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 篇文章

影評 “生存還是毀滅”這是一個問題

2018-03-09 15:14:56


【麥片觀影記錄:“生存還是毀滅”這是一個問題——新片推薦《裸睡美人》】

 

《裸睡美人(睡美人之終/THE LIMIT OF SLEEPING BEAUTY)》/日本/劇情·音樂·愛情

導演: 二宮健

主演:  櫻井由紀·高橋一生

個人評分:★★★★

 

它是意識流大過劇情片。喜歡傳統性電影的觀眾,可能會難以接受本作的表現方式,甚至覺得花了大量時間看一堆不知所云的畫面;但對於看了很多藝術和實驗電影、以及熱愛音樂電影的我而言,《裸睡美人》非常好看,無疑是一部令人腎上腺激素強烈產出的影片,野心很大的非主流之作!打破正常敘事的時間線,強大又帶著魔幻色彩的剪輯,配合震耳欲聾電音的感官節奏,好像讓人吞服了與《派對撩妹守則》一樣的迷幻藥丸,在濃重的色澤掩映之下搖頭晃腦、抽剝靈魂,缺點的話應該是內涵和深度還有待提高、劇情簡單、線路稍弱。相信上映後會是評分兩級的爭議作品。

 

新銳鬼才的二宮導演,1991年生,高中就以短片獲得大獎出道,已拍過四十部作品(嫉妒才華);是日本影壇備受矚目的潛力股。從他身上不乏能看到另外幾位導演的影子,華麗浮誇的美術令我想到了卷川實花的風格,有著和《狼狽》、《惡女花魁》一樣的刺激眼球的用色,大紅、大藍、甚至紫色都大面積出現;以及豐富似中島哲也那樣的MV式拍攝方法,流暢而又意想不到的鏡頭轉接,美感與儀式感十足的場景造型、对白里透露出神聖性,大量情緒帶入的音樂段落,萬花筒窺探、物件極大特、隧道湧入、洗腦式地不斷衝擊視覺;直呼該片是一種狂野的藝術。以及和園子溫極為相似的諸多表現手法。

 

說到園子溫,便剛好介紹一下女主角櫻井友紀。最早是舞臺劇出身,後來因出演園子溫的電影而逐步被人熟悉,特別在《真實魔鬼遊戲》後嶄露頭角,是為數不多的大膽敢於演出裸露戲的女優。這次的《裸睡美人》是櫻井首次擔任女主角的電影,她和片中的亞紀有著相似的境遇,從想想當演員卻一直沒有出名、快三十歲才開始步上正軌。

幸運的是,同她切磋對手戲的,是最近大紅大紫、榮獲“2017最想交往男性第一名”的高橋一生。同時兼具溫柔與憂鬱魅力的他,在演戲上對櫻井的幫助非常多,也因為獨特的氣質風格令海鬥一角深入人心。

 

《裸睡美人》雖然有著很多情色戲碼,卻帶著一種悲情的調調;比起官能片的假噱頭,它更著重控訴著演藝圈的潛規則、老實追夢人的不公平待遇,以及隱藏的真正中心還是常見傳統的議題——“人心的成長”和“愛的力量”。

 

幾乎一開始,觀眾便得知男主角的死訊;繼而我們看著日漸消瘦、麻木頹廢的亞紀,掛著假笑登臺,沉溺在被催眠的時間中,逃避著現實。她和我們大多數人一樣,幻想著遙不可及的夢想,卻畏手畏腳不敢去嘗試和努力,碌碌無為地得過且過。她分裂出一部分人格製造了一個小丑,來監督自己也來麻痹自己。

 

小丑告訴亞紀“時間是停止的,因此你可以去到任何的時間”,此話指的是回憶可以凝固時間,所有過往消失的一切都能在回憶裏被不斷想起;也指的是對未來的幻想,既未來有著無限可能的发展,你希望或想像中它是什麼樣的,就可以有不同的分支演變出不同的世界。似懂非懂的亞紀問小丑“我可以永遠留在最幸福的時光裏嗎?”,對於喪失奮鬥動力和目標不明的她而言,和戀人海鬥的昔日美好就是她的一切了。

