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5 篇文章

影評 【美麗時光】:張作驥的影像魔術

2017-08-04 07:10:14


 

因信仰而產生偏執,因偏執而造就或改變宿命。 電影《美麗時光》不斷在討論關於“信仰”、“偏執”、“宿命”三者各種交會的可能。 阿傑篤信魔術可以將所有生活的不順遂一掃而空,各種超現實的想像都會由於他點石成金的神奇魔力紛然而至,於是他可以變出一隻獨角獸逗小敏開心,將豬變成鵝,空包彈也能殺死角頭老大;明明被槍擊而死,卻能改寫成因血刃後送醫不治的第二版本。 小傑對魔術的偏執,造就了他隨時隨地俯拾皆是的生活趣味;對暴力解決一切的偏執,卻釀成了他永難回頭的悲劇宿命。 

阿偉原本希冀自己做個快樂的人,認為他人的挑釁要學會忍耐,而且忍耐是一種美德。 但無論是老天爺的無意戲弄,抑或有心人士的肆意玩弄,都讓他信仰的教條一再面臨被重新驗證的可能。 差一分鐘出生的姊姊,命格卻差了一個輪迴,若上天有好生之德,會開這種玩笑嗎? 

原本只是求一份工作糊口,但不良少年的伺機挑釁,老闆的變相壓榨(拿得越多就做得越多,且承擔的風險也越高),和黑社會的無良嘴臉,讓他根本無由快樂,謹守著教條唯一的出路就是等死,他被迫做出反擊。 信仰本身是一種錯誤,反其道而行的偏執,才能讓他的閉鎖心靈找到出路。 戲末前五分鍾小偉路見不平地以石磚怒砸路霸,不僅是他眼見諸多不公不義卻無能解決後的必然反噬,也為他所承載的生命枷鎖,找到了一個解套的管道。 

角色的偏執,造就了劇情走向的偏執,同時也是導演認同觀眾稍可接受的偏執。 在第三個版本中,阿傑依然身中數刀,卻與小偉不再分道而行,一同逃向合意選擇的生存之路。 顯然地,無論直接中槍而死,遭砍殺後送醫而死,或是被逼入臭水溝裡遁逃,終難逃一死。 只是觀眾所施予的認同情感,自會有親疏之分。 第一種死法,不帶感情,失卻憑弔的可能,徒留遺憾;第二種死法,多了望其重生的可能,卻仍舊要失望,不過卻能平衡對比出生命的無奈。 小敏和阿傑不斷為自己人生填滿各種新的可能,用畫作,用魔術,讓生活樂趣滿盈生命,可是現實的無情注定要阻絕他們繼續幻想的可能,兩人的相繼死去,無疑是對樂觀看待生命就有善報此一生之哲學的一大反諷。 

至於第三個版本呢? 明明是掉到水溝,卻轉眼間幻化成美不勝收的海底世界,那個電影裡一再出現的熱帶魚缸,不僅具影像化,而且大得足可容納他們兩人。 縱身一躍,雖失卻了和這個世界對話的可能,卻反倒在本可想見的混濁惡臭中,發現另一番清麗明亮的生命風景。 在看到這個最終決定版時,我們的心才隨同導演的設計而豁然開朗起來。 即使張作驥有重施故技之嫌,但對人生重新展演的可能,和對生命包容所展現出的豁達大度,都在這優美而充滿詩意的開放式結尾中,得到了嶄新的體認。 只要你願意相信,阿偉和小傑的美麗時光,才就此展開呢!

 


電影爽度:7
故事劇情:8
氣氛營造:9
演技表現:8
題材鮮度:6



留言
或您可以完整的文章回應 點此回文

電影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