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 篇文章

影評 《華麗之墓》

2016-05-09 08:16:47


    泰國導演阿比查邦早已在國際上建立起崇高的地位,前作《波米叔叔的前世今生》就已拿下坎城影展金棕櫚獎,並代表泰國角逐奧斯卡最佳外語片。有趣的是,新作《華麗之墓》因內容涉及批判政府而無法在泰國上映,也顯示了創作者不被自己國家接受的處境。

    阿比查邦的電影常常樣貌古怪,有時甚至不知所云,然而,若能放下觀看一般電影的成見來欣賞他的電影,往往能在他詭異的敘事結構中,發現他對人性乃至自然萬物看似疏離卻細膩敏感的複雜觀照。以《華麗之墓》來說,這次大家都把焦點放在導演如何批判政府上,不過導演對情慾、孤獨、自然靈性的關注可是一點都沒少。比較不同的是,這次阿比查邦在片中加入了許多外國元素,除了真的來自於片中演員的真實人生外,似乎也宣告了某些新的探索與轉變。

    《華麗之墓》中,相同空間人物的一場戲中,即使使用長鏡頭導演依然慣用剪接,兩個連續的鏡頭雖然是同一場戲,卻因為鏡位、觀點的不同,而產生截然不同的效果。有時甚至在看似重複出現的戲中(但鏡位不同),因為角色身上的細微差異,讓人懷疑起影像的真實性,亦如導演打算混淆夢境與真實的邊界般。很有趣的一場戲是,在接近尾聲的時候,一個中遠鏡頭中,阿珍趴在阿義的病床上睡覺,這時阿珍醒來看著睡著的阿義,下個鏡頭突然拉近,兩人都還在睡覺,此時卻換成阿義先醒來,接著兩人展開一場神奇的對話,然後你開始懷疑前面發生的一大段情節是真有其事還是只是兩人的夢境,又哪一部分可能是誰的夢境呢?

    阿比查邦在使用長鏡頭、剪輯的方式,以及在電影中擺進大量隱喻及象徵的手法,很容易讓人聯想到蔡明亮,兩人都是太過獨特的創作者了,必定不是大眾樂於接受的片型。在兩人不斷往個人電影更深入探索時,也因為他們的不可取代性在世界各地累積了不少觀眾及多國的資源,誰說一定要服務觀眾才能生存呢?

    就像蔡明亮可以讓凝視與慢走化為藝術,阿比查邦也有把鄉野奇談、靈異傳說提升到藝術層次的本事,這些看似詭譎的,又跟真實的情感有著密不可分的連結。片中一場寮國仙女下凡跟阿珍一起吃果子的戲已經讓人大開眼界,後來阿義附身在阿金身上跟阿珍一起逛古代宮殿的戲更是讓人拍案叫絕。尤其一場阿珍把原本為美國老公準備的中藥飲品給阿義(阿金)喝下時,他卻反過來倒在阿珍受傷的腳上舔拭時,那在多元情慾中擺盪以及數個孤單個體彼此相互慰藉的意涵,真的令人動容,電影在此時達成了最魔幻的救贖。

    阿比查邦的電影無法讓人一眼看穿,常常需要觀眾反覆推敲、自得其樂,也因此讓一些觀眾退避三舍。其實想要在電影中發現什麼,就看你抱著什麼心態去欣賞了。


電影爽度:6
故事劇情:9
氣氛營造:9
演技表現:9
題材鮮度:9



留言
或您可以完整的文章回應 點此回文

電影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