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篇文章

影評 從《捍衛任務》看如何說簡單的故事

2017-11-24 09:26:28


我幾天前複習了《捍衛任務》第一集(然後也看了第二集),再次體驗到好故事不是取決於複雜度,而是取決於怎麼說,只要有好好處理人物、轉折再加上一點巧思,簡單到爆炸的故事照樣能引人入勝賺進比製作經費高四倍的票房。

我這個說也許有人會提出異議,因為《捍衛任務》最讓人稱讚的是槍戰與格鬥的設計,據說裡面的技巧動作都是實戰可用、沒有一個是秀拳腳無戰略功用的,不過由於我的興趣是說故事和看故事,對於槍械格鬥沒啥研究,所以我專注的是本片的故事。

《捍衛任務》的故事非常簡單,兩句話就能交代完:有個屁孩偷了基諾李維的車再殺了他的狗,結果被基諾李維殺全家,然後以上內容差不多故事前三分之一就通通演完,接下來觀眾就是看基諾李維大殺四方,結局也非常好預測。

但這樣的故事,卻創下製作經費兩千萬美金,票房八千萬美金,然後續集也是同樣水準(製作經費四千萬美金,票房一億七千萬美金),在這人人都要抱IP的時代,能有這樣的成績相當不簡單,而且這個系列優秀的不只有票房,他在影評網站(諸如爛番茄、Metacritic)也有中上水平的評價,第二集的分數還比第一集高。

這是怎麼辦到的?迷槍械的人可能會說是因為片中對槍枝使用與射擊動作的認真,懂武術的人可能會說因為片裡出現的武術是真正致命而非花拳繡腿,但我是熱愛故事的人,所以我會說,因為《捍衛任務》的故事大綱雖然簡單,在諸如人物塑造、劇情處理、世界觀設定上卻毫不馬虎,魔鬼藏在細節裡,而《捍衛任務》把細節顧的很好。

好,前言到此為止,接下來我會分成故事、人物、轉折、世界觀、一點巧思五個部分,分析在我個人眼中,《捍衛任務》有什麼值得學習的地方。

 

(一)故事

我前面提過,《捍衛任務》的劇情集中在電影前三分之一,而這三分之一時間演了什麼事呢?以下我要把這部分的劇情爆雷爆光光,還沒看過很在意被雷的人請退避。

本片的第一個場景是輛撞毀的汽車,基諾李維從車子裡慢慢爬出來,看起來很落魄而且受傷了,他爬到車旁的水泥牆,拿出一個手機看影片,影片內容是對某位女性的攝影,這位女性問攝影者:「你在做什麼?」攝影者(聲音明顯是基諾李維的)回答:「看你。」

接下來電影開始倒敘,觀眾看到基諾李維參加了一場喪禮,然後透過人物的互動知道這場喪禮屬於基諾李維的妻子,而基諾李維的好友(威廉達佛飾演,大眾對他最有印象的角色可能是舊版蜘蛛人中的老綠惡魔,或是布達佩斯大飯店中兇殘的殺手,以下簡稱殺手先生)也參加這場喪禮,但基諾李維顯然對他有戒心,因為他問殺手先生來這裡做什麼,殺手先生則說他只是來看看基諾李維。

接下來鏡頭轉到基諾李維家,他一個人上床睡覺(觀眾同時會看見他獨自住在一個空蕩且沒有鄰居的家),然後快遞送來一隻小狗和一封信,基諾李維簽收後打開信,發現那是妻子身亡前準備的,妻子說:「在我走之後,你至少要愛生物,車子不算生物,所以就先從這個(小狗)開始。」

附帶一提,那隻狗連身為貓派的我都覺得好可愛。

基諾李維在看完信後哭了,他打開籠子小心翼翼的把狗拿出來,找到小狗的名字(黛西,雛菊的意思,而在前一晚基諾李維上床的戲中,觀眾會看見他很慎重地放下一條雛菊手鍊,並猜到這可能是他妻子的遺物或最喜歡的花之類),然後一人一狗上床睡覺。

