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 篇文章

影評 《生存者》- 生存的意義?一場近未來的現代寓言。

2017-09-17 22:28:20


生存者 The Bad Batch

----------

導演:Ana Lily Amirpour

編劇:Ana Lily Amirpour

主要演員:Suki Waterhouse(傲慢與偏見與殭屍)、Jason Momoa(冰與火之歌)、Keanu Reeves(捍衛任務)、Jim Carrey(王牌冤家)

IMDb:https://www.imdb.com/title/tt4334266/

----------

漫天黃沙,烈日炙陽,空氣沸騰喧囂般對流振動,猶如《瘋狂麥斯》的末日場域,女主角在定鏡中向著遠方踽踽而行。好不容易找到一台廢棄汽車欲喘口氣,翻翻背包中的照片、看看鏡中的自我臉龐,遠處竄動飛馳的黑影蹤跡,卻逼得你不得不拔腿狂奔……。

 

以《女孩半夜不回家》(A Girl Walks Home Alone at Night,2014)嶄露頭角、驚豔國際影壇的伊朗裔美籍女導演安娜.莉莉.阿米普爾(Ana Lily Amirpour),處女作翻轉吸血鬼元素,黑白靜謐而優雅的畫面,迷幻騷人而動聽的音樂,詭譎氛圍中流瀉親密情感,極富魅力的影像風格與敘事即預示了未來創作的無限可能。備受期待的第二部劇情長片,不僅加入了基努李維(Keanu Reeves)與金.凱瑞(Jim Carrey)等知名影星加持,一舉奪下威尼斯影展評審團特別獎,更讓這名新銳導演聲勢水漲船高。

 

 

「柵欄後方不再是德州領地,今後凡是通過柵欄者,已不是美國居民,也不受法律和治理當局的認可、承認或管理,祝好運。」

 

在登記資料、於右耳烙上編號印記後,無數的人們就這樣被流放至柵欄之後,押送的兩位警官百無聊賴地自顧自話不再回頭。許多觀眾在看過本片後稱之為「反烏托邦」電影,是的,開場就明確以文字立牌建立的世界觀開始了電影的現代寓言,位處德州的柵欄,在導演訪談中也曾提及,竟與川普的排外言論以及揚言要興建的美墨圍牆有遙相呼應之意味,表示自己還真是走在時代尖端。然而,一年多前就已開拍的本片,自然無從知悉川普政見,電影所要表達的,可謂一直存在的現實。

 

因此,反烏托邦指的是電影中的「安樂窩」,自然也指向形塑電影世界觀的美國,如同本片英文片名The Bad Batch,女主角等人被當作「次等品」而驅逐出境,背後說明的正是那存在社會中的階級制度,混沌的世界中,充斥著歧視被歧視的不快視線,不被重視或被視為對社會無實質貢獻的人們,就像廢棄品一樣,被一個一個的淘汰。

 

 

而來到化外之地的柵欄另一端,電影彷彿也告訴我們,世界是不會改變太多的。

 

前一刻仍悠閒吃著漢堡、看著照片想念過去的女主角艾倫(Suki Waterhouse飾),下一秒就成了被獵食的對象,失去了她的右手與右腳,成了布里吉人的糧食。

 

「在這人吃人的社會,你選擇吃人還是被吃?」電影片商主打的標語,在觀影之初,看似不完全點中標的,但就如同前述階級社會的形成,看似越先進的文明裡,每個人為爭取權勢與高位,互相地競食與獵殺,即使未如電影故事中失去性命或肢體,存於社會結構的不平衡與失序卻往往更加血淋淋。

 

因此,是否非得以「食人族」布里吉人字面上的意思理解電影另一主角「邁阿密人」(Jason Momoa飾)所代表的族群,其實我並不認同,確實,放眼望去被驅逐的人們,安樂窩、四處拾荒的流浪漢、以及獨行穿梭於荒漠的其他角色,似乎有不同生活的方式,但在這被摒棄於世俗之外、資源匱乏的環境中,若不選擇認同安樂窩的價值,日子又幾乎難以為繼。
 
於是,位處社會邊緣的被驅逐者們,可說回到文明最初的生存法則弱肉強食,可說在階級中再度分化,對比那布里吉人精實強健的體魄(和女主角嘗試逃離的轉變)與被捕食者癱軟或哀求的姿態,他們在原本的社會中被淘汰,來到化外之地的國度,仍舊是被淘汰的個體。
 
