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篇文章

影評 星際大戰粉絲內戰:螺絲到底有多重要?

2018-01-12 10:25:04




【自介】星戰歷30年,每部星戰電影都看過,沒看動漫遊戲,屬於休閒粉。

先說結論。我覺得賭場之旅是一條功能性很強的戲劇線,其最主要的功能就是在塑造芬恩這個角色。如果你覺得賭場戲不重要,那你就是覺得芬恩不重要。覺得芬恩不重要不是什麼羞於啟齒的事,只要承認就好,左轉就可以了謝謝。

星戰八我看了兩遍,兩次都帶回滿滿的感動;萬萬沒想到出了戲院,觀眾滿滿的惡評如潮水湧出,其中最多的負評,是針對蘿絲與芬恩的賭場之旅。基於本人對這條戲劇線的愛好,想邀請各位,從芬恩的視角出發,重新發掘賭場之旅在故事中的價值。

為了栓好芬恩而存在的螺絲


雖說星戰七基本上只是再製了《星際大戰四部曲:曙光乍現》,一樣有著住在沙漠裡的孤兒、颯爽的飛行員、萌寵機器人、充滿黑暗威力的軍隊,但其中還是有些許不同——或許是遙遠的宇宙中第一個叛逃的風暴兵——就是芬恩,因為對第一軍團的暴行無法視若無睹而離開、又為了完成第一個認識的朋友的託付而流浪宇宙、邂逅了心儀的女孩而願意隨她出生入死,劇末暫停在生死交關之處。

當第八集開場他醒來,發現好基友正在為反抗軍續存而奮力作戰,而女孩則進行一項機密而艱難的人生任務。這個時候反觀(萬能工具人)芬恩咧?他要做什麼?他能做什麼?他本想做好芮的向日葵,一心只為她而活,卻在此時遇見了蘿絲。蘿絲是誰?在過去她或許只是一個群眾演員,當背景需要有人走過去的時候她就走過去、當有人需要應答法斯瑪隊長的時候她就應答,但在此時,她說了一句重要的話,給了芬恩「在故事中的位子」。

她說:你就是那個反抗英雄!

從FN-2187到芬恩,再從英雄的快樂夥伴到英雄本身,你不能怪芬恩此刻升起得意洋洋的虛榮心,或許這是他第一次認知到自己的「單獨價值」;但他隨即被蘿絲識破:他原本打算再次逃避。或許是為了保持面子,也或許是為了反抗英雄這個頭銜,芬恩的狡辯居然引發了蘿絲的民間智慧,加上波的莽勇,當場規劃出一個感覺機智滿點實則二二六六的戰略。

但是我們不擔心。因為這幾乎是英雄電影的通則:愈不可信的計謀,就愈容易戲劇性的成功,他們是主角,他們就是正義。

於是就在波與芬恩兩方人馬分頭作業之下,迂腐老人們的勢力正在節節敗退。芬恩與蘿絲初抵坎托拜,芬恩仍不改單細胞個性,簡直像個來到玩具城的小男孩,對富麗堂皇的賭場感到著迷。這時蘿絲告誡他:賭場表面的亮麗,都是壓榨底層而來,是動物、小孩和奴隸在維持賭場的運行,他們卻享受不到任何好處,只有無止盡的苦勞。

在這裡蘿絲帶入了一個有趣的面向。共和國長期抵抗帝國勢力,究竟是為了什麼?如果只是為了原力的平衡,那麼這樣的戰鬥就只存在於絕地武士和黑暗原力之間;在這裡,蘿絲明顯地指出,抵抗是為了解除帝國對人民的壓迫,而坎托拜就是壓迫與被壓迫的具體化。在盧卡斯星戰的六部曲當中,我們看到的政治多半還是在國會、軍隊、帝國這樣的場合,在其中絕地武士、議員、王公貴族穿梭其間,為促進和平或是掌握權力而奔走,我們卻從來沒看過「被壓迫」他本人的樣子!雖然蘿絲像個愛說教的大嬸,但此刻的芬恩才終於稍微收起興奮的玩心,認真一點完成尋找解碼大師的任務。