 

我有時很想問,為什麼有一些人寧願將自己麻醉在過去中,也不願意接受現實;或固執地相信自己認為正確的世界版本,認為別人說的全是虛假?像是《相愛相親》中的姥姥《腳踏車與男孩》裏的小男生,或《華胥引》那些織夢的顧客…當愛不見了,心中缺角,極痛苦之下還要面對現實和夢想浴血奮戰,吃力且無力地攀爬行進。海鬥自殺的原因不明,但他常在無意中閃現出抑鬱的種子,才使得亞紀在他死活,隱隱約約有自責失職的愧疚感、又割捨不去對他的愛和思戀。亞紀祈求兩個答案,一是為何海鬥要拋下她尋死、二是對她自己而言應當選擇“生存還是毀滅”?被孤身留下的那個人,往往才是最可憐的。

 

世俗悄然抹去亞紀的純真,喪失了對夢想的激起,卻不願意放棄的她,諷刺可笑地一夜成名,可又因為“實現了夢想”而失去了動力目標。在種種誘惑下,她變得像其他放蕩、不擇手段、攀榮富貴的社會人一樣,扼殺了最初的自己、迷失在生活的圈套裏;此時走出魔術催眠表演的她,反而被眼前的一切真正的“催眠”了。性格的軟弱,註定讓亞紀難以保持良好的自我,總是試圖和小丑以及記憶中的海鬥求助;恐怕正因如此,真實與幻想中兩個層面的海鬥,才都不約而同地決定“退出”她的人生,以此激勵她覺醒改變。

 

在我們的腦海中,是否也同亞紀一樣有著混亂且掙扎的時刻?不知道自己究竟是誰、究竟要做什麼、究竟要怎麼解救自己,溺斃在膽怯保守的想法裏,擔驚受怕地過日子。恐懼不斷蔓延,於是有了亞紀想像出來的那所精神病院,她所討厭的、欺負她的人都在那裏面,仍扮演著奴役她的角色。生活像一面鏡子,潛意識反射在腦內小劇場中,她被電擊、被水淹,絲毫不得反抗,無力哭泣……最后,一切的不明了直至全片最帶感也做魔幻的槍戰戲,終於敢於堅強的亞紀,第一次主導了她的世界,彩彈槍橫掃所有反派,象徵對她自己懦弱和恐懼的鬥爭,她離開自擬的牢房,揮別愛人選擇放手過去,奔向心靈上明天。這一刻,亞紀得到瞭解脫的釋懷,以及成長的權利。

 

----------------------------------以下涉及劇透·請慎看---------------------------

 

由於《裸睡美人》是用亂序+插敘來講述,且夾雜交替著真實和幻想,所以很多人看完會出現紊亂的不解;故此先拋開虛實,以個人理解來梳理一下正確的事件時間。

 

首先,女主角亞紀的四個造型代表了不同的時期。

黑色妹妹頭:18歲純潔純真的亞紀,剛來到馬戲團。

紅發:海鬥死後至亞紀出名,差不多十年過渡期間的亞紀。

大波浪卷:30歲,當上女演員的亞紀。

超短髮:去精神病院接受治療的亞紀,此階段一半真實、一半幻想。

 

·故事的正確時間線如下:

[年幼的亞紀看著電視,定下來為了要做女演員的願望。

 

不知過了多久。正值青春未經世事的女孩亞紀,和媽媽以及“另一個男人”同住,不知是她不喜歡這個新爸爸、還是這個爸爸對她不好,她無法繼續在那個家裏居住,於是攀上火車離家出走,到了一個不知道的地方。

沒有去處的亞紀在酒吧認識了攝影師海鬥,他同時還經營著一家小馬戲團。海鬥邀請亞紀去他的馬戲團暫住。初次相見,兩人對彼此都產生了好感。

亞紀在馬戲團以工換宿,擔任魔術師助手,既被催眠者;但其實她內心一直有一個想當女演員的夢想。

日復一日的朝夕幕處中,亞紀和海鬥逐漸愛上了對方。那段時光是亞紀一生中最美好和快樂的日子。海鬥送給亞紀他自己做的混音歌曲、給亞紀拍了很多照片寫真,他們在天臺的白床上最愛、在攝影棚裏打鬧;而亞紀則努力扮演好馬戲團中的一角,即便有些人因為嫉妒諷刺她,她還是很受到大部分人的歡迎。海鬥是唯一知道亞紀女演員夢想的人。