隔天早上基諾李維被小狗熱情的叫醒,他開著車帶著狗出門加油,在加油站碰到俄裔黑幫老大的兒子(以下簡稱黑二代),黑二代看上基諾李維的古董車,問基諾李維車子多少錢,基諾李維表示這是非賣品,黑二代變臉用俄語說任何東西都有價錢,基諾李維同樣用俄語回答這輛車沒有。

接著基諾李維回家,和狗狗一起上床睡覺,但半夜他被狗狗叫醒,下頭察看時遭到人偷襲,發現有三個蒙面人闖進他家,用棒子海扁他一頓再踢死汪汪叫的小狗,為首的黑二代還拉下面罩嘲諷基諾李維,然後開走基諾李維的車揚長而去。

整片講述劇情的地方還有一段,不過這部分我想留到說人物時再講。

看完上述的描述,應該有人有發現《捍衛任務》的開頭是小說中很常見的楔子──把一小段關鍵或會讓人驚奇的劇情拉到前頭,勾起讀者興趣後再回去交代故事,個人覺得這種處理對《捍衛任務》之後的劇情很重要,因為如果沒有這段讓觀眾「基諾李維怎麼了?他在影片中拍的女性是誰?他的傷不清啊沒問題嗎?」的劇情,觀眾很有可能在之後喪禮、照顧小狗之類的日常橋段感到無趣,但由後面的劇情發展(我會在「轉折」時說到),這些日常橋段是絕對不能省的,所以用楔子型開場幾乎是理所當然的選擇。

而既然提到日常橋段,就順勢繼續說下去吧,我在複習《捍衛任務》時,注意到這些日常橋段的對話不多,原因扣除基諾李維所演的角色是個惜字如金的人外,我想還有讓觀眾聚焦於演員行為和畫面氣氛,畢竟就算是英語系國家的人,在看片時只要有人說話,大腦就要分出一部份功能去理解這些話,專注力多少會被分掉。

編導為什麼希望觀眾把注意力放在演員的行為表情或畫面氣氛呢?我認為理由有兩個,第一是編導希望呈現肅穆與寧靜感,畢竟基諾李維是個剛死老婆的人,然後想要的又是平靜的生活,且這段處理的越安靜,越能彰顯出他前半生、電影後半段的動盪喧鬧。

理由之二,是因為這麼安排觀眾能自行感受到基諾李維的孤獨、哀傷、對小狗的珍視與失去的痛苦。

將意念或情緒傳達給他人大致有兩個方法,一是直接說,例如善有善報惡有惡報、我好高興我氣瘋了,二是給予線索後讓對方自行推理,例如柯南中被殺的永遠是團體中最機車的那位、讓某個角色揮拳揍牆壁或沉默的坐在暗室中,第二種方法是比較耗腦力的,但也是效果較好的,因為觀眾或讀者會因為「這是我推理或觀察得到的」而感到信服。

以上說得有點抽象,用比較通俗的方式說明,就是說一個角色如何神武英明,不如直接讓他做神武英明的事。

 

(二)人物

突然間就跳到人物啦,有沒有嚇一跳(被揍)

這麼「咚」一下就跳過來其實是有原因的,因為故事和人物很難分開講,這兩者某方面來說是雞生蛋蛋生雞,很難區別是人物成就故事,或是故事成就人物。

由於《捍衛任務》的故事沒啥懸念,因此他在人物塑造上就變得相當重要,畢竟支撐觀眾持續看一部電影或一本小說的主要動力大致分成兩種:我想知道這個故事的結尾、我想知道這個人的結局。

換而言之,就是得讓觀眾在乎並且關心故事或人物。

《捍衛任務》在這點做的不錯,他先用我前面說的楔子讓觀眾對基諾李維發生的事感到好奇,然後在進入日常橋段時,又放入能讓觀眾認同並且支持他殺人全家的元素。

什麼元素?

