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 篇文章

影評 《紅鞋茱莉》- 舞動人生,走出屬於你的真實嚮往

2017-10-29 00:11:37


紅鞋茱莉 Julie and the Shoe Factory

-----

導演:Paul CaloriKostia Testut

編劇:Paul CaloriKostia Testut

主演:Pauline Etienne(東京未婚妻)、Olivier Chantreau

IMDb:https://www.imdb.com/title/tt4875774/

-----

在台灣,法國總與浪漫一詞掛勾,對於總覺得生活在低薪、失業率高環境的我們來說,法國就如同許多小確幸一般,是憧憬嚮往的美好存在。然而,現實中法國的年輕人,其實也正面臨著百分之二十以上的高失業率,說明了真實與想像往往不一定相像,而亦如「築夢踏實」這句話所表達的,美夢要去實踐了方可能美。電影《紅鞋茱莉》以音樂喜劇的方式,在明亮的光影與畫面中、在輕快帶點調皮的節奏裡,讓幽默俏皮與諷刺針砭互為表裡,想說的莫過是真實社會現況與心中夢想的消長與選擇。主角茱莉(Pauline Etienne飾)從開始找工作的四處碰壁,好不容易得到一家知名鞋廠可轉正職的試用機會,卻又遇上工廠轉型的遣散風波,引起資深女工們的不滿與反彈,只求安穩的茱莉是該在一旁默默觀望,還是起而加入抗爭呢?

從早期的《紅磨坊》(Moulin Rouge,2001),到近年的動畫電影《冰雪奇緣》(Frozen,2013)與《樂來越愛你》(La La Land,2016),所謂的音樂電影或是歌舞片可說是歷久不衰的電影類型,每一兩年必定會有幾部大紅大紫的作品,然而,我們也不難發現,國內知名度較高的音樂電影多為美國出產,除了影展固定會放映的印度寶萊塢之外,我們較沒有機會去接觸到其他地方的同質電影。

也因此,《紅鞋茱莉》,這部打著「法國新浪潮寫實風格與音樂劇魔幻魅力」的法國音樂電影,確實帶來一種清新脫俗、耳目一新的感受。整體來說,它簡約、卻又講究,簡約說的是它相對於好萊塢的電影來說,沒有繁複厚重的劇情,許多的故事發展與轉折都以最簡潔的方式呈現,又足夠讓你回味再三;講究說的是他在極簡的敘事風格下,仍保有諸多獨有的品味與堅持,就好比著名音樂劇《鐘樓怪人》(Notre-Dame de Paris)與《悲慘世界》(Les Misérables)的古典底蘊,我們可看到整齣電影的形式與風格就非常的音樂劇,除了工廠女工在表達抗爭心聲時,走位就是典型的現代舞蹈,整部電影看下來,也會有一種歌唱帶動劇情之感,這不單指音樂在整個片長的比重份量,也是指電影(相對於好萊塢)少見的照顧到群體角色,讓主角以外的多名配角也都有歌唱演出,使觀眾在循著劇情推演之時,能不單是對主角茱莉的境遇感到忿忿不平,也能夠更多層次地,去感受每名角色背後的處境,進而多向地去理解電影背後所要闡述的多種議題。

而其他巧思又像是電影開頭的「手工鞋歷史」黑白畫面,是給了觀影者別開生面的預想,又置入了一雙鞋產出背後需要的專業手工,於是,對比劇中也不時特寫的女工製鞋過程,與老闆棄之敝屣的決定,就成了對老牌鞋業的精準揶揄。而鞋廠群體女工爭取自己權益的設定,也讓筆者覺得有股女性主義的味道,或許傳統的職場性別亦符合影片呈現,但與之對抗的廠長、老闆,甚至中間與女工們發生衝突的「也」都理所當然的全是男性之時,確實會讓人多作聯想,並在說故事的同時,衍生一道無形的力量。

只是,又如同前述所說的「電影照顧到群體角色」,固然我們容易對主角茱莉所代表的女工群起同理心,《紅鞋茱莉》這部電影並不刻意偏頗特定角色、也無意講述立場鮮明的大道理,女性主義的大旗自然也不復存在。當我們回望每名角色唱著表達他們心聲的歌曲時,我們更會感覺到每個人都在與社會真實面掙扎與扞格,所秉持的價值觀與夢想也在過程中一步步面臨挑戰。

我希望自己

不再對生活失望

但是我做得到嗎 我有勇氣嗎

至少我是這麼想…

作為《紅鞋茱莉》主題曲,是全片第一首的歌曲《全新的開始》(un nouveau départ),也是茱莉在劇中剛找到鞋廠工作時唱的歌,看似抱持著對生活全然的徬徨與猶疑,歌曲前段實則是十足的歡欣與盼望,幾乎可說是整部電影的註腳。找工作不順的灰心無力、得到機會的手舞足蹈、選擇沉默或是起而對抗、安穩接受或是勇敢冒險,人生何處不是一直的挑戰?

「全新的開始」可以是茱莉找到工作的那一刻,卻也可以是茱莉做每個選擇決定之時,我們的生命可以安穩於現狀,也可以是傾聽自己內心真實的聲音,如同劇中那雙稱作「舞動人生」的經典紅鞋鞋款,秉著無比的自信無畏與勇氣,勇敢前進,無處可去的我們,其實都擁有前往任何地方的力量。

 


電影爽度:7
故事劇情:8
氣氛營造:9
演技表現:7
題材鮮度:8



留言
或您可以完整的文章回應 點此回文

電影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