在牢裡遇見(偽)解碼大師也是一絕。因為是Benicio del Toro,我們相信他一定就是那個傳說中的解碼大師!這就像Alan Rickman演的石內卜絕對不會是大魔王的道理一樣XDDD透過他亦正亦邪的氣質,我們得知推動這個宇宙運作的其實是錢(其實是軍火)(其實是賣玩具),而不是正義,好人/壞人根本很難分辨。他的說法或許在星戰宇宙中是第一次聽到,非常不具有星戰精神,但卻很符合現實(尤其是完全暗合中東局勢的現實)。

但是我們暫且別管他的廢話。密碼終於要破解了!多虧了姊姊佩吉的小道具,眾人又再一次憶起她令人動容的悲壯犧牲QQ就在這奇蹟的瞬間——帝國發現他們了!也一起發現了波與何朵的逃脫詭計,解碼大師居然是個壞人,而所有的反抗居然都失敗了!!(所有的觀眾都慌啦!!)


「被壓迫」他本人終於現身


法斯瑪——這位嚴厲教官再次出現在芬恩面前,用叫奴隸的方式叫了他——FN-2187(這本名有點長啊@@是不是該有
人用這編號來寫首rap啊XDDD)。兩人在一陣打鬥中,法斯瑪的頭盔被打出破洞,她從破洞中用惡狠狠的眼神盯著芬恩,說:

「你這個人渣,你(們)永遠都是人渣(scum)!」
而芬恩則凜然回答:「我是叛逆的人渣(Rebel scum)!」

好像「會叛逆」就比較高級一樣,這段完完全全就是在演出黑白種族的衝突!

被法斯瑪激出來的怒氣,使芬恩在反抗軍廢棄基地一戰中,駕著戰機盛怒地衝向第一軍團的爆能火砲,一心只想轟轟烈烈地玉石俱焚。但此時說教小天使蘿絲又出現了,她又講了一個金句:

「我們終將勝利,不因為摧毀了我們所恨,而是因為保護了我們所愛。」
(That's how we're gonna win. Not fighting what we hate, but saving what we love.)

被偷親的芬恩滿臉黑人問號,因為他才剛被罵過是永遠的人渣,這條背叛第一軍團的賤命難道不是應該為了波而奔走、為了芮而奮戰、為了反抗軍而犧牲才有意義嗎?我這條命真的可以僅僅是為了被保護、被愛而活著嗎?

這對他來說絕對是個嶄新的概念,因為遙遠的宇宙中從來沒人認真想過這件事,也因為從來沒有人像芬恩一樣,僅憑著自己的心就做出了離開第一軍團的決定,不是為了兒子、不是為了師徒、不是為了朋友、也不是為了權力。到底是什麼讓芬恩棄暗投明?透過蘿絲之口,芬恩自己才明白,原來這就是光明與黑暗的差別啊!第一軍團的統治不好嗎?大家都穿帥帥的制服,有飯吃頭好壯壯,治理又很有效率(不聽話就鎖喉或丟出去,畢竟軍令如山嘛),這樣不是很好嗎?

只是在這當中,沒有愛。

你只要出現遲疑,就會被懲罰/你只要沒有達到上級的指示,就被丟出去/你是低端人口,我不想看到你,就通通趕走。

人活著的意義,只是為了成就帝國;芬恩不想這樣活著,所以他才離開了那個「母體」(matrix),追尋屬於自己的人生意義,而所有的英雄就是這樣踏上了旅程:芮繼承了路克的旅程、忍追尋維德的腳步、波接下莉亞的職責,芬恩與蘿絲代表的則是一條前人未曾走過的英雄旅程,一條屬於奴隸與低層小人物的覺醒之路。

(結果韓索羅就沒人繼承了耶,哭哭,還是說忍可以繼承這條「為了心愛女人改邪歸正之路」?XDDD)


政治正確,臭了嗎?