他是個愛老婆的男人(女性認同獲得)

老婆死後他很孤獨(單人者認同獲得)

他有一隻可愛的小狗(有養寵物的人認同獲得)

他被仗勢欺人的屁孩奪走車子殺死愛犬(有被欺壓經驗者認同獲得)

他是個很猛的殺手(所有人心中的小男孩或小女孩認同獲得)

在設計主要角色時,永遠要注意這個角色有沒有能讓觀眾喜愛或感同身受的地方,否則觀眾不會關心這個角色,然後進而不關心整個故事。

可是要怎麼設計這種角色呢?這要分成兩部分,第一是在人物設定時就要放入相關元素,第二是審慎設計這名角色第一次出場的橋段。

關於放入相關元素,「相關元素」絕對不等於優點或善良,完美的角色通常不會是最受歡迎的角色,因為大多數人都是不完美的,會對這種角色感到疏遠、難以認同甚至備感壓力,更因為完美的角色會大幅降低故事張力,畢竟全部都給你玩了還有啥好擔心?

那要放的是什麼呢?最好是常見的缺陷、渴望或社會目前正面對的問題,例如孤獨、對某種事物的恐懼、客觀條件的不足(例如有能力卻爬不上高位)。

以基諾李維的角色來分析,他身上的缺陷於外在是不擅言詞、某方面挺不修邊幅(看那精美的鬍鬚和麵條頭),內在是孤獨、衝動(他的行動非常直線條,幾乎不計算得失),然後面對的問題是有權有勢者的欺壓,這些缺點讓基諾李維的角色雖然是退休頂尖殺手,卻能讓觀眾認同並且支持他殺人全家,因為他的缺陷與問題,每個人或多或少都有。

啊,第一部分就碎念好多,趕快進入第二部分──審慎設計這名角色第一次出場的橋段。

有本挺有名的編劇書叫《先讓英雄救貓咪》,關於角色的初登場有多重要這本書說得很清楚,不過為了讓沒看過書的人也懂,我在這邊簡單說一下「救貓咪」概念:在角色登場後,不要馬上讓他跑主線,而是設計一個能表現角色性格的橋段,例如先讓英雄救貓咪,這會讓觀眾覺得英雄討喜又可愛。

簡單來說,就是要在角色初登場時,就給觀眾讀者留下符合他設定的印象,以《捍衛任務》來說,基諾李維第一次出現在觀眾面前是開頭的楔子,而他所做的事是爬出車外然後看亡妻的錄影,觀眾在當下還不知道錄影中的女人是基諾李維的愛妻,但到了故事中段觀眾回想起這個橋段時,他們會覺得基諾李維真的很愛老婆,一般人在受傷時應該找普拿疼,但他卻放老婆的錄影。

不要輕忽角色的初登場,除非那是一個連名字都沒有的路人。

而《捍衛任務》除了角色的初登場和設計很不錯外,它在帶出基諾李維「退休頂尖殺手」的身分上也值得一看,編導在這邊採用的是烘托法,不直接描述基諾李維有多嚇人,而是透過他人的反應帶出基諾李維是個狠角色。

例如當黑二代喜孜孜的將偷來的車開進非法改車廠,要求車廠老闆換車牌時,看起來是個資深黑道的車廠老闆先是愣住,接著嚴肅的追問車是哪來的,在黑二代不在乎的說是路人時還揍了對方一拳。

然後在黑二代的老爸(以下稱黑道老大)打電話向車廠老闆問罪時,車廠老闆回答他揍黑二代是因為黑二代偷了基諾李維的車,看起來更資深也更厲害的黑道老大的反應是沉默,然後「喔」一聲。

到這個階段為止,電影並沒有告訴觀眾基諾李維是誰、有多厲害,但觀眾知道他是個能讓黑道老大冒冷汗、黑車車廠不敢接單的人物,因此觀眾會一面猜測基諾李維是誰,一面發動想像力讓基諾李維更厲害。

