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 篇文章

展覽 《無無眠》蔡明亮大展

2016-04-06 18:06:18


    北師美術館即日起至4/24展出蔡明亮導演的無無眠展覽,館內播映由蔡明亮執導的3部短片:《西遊》、《無無眠》、《秋日》。

    《西遊》是蔡明亮「行者」系列的其中一部,拍攝李康生身著紅色袈裟在法國馬賽慢走,也跟李歐卡霍的御用法國演員丹妮拉馮合作。電影第一個鏡頭就是丹尼拉馮長達8分鐘的臉部大特寫,極度考驗觀眾耐心,你因此能感受到丹尼拉馮呼吸的頻率,凝視他的「凝視」,還有他有如刀刻佈滿皺紋的臉。李康生由暗處走向陽光又遁入陰影,從單獨走向人群,我特別愛看李康生跟周遭群眾的互動,他的慢自成一格,彷彿其他人的快才是不正常般的氣定神閒。有的人對他置之不理;有人瞄他一眼後又快步離去;有人就站在旁邊盯著他看;還有人離開鏡頭一段時間後又從新進入鏡頭,因為「慢」觀眾才能察覺這些細節。後來丹尼拉馮也一起加入慢走的行列,他們的走路已經到了其他人都必須讓著他們的境界了。水和鏡子的意象也重覆出現在電影中,搭配只在2個鏡頭中出現的配樂,拍得非常美。

    《無無眠》是和日本演員安藤政信合作的短片,在美術館二樓播出,分別投影在一般屏幕和鋼板上,因為銀幕材質不同就產生了效果上極大的差異。一開始李康生在天橋上慢走頗有如《西遊》般和環境與路人對話的趣味。安藤政信全裸在澡堂裡沖洗,毫不遮掩,又在泡湯時跟李康生短暫相遇,如果是熟悉蔡明亮之前作品的人,很容易將水聯想成兩人情慾的連結,不過在這部作品中並不明顯,而是讓兩人分開後又各自在澡堂裡活動,但是透過交叉剪接,尤其是兩人在膠囊房裡睡覺的戲,好像想互相傾訴些什麼卻又被外在環境壓迫而無法開口。不知為何,我總覺得蔡明亮鏡頭中的澡堂有一種魔幻的氛圍,好像在招喚著水面下日漸膨脹的什麼。即使這部明顯不同於蔡導之前拍過的一些劇情長片,我仍然無法不聯想蔡導之前運用水和身體的方法,尤其是與《河流》一片對照。

    《秋日》拍攝曾擔任黑澤明場記的野上照代女士對話與凝視的神態,卻偏偏讓兩者分離,也就是說,野上照代在對話時是完全沒有畫面的,僅有聲音和字幕,你無法觀察她講話時的表情,僅能透過聲音的語調去揣摩。而畫面呈現時又沒有任何對話,觀眾變成只能透過表情和姿態去觀察她。蔡明亮說:「要把她的肖像留下來,送給日本和未來的小孩。」

    這3部短片除了毫無疑問都有李康生外,又分別和3位不同身分卻都在電影界有舉足輕重影響力的人合作,實在是送給電影圈太珍貴的大禮了。

    蔡明亮將北師美術館整個空出來,地上擺滿枕頭,邀請大眾一起去睡覺、看電影,還有夜間講堂、演唱會等等活動。無論你有沒有看過蔡明亮之前的作品,這三部作品都能讓人們對影像有更開闊的視野與想像。

 





留言
或您可以完整的文章回應 點此回文

電影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