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5 篇文章
「人最大的煩惱就是記性太好」
東邪西毒:終極版

影評 《邪典錄音室》─ 錄音的電影,電影的錄音

2016-10-07 22:47:52


《邪典錄音室》Berberian Sound Studio
---------------------------------------
Director: Peter Strickland
Writer: Peter Strickland
Stars: Toby Jones, Antonio Mancino, Guido Adorni
---------------------------------------
《邪典錄音室》─ 錄音的電影,電影的錄音
 
聲音,不論在任何媒體上都具是重要的一環,從無聲的畫面中,搭配著演員的配音,再從動作裡猜想、設計每一環節的細緻,就算是風也要吹得令人舒暢,就算是殺人也得殺得使人過癮。有時一部電影聲音的「逼真」,確實會將更貼近真實的劇情帶給觀眾,感受且聆聽。但知道這些聲音又是如何被製作出來的呢?《邪典錄音室》便是一部引領觀眾進入聲音的饗宴。
---------------------------------------
說來有趣,最為人熟知關於錄音的電影,莫過於《凶線》(Blow Out, 1981),玩起找尋如《驚魂記》(Psycho, 1960)一般,那最令人高潮嚇破膽的尖叫聲,來做為整部電影的中心。而《邪典錄音室》一開始也便帶有《凶線》的惡趣味,當製片對於女演員的尖叫不滿時,似乎也暗示最後「尖叫」即可成為電影的關鍵。在《邪典錄音室》中無疑聲音是做得做細膩之處,雖只身在一間錄音棚中,但透過剪輯巧思,你能聽到錄音室內的原始本質、錄音間外被隔音的一片寂靜、直到在監控室中被Tune過的華麗之聲。透過三層結構,表面聲音也頓時形成了詭譎的立體感,是通過一層層音波頻率下,慢慢調整到符合電影的氣息。男人低鳴的魔鬼之聲,女人獵奇的鬼怪之為,即使沒有畫面呈現,都能腦補他們正看著的銀幕。
---------------------------------------
導有近作《情慾勃根第》的英國獨立導演彼得斯柴克蘭(Peter Strickland),第二部長片作品致敬義大利邪典電影,並以一間最廉價卻又能生產多元聲音的錄音室,「Berberian Sound Studio」為主題(此原型來自義大利作曲家盧西亞諾·貝里奧(Luciano Berio)的工作室名稱),藉由一位遠從英國而來的錄音師,因他的專業才華而受邀到義大利參與電影聲音製作。但有趣的是《邪典錄音室》醉翁之意根本不在聲音,或許你能從西瓜的破碎、白菜被戳入,得到殺人濺血的想像快感,然而,導演卻將此過程中所受的迷茫與不公,間接直指這病態的工業。當專業不再被尊重、當導演隨意帶狗闖入又或與女演員調情、或身處於異鄉所面臨的外來眼光。儼然這位「英國」錄音師所代表不再只是環節的一小部分,反而你能從電影中感受到擴及跨國合作的不適、恐懼與壓力。雖實則致敬,卻將自身擺入進而思索整個產業鏈。
 
但也說來怪誕,《邪典錄音室》在前期都隨著男主角Toby Jones的面無表情,從聲音的樂趣中感受到工作的無奈,慢慢地也透過普通順敘敘事,表露每一次的孤獨、與每一次被拖仗的不悅,頓時在熱愛的事業中迷失了自我,也漸漸對製作的恐怖電影走火入魔。正當一種苦悶襲來時,《邪典錄音室》也將它的思想層次昇華到另一境界。
---------------------------------------
《邪典錄音室》雖是一部以聲為重的電影,但它卻並非只追求聲的最高境界,而是探索何謂聲音的本質,也就是「錄音的電影,電影的錄音」。在後期,《邪典錄音室》進入了如同《八部半》(8 ½ , 1963)的後設超現實主題,因產業困境與鄙視,加上母親的期望與自身的壓力,錄音這件事,彷若《天與地》般,在最熱愛的事物中迷失了自我,甚至懷疑自己的價值。如同《八部半》中導演古依多不停的串連起自身回憶,穿梭於影片的實與虛中,他正在籌備一部電影,卻又將自己擺入於電影,甚至到最後所有的一切都是一部電影所有的要素。在一來一往中,關於電影的電影深入的不再只是普通電影的製作過程,而是透過情節反問自己也反問觀眾,為何要拍?要拍什麼?這部電影又代表什麼?再牽回到《邪典錄音室》,只有在停電時,才能發揮他能製造幽浮、蝙蝠聲音的價值,其餘時間卻被這群「異國」人排外屏除,他雖錄著音,但他錄著的是這部電影的聲音,還是只是正為自己飾演自己的電影而錄音?正如午夜夢迴時,幻想自己被殺的夢魘後,頓時回到開場,他看著自己出現於螢幕上(令人又想起超現實的《不真實的荒謬》(Reality, 2015)),但底下的他卻說著與前半不同流利的義大利話,失語性和實虛之間的混沌性也油然而生。此時觀眾更會想像,難道他其實是個義大利人?而前面如同《穆荷蘭大道》(Mulholland Dr. , 2001)般都只是電影中的情節又或夢境?
---------------------------------------
《邪典錄音室》從正規題材又走進後設思想,也從聲音的製成探索到錄音的本質,更從電影工業中細探到其中的排斥與壓榨,如同女主角受盡屈辱後拉出所有膠捲般的報復,更象徵一種被壓抑的情緒釋放。而就算只有聲效,電影卻慢慢利用聲音的堆壘,累積出讓人誠惶誠恐的焦躁不安,尤其不斷忽遠忽近的「安靜」字樣,連結到無聲的尖叫與無聲的電影,撇除聲音後,剩下只能眼見恐懼被赤裸地攤開呈現。而當母親的信件轉為女演員的對白後,加上自然風景片的展現,我們雖都不見母親之樣,也不見其錄音師過往,卻都能從細節慢慢補足,包括家庭對於他的盼望與自己真正想做的題材。
---------------------------------------
《邪典錄音室》最具迷人也在於結尾之處,不像《八部半》最終釋然的歡樂群舞,反而仍獨自一人漸漸孤寂,無法從迷茫中走出。當隻身遁入於自己的錄音事業,由白入黑,隨著放映機捲動,而自己也身於膠捲中,最終被熔解吞噬,留下無限的哀傷。
 
2016.10.03
高雄電影節 Kaohsiung Film Festival
---------------------------------------
本片將於高雄電影節放映
場次:
2016/10/31 16:50 高雄市立圖書館總館 際會廳
2016/11/05 22:40 高雄市立圖書館總館 際會廳
 
文章:https://goo.gl/VW6m1E

---------------------------------------------------- 

 

 

【更多影評】 FB:PONY WORLD 【喜歡請關注~!】

https://www.facebook.com/welcometoponyworld

https://thinpony.wix.com/ponyworld


電影爽度:7
故事劇情:6
氣氛營造:10
演技表現:8
題材鮮度:6



留言
或您可以完整的文章回應 點此回文

電影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