然後當黑道老大對黑二代說出基諾李維的身分時,他先講了一個名叫夜魔的狠角色,黑二代問基諾李維是夜魔?黑道老大回答不是,他是殺了夜魔的人。

這邊又是一個烘托,要如何將一個角色描述得天殺的強?先描述一個非常強的人,再說這個角色比這傢伙更強,然後觀眾讀者的想像力就會自動開始運作。

但在使用烘托法時要注意一個地方──根據想要的效果,慎選負責抬轎的角色,假如需要的效果是虛假難辨,像是該名角色是都市傳說之類的,那就讓客棧內的吃瓜群眾、學生或一些熱愛八卦又有點不學無術的人烘托;需要的是確切的讚美、鄙視之類的,如同《捍衛任務》中的基諾李維,那就讓專業人士開口,然後不管選擇哪一種人,都要確保該角色之後的行為和眾人嘴中的沒有太大差別,除非你想要的效果就是反差,要不然就只是「作者把角色吹得很睿智,但故事中該角色行為舉止都是個智障」的可笑狀態。

 

(三)轉折

和故事與人物相比,轉折不太常被人提出來講,但我想拉出來講講。

轉折是什麼?它是故事中人物關係、行為、故事劇情大幅變化的時刻,大多數故事的轉折至少會有兩個,一個在開頭一個在結尾,複雜一點的中間還會有兩個甚至三個,《捍衛任務》中的轉折大致有兩個,一個是基諾李維的狗狗升天,另外一個結尾是他殺死黑道老大並撿到新狗狗後,前者帶來的改變是他拿起槍大殺四方,後者是他放下槍回歸平靜(雖然只平靜了四天)。

說實在的,「因為一隻狗就對上黑幫老大」是件挺誇張的事,但看過《捍衛任務》的人都不會覺得這個轉折不合理,為什麼?因為大多數時夠觀眾對於轉折合不合理的判斷,不是基於這個轉折本身是否合乎邏輯,而是轉折之前的鋪陳。

我之前提過《捍衛任務》的日常橋段是不能省的,原因就在此,如果沒有那些日常橋段,觀眾不會體會到基諾李維所演的角色的孤獨、對老婆的思念與愛,以及狗對他的意義──是老婆給他最後的禮物,他喪偶後的曙光。

因此表面上基諾李維只是死了一隻相處不到一周的寵物狗,可是所有觀眾都知道那隻狗不只如此,牠是基諾李維愛妻的衍伸,是他生活的開端,某方面來說甚至比他的命更重要,因此觀眾很容易接受「一個男人為了一隻寵物狗對上一整個黑幫」這種劇情發展。

當然,這某方面也跟人類對於殺小動物的接受度很低有影響,有句話說,在好萊塢可以演殺人,不能演殺狗。

總之,轉折要轉的好,不是光顧好轉折本身的邏輯或合理性就夠了,而是事前要有足夠的鋪陳,而且對劇情影響越大的轉折鋪陳要越多或令人印象深刻,要不然觀眾只會罵超展開或小兔子暗黑無限波。

為了方便理解,我舉一個例子說明,假如故事中的兩名角色是因為「母親」這個意象由敵對轉為友好,那麼在這個轉折出現前,必須讓兩名角色都和母親有互動,或是沒互動但有想到、提到母親,否則就算常理上母親是能影響人一生的重要人物,只要角色在故事中和媽媽見面的次數屈指可數,甚至心中有另一名角色比媽媽更重要,觀眾就會覺得因為媽媽而和解很扯。

不要在轉折出現的當下才處理轉折,而是要在轉折降臨前就先埋下伏筆,讓觀眾讀者知道這個轉折的契機(例如基諾李維的小狗)對該角色很重要,觀眾才會覺得合理。


(四)世界觀

《捍衛任務》的世界觀相當有趣,他講的是殺手和黑幫的世界,但給人的感覺很有東方武俠故事的味道,例如那個龍蛇混雜的中立地帶大陸酒店,像極了武俠小說中三教九流聚集的客棧;各種黑話、規矩、流通貨幣和第二集出現不可違背的「標記」與完全是丐幫的丐幫(?),也是武俠愛好者熟悉的元素;然後西方人在描述東方故事時最難抓住的精髓──情義,也有如實出現在故事中。