所以這個橫空出世的蘿絲,其實是一個道德理想型(魔人),是導演的代言人。你可以說坎托拜的這一切用力過猛,但你不能說這不重要。

從星戰七開始,就有人說芮與芬恩是基於「政治正確」而產生的選角:女人和黑人。事實上,接下來的《俠盜一號》也不遑多讓,除了主角是女森,她的男朋友是墨西哥人、將她撫養長大的人是黑人、她的戰友們有兩個亞洲人。可是一直到了星戰八,「老」星戰迷才真正大規模地起肖了!畢竟星戰六部曲的主角群都是白人,貴族(莉亞)、牛仔(索羅)、農夫(路克)的角色屬性也不算太邊緣,現在一下子各色人種大量湧入就算了,還混入低端雜魚(拾荒/奴隸/黑手),甚至不放棄搞個LGBTQ的念頭,這不就是罪證確鑿的「政治正確」嗎?

等等,什麼時候「政治正確」變成拿來罵電影的髒話了?

在很久很久以前,遙遠遙遠的銀河系裡,會是住著一群像四十年前的美國一樣的中產階級白人嗎?即使是四十年前的美國,也早已有了為數不少的非裔、亞裔、拉美裔的公民了,更何況四十年後的今日美國,在幾個人口大州,白人即將失去過半數的優勢,在可預見的未來已是如此,在太空船橫行的年代只會更多元。星戰迷津津樂道的摩斯艾斯利酒吧、賈霸宮殿,就充滿各形各色的外星人,更不用說《絕地大反攻》的伊沃克森林,儼然就是一個小而完整的文明體系,這些多元的象徵,換成真正的各色族裔人類就變成政治正確了?到底有什麼其他文類,能比科幻更適合表現出多元各色的文化組成、尤其是這樣的族裔組合在現實社會中,根本早已司空見慣!如果說大家所唾罵的「政治正確」,只是將電影裡的幻想世界塑造地更接近現實社會一些,那我會支持這樣的政治正確,因為不論是高度風格化或寫實,電影永遠在指涉真實的世界。

(但因為網友這麼一罵,我才驚覺:科幻片真的有夠白的!原來這個宇宙,只有白人才會開太空船?!)


我的「星戰精神」


我喜歡星戰宇宙的一個原因就是:你總能在帝國與共和的大戰中,看到當代政治的明顯暗示。如果說盧卡斯的星際大戰是為了提醒世人嚴防尼克森這樣的濫權政府來侵蝕民主,那麼Rian Johnson的星戰八所揭示的這一場壯烈的失敗,又何嘗不是在影射川普的當選,以及在強人統治下的弱弱相殘?從首三部曲的貴族與武士>到中間三部曲的中產階級>到現在的賤民階級,彷彿就是一部人類政治發展史,共和打敗帝國,也從來不是故事的結尾,當你以為反抗勢力已經跌入低谷,他偏要繼續下探,戰到最後一兵一卒也不會逆轉勝,徹底摧毀你的Happy Ending願望!當你看到總統府前的「史上最強禁制區」,你還能嘲笑芬恩最後悲憤的自殺式腦衝嗎?

我覺得Rian Johnson做得最好的一點,就是他並未浪費演員,每個角色都得到深刻的描寫,在星戰八的敗局裡暴風式成長,完全落實了尤達「失敗是最好的導師」這句話。在個人成長中帶出政治寓言,是我喜歡賭場線的原因,在我們已經擁有各種「宇宙」的各種好的政治寓言的時代,如何將這個原本屬於星戰宇宙的強項昇華至新的高度,將會是七~九系列一個重要的使命(希望懶惰的丁丁不要讓我們失望)。

May the force be with us!


電影爽度:9
故事劇情:8
氣氛營造:9
演技表現:10
題材鮮度:8

最後的絕地武士 政治正確 政治寓言 Rose Tico 粉絲內戰 休閒星戰迷 星際大戰 坎托拜

留言
或您可以完整的文章回應 點此回文

電影相關文章


隨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