 
「你只看到表象,而沒看到真實。」
「什麼都忘了,絕不能忘記一件事。」
 
邁阿密人對安樂窩的看法,以及安樂窩中瘋子的念念有詞,暗指了安樂窩的真相,也訴說了主角必須去思考的事情。
 
辛苦逃出布里吉人聚落的艾倫,被流浪漢送到了、或許是被驅逐者夢寐以求的安樂窩,電影中幾個月後的交待,有時會被視為無太多意義的過場老梗,但在本作中,我卻覺得使用得恰如其分。五個月後,艾倫在這裡得到右腳的義肢,也有了居住的處所,還可以梳妝打扮,過上安穩日子,甚至拿到槍枝,向曾奪去她手腳的布里吉人復仇。
 
 
然而,復仇之後又是什麼?
 
五個月的期間,我們可視作艾倫恢復傷口、適應義肢的時間,卻也像是她無所事事的日子。在荒漠中,安樂窩的庇護確實重要,可如同寓言故事裡,瘋子往往能道出最睿智的啟示。想像那瘋子手上未能完成的美國國旗拼圖,想像艾倫看似有意識無意識說出:「如果當初再努力一點,是不是就能過上更好的生活。」
 
看似富裕的安樂窩,還能不時地舉辦夜間音樂派對,人們似乎都能在這找到自由的快樂,但在艾倫一次於派對上,彷彿導演嘲弄「領聖餅」的場景,以及後來艾倫親訪被大家稱呼為「夢想」(Dream,Keanu Reeves飾)的安樂窩教主,原來,安樂窩的經濟真相是倚靠毒品支配居民,而教主作為供應者,自然受眾人崇拜,也握有極度奢華的房產、食物等各樣資源,那一個個捧著大肚子的豐腴女人,也象徵著教主猶如神的地位,每一位女人都為了能過上好生活,願意跟著他,為他孕育神聖意義的下一代生命。
 
於是我們發現,即便在化外之地,階級制度仍然根深蒂固,看似樂園的表象,就如同電影反烏托邦的主旨,安樂窩成了最深的諷刺。
 
 
「到底是哪一件事?」艾倫曾這樣問瘋子,有關不能忘記的事情,得到的回答卻是「我怎麼知道,你自己想。」導演在此處奉上開放式的想像,筆者無意、也無法提出什麼絕對正確性的解答,但從觀影過程中,這些被驅逐者原本就是社會底層的設定,到了安樂窩又甘於被毒品制約、被他人制約,這些人是否是永遠的輸家?永遠的Bad Batch?
 
邁阿密人在失去小女孩、找尋的過程中,也曾經表示「我迷失了。」選擇到處拾荒的流浪漢(Jim Carrey飾,註:在電影官方,此角色稱作hermit,隱士)給了他一個有著一對男女的擺飾、並收走他的刀刃。女主角艾倫則在最後選擇冒險犯難、離開安樂窩。「是否再努力一點,就能過上更好的生活。」我想,會被驅逐出境的人們,或許各有苦衷理由,但是否也缺少些什麼,才淪為放生的對象,如若能更擁有些什麼,是否就能對自己的命運多一些掌握,在電影攻訐社會、闡述反烏托邦的理念下,或許也對身於底層者傳遞著訊息。
 
 
開場沒多久的斷臂斷腿場景,背靠滑板的移動求生、魔幻眩目的大收音機DJ舞台、誤食毒品的迷走星空,以及導演安娜.莉莉.阿米普爾的招牌配樂,前作《女孩半夜不回家》讓影迷朋友目眩神迷的勾人攝影與音樂,在新作《生存者》中依舊是令人醉心神迷的存在,或許少了些經典的質地與風采,但也有了更多對現實社會的觀望與傾注。被譽為下一個昆汀.塔倫蒂諾(Quentin Jerome Tarantino)的奇葩創作者,未來的作品會有什麼樣的呈現與風格,相信仍會讓粉絲引頸盼望期待。
 


電影爽度:6
故事劇情:8
氣氛營造:9
演技表現:8
題材鮮度:8



留言
或您可以完整的文章回應 點此回文

電影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