我這樣比擬不是要說《捍衛任務》的世界觀就是抄武俠作品,相反的,我是要讚美《捍衛任務》對於這些元素的處理,我可以感覺到編導對於武俠的愛與理解,因為如果不夠明瞭或熱愛,他們不可能將這些武俠元素無縫接軌到現代社會,然後以槍砲、黑幫和殺手來講述。

(我好想看武俠版的《捍衛任務》啊啊啊啊啊)

而《捍衛任務》的世界觀有哪些地方可以讓人學習呢?我想是要創造一個新世界,不見得要完全無中生有,雖然這樣似乎會比較獨特或有創意,但同時也需要很高的技巧,還非常容易因為作者想的不夠深、資料蒐集不足,搭成一個太過虛幻的空中樓閣,例如動畫圈很常罵的四天王型動畫,這類動畫大多有個獨特、繽紛的世界設定,可是給人的感覺卻宛如兒戲。

那要怎麼創造呢?可以拿現有的元素加在一起,然後再放入點巧思。

例如《捍衛任務》是現代黑幫加上東方武俠,編導融合了兩種世界觀類似的元素,諸如有自己的規矩和說話方式、戰鬥(不過一個用槍一個用刀劍),再做出一些取捨,像是黑幫電影中通常會有警察或政府的描述,可是《捍衛任務》中警察幾乎沒出場,就像武俠片中除非主角是捕快或官員,要不然官府是沒戲可唱的。

統合完畢後,編導放入大陸酒店這個畫龍點睛的設定,不管還是黑幫還是武俠世界,不准打殺的中立地帶都不罕見,可是將這個中立地帶加上全套後勤,以及殺手殺人如會入住,那就不常見了。

試著合併現有的世界觀,再放入一點自己的創意,這或許能讓世界觀設定事半功倍,畢竟現有的世界觀已有基本架構,找資料也方便。

 

(五)一點巧思

終於到最後一點啊,我寫了六千字啊我的媽。

雖然已經說至少第三次了,但我要再說一次,《捍衛任務》的故事很簡單,可是編導處理得相當用心,這個用心也表現在編導知道觀眾看完故事前三分之一就能猜到後面的發展,因此他們設計了一個會讓觀眾擔心與猜測的小支線。

記得我先前提過的基諾李維的朋友殺手先生嗎?基諾李維在片中第一次與他交談時,是不太信任他的(問了「你來做什麼」),因此觀眾也會對他抱有疑慮,而當劇情進展到黑道老大請殺手先生去殺基諾李維,殺手先生沒有拒絕只說要考慮看看時,這層疑慮又升高了,再到殺手先生扛著狙擊槍對準基諾李維所住的旅館房間這刻,觀眾對於他的懷疑與緊張再次升高,搞不清楚是敵是友。

我覺得這是一個精巧的安排,在結局可預測的主線中,放入一個會讓人搞不清楚虛實的支線,讓故事變得較豐富、有懸念,然後還帶出最後基諾李維殺死黑道老大的導火線。

基諾李維為了報仇殺掉黑道老大的獨子,走到這邊如果他還去殺老大,觀眾多少會覺得復仇過度了,所以編導讓殺手先生救了基諾李維,再被黑道老大虐殺,這樣基諾李維殺掉老大才能合情合理。

 

《捍衛任務》是一部乍看之下簡單,實際上卻細膩(無論槍戰設計、角色營造或劇情鋪陳)的片子,沒看過的人我很推薦去看看,有看過的人,沒事拿出來複習一下也能有所得。


電影爽度:9
故事劇情:6
氣氛營造:8
演技表現:6
題材鮮度:7

故事寫作

留言
或您可以完整的文章回應 點此回文

電影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