronicles了
但我的間諜片提議後來卻有點失焦
大家覺得最有意思的都是提議中一開始出現的動物城市
想說如果這個動物城市的概念能拓展成一整部電影那有多好
所以最後偵探任務的元素還是有保留 但焦點就放在城市上了
也就是從這個點之後開始慢慢進化」
 
當然如同迪士尼所有的創作一般
故事內容也是隨著時間而不斷進化的
事實上 <動物方城市>最初的版本主角是狐狸尼克!
導演Rich Moore解釋
「其實Bryan最一開始想像的版本
故事從尼克的角度出發 他屬於狩獵者類型的動物
而動物方城市的世界其實是由獵物類型動物主導
狩獵者型的動物被迫要穿戴電擊項圈
若狩獵者型動物無法克制自己內心的獸性就會被電擊
因此尼克非常反對這樣的體制
所以他創立了一個俱樂部 叫做Wilde Times
在這個俱樂部裡狩獵者們可以取下他們的項圈 
回歸原始的獸性 讓牠們追追東西 消耗精力
感覺很像動物版的Fight Club鬥陣俱樂部
 
其實我們是有辦法呈現這個故事的
照著這樣的脈絡下去 我們也是能產出一部像樣的電影
但這不是我們想作的
這個版本的動物方城市變得有點反烏托邦」
↑ 這張照片是迪士尼原先發行的設計圖 那時電影的主角還是狐狸尼克
 
天啊 我真的完全無法想像這樣版本的<動物方城市>
的確 這並不是我們最後看到的版本
所以兩位導演是如何解決這個困境的?
「所以我們開始思考問題是甚麼
整個故事都是以狐狸尼克作為出發點
因此我們一直被局限在他的視野
另外 有一隻配角兔子茱蒂感覺也像整個體制的共謀者
她相信這個體制 她就是我們的"大人物"(利益受益者)」
 
「萬一我們從兔子茱蒂的角度出發來看這個不平衡比例所造成的歧視偏見會有什麼樣的故事?
與其讓觀眾從第一幕就知道不平衡與偏見的存在
不如把動物項圈的概念完全去除(真是好家在...)
我們的故事脈絡豁然開朗 好像生出了個脊椎而截彎取直許多
覺得這能更加與我們真實世界作連結
 
去除了反烏托邦、從一開始就壓迫特定族群的設定後
動物方城市變得更像個大熔爐城市
像是紐約、洛杉磯、巴黎、羅馬、邁阿密等
一個有好的、有壞的 什麼都有一點這種感覺的城市
這種感覺 就好像"故事"告訴我們 這就是我(故事)想要呈現出的感覺
在這樣的情境下 故事就能很自然流暢的產生出來
我們也就跟隨著這樣的想法完成這部電影」
 
但其實上面的這些討論都發生在電影製作的晚期
更精準的說是電影發行的17個月前
當時其實許多動畫師都已著手於繪製的作業
這麼火燒眉睫的進度要如何補足而帶領它走到終點線
這時就是Rich Moore被延攬作為共同導演的時間點
當時Moore正在研發另外一部動畫片
但當他受到John Lasseter的徵召後仍欣然答應
「這就是我們迪士尼的精神 那是相當困難的過程
數以百計動畫師一年來的成果不會上了臺面
但你就知道故事對我們是多麼重要
別的動畫公司可能會在這樣的節骨眼說
『就作這個版本吧 我們已經陷了這麼深
現在覺得主角跟錯人未免也太晚了吧』
如果改變能讓電影更加好看 我們就會埋頭去做
我很慶幸我們經過了這麼繁長的過程」
 
這樣的成果以及電影中所呈現給觀眾的
不禁讓人想到 製作團隊會不會擔心遭到保守人士的抨擊
畢竟這部電影隱含著許多社會與政治性的隱喻
「我覺得就放馬過來吧
我們的故事都是發自內心深處啓發的真實
並不是由政治性或某個大道理的角度出發
你無法控制這些想說你的電影有政治角度的人的想法
如果有人覺得一隻兔子跟狐狸交朋友
擁抱共通處而非相較相異處 是政治性語言
把我們的立意良好視為議題操作
那我也束手無策 就讓他這樣覺得吧」
 
Howard補充道
「其實我並不覺得這是一部想傳達訊息的電影
我不喜歡那種直指著我們教我們該怎麼作的電影
我們讓電影的人物本身與觀眾作溝通互動
哈茱蒂示一個心地善良立意良好的角色
她希望世界能更加美好 她想讓自己的生活有所改變
她也相當的樂於助人 但其實她也有個自己不知道存在的缺陷
 
我覺得這個是一個成長茁壯的故事
她其實在故事發展中也注意到了自己的缺陷
而故事的結局中 世界也並非完美天堂
她覺得世界是相當複雜的 改變也是從自己開始
這種自省的角度是她的成長
也讓我不去想故事本身需要帶著多麼了不起的訊息」
 
最後 犀利的觀眾應該有發現導演們其實有為電影中的人物配音
他們也解釋了他們配音的動機
「其實我們也算是被趕鴨子上架的
當我們在發展故事的時候我們做了很多故事板
其中又有不少對話是暫時替代式的草稿對話
中間一定會有不少的修改
我們總不能每改一次稿就讓我們的配音演員配音一次吧他們豈不累死?
另外 如果讓他們一直配音 配一配會越配越順口
不希望配音演員有『這個對話不錯啊
都已經錄好了就用這個不用改了吧』的感覺
我們還是希望演員把最終版本的劇本錄好就可以了
因此如果我們想試試看這些對話行不行的通的話
就得要我們自己錄了」
 
所以導演們配音的角色是哪些呢?
Rich Moore:「我扮演的是一隻叫Doug的羊」
Bryan howard:「我和Jared Hess則是住在茱蒂隔壁吵鬧的鄰居」
 
希望以上的內容有解答到各位的問題 以及更加認識動物方城市的種種
如果大家還喜歡的話還有個訪談可以參考 等我時間夠多再來翻譯
這篇我斷斷續續翻了半個月才比較晚跟大家分享 喜歡的話歡迎大家按讚分享唷
 
(以上文章並沒有將訪談完整翻譯 可能加入了些個人的觀點與文字 歡迎進入閱讀原文完整版)
 

 



Jason Bateman Idris Elba J.K. Simmons Judy Hopps Nick Wilde

留言
或您可以完整的文章回應 點此回文

電影相關文章


隨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