 

然而有一天,海鬥自殺了。

時間突然飛速前進,所有幸福的日子都比不上他離開的長,亞紀仍在馬戲團工作,卻突然失去了人生嚮導,虛無地度過每一天,像一個行屍走肉,沒有了笑容;她時常詢問自己“生存還是毀滅”,責備海鬥的離開又愈發想念他。瀕臨崩潰的生活裏,只有夢想還孱弱地支撐著她。

近乎十年的魔術助理生涯中,不斷被催眠的亞紀,開始逐漸分不清現實和夢境。每次自言自語時,她都會幻想出一個小丑陪著她,小丑是她的一部分,也是她在幻想中的證明。

終於有一個機會,亞紀參加了《東京哈姆雷特》的試鏡會,面試歐菲利亞一角。導演對她持保留想法,但是她被製片人一眼看中。製片主動聯繫了亞紀,告訴她有辦法能拿到女主角。

賄賂。製片人和黑幫勾結,為了拿到後者投資的前、以及亞紀的女主角,製片人將亞紀帶去見黑幫老大。粗魯的老大對亞紀做了最不能饒恕的事——強暴了她。驚慌掙扎中的亞紀用煙灰缸敲昏了老大,倉皇逃離。

恍惚中,亞紀來到一場派對。所有人都戴著面具,有人嗑藥、有人跳舞、有人做愛。憔悴的亞紀來到吧臺,點了一杯海鬥曾最常喝的飲料,之後便加入了瘋狂的舞池。

 

她去看心理醫生,企圖疏導壓力;她不斷想起與海鬥溫存的甜蜜過往、也無法忘記被欺辱的那一晚。最終,過於痛苦的記憶讓亞紀選擇了部分遺忘,她忘記了黑道事件、也忘記了以往純真的自己,她變得和歐菲利亞很像,開始功利虛偽、將真實的一面隱藏在社交的圓滑背後。她開始迷失。

亞紀一度成了最炙手可熱的女明星,上節目、接廣告。三十歲,亞紀趕上了海鬥的年紀,後者永遠定格,而她還在不斷前進。她去參加海鬥的忌日,馬戲團快要關門了;看似已經實現的夢想反而讓她喪失了動力。

接著黑道事件曝光,亞紀一瞬間失去了所有。製片人離她而去選擇追捧更加年輕美麗的演員,電影換了角色;她所擁有的一切都沒有了。亞紀終於在壓力中崩潰,開始回憶自己到底發生了什麼、尋找最初純真的自己。

 

最後,在馬戲團被拆的當日,亞紀似乎找到了答案。比起直觀的現實,更像是她內心得到了明確的答復。]

 

以上是現實時間中的發展,不過也不排除另一種可能。亞紀並沒有被選上女演員,後期她只不過是瘋了,幻想了通過面試後的一切或被強暴之後她產生了另一種人格。精神病院一段可以解讀為真實世界的結局。不過我更喜歡前面的[ ]一大段的解釋,我覺得精神病院是她的幻想,也是她內心成長的一種重要場所,如同耶穌受難的十字架,那個骯髒陰暗、牢籠一般的病房,是她困住自己的枷鎖,她拒絕前進、拒絕沒有海鬥的日子,所以固自封閉不想要成長,也選擇和現實世界區隔開來。

 

最後中肯的個人認為,有一些裸露戲碼有點多餘,比較畫蛇添足,不是一個最好的吸引人的方法,雖然成功但降低了涵養;與其賣弄色相,不如多花一些心力讓劇情更有有重量和深度。

不過對於畫面表現手法,和大膽風格的選擇上,導演的確有做足功夫;事實也證明這不失是正確的,滿溢出來的情緒,連綿到片尾曲仍在回蕩。看著萬花筒切換,見證了一場荒誕的光怪陸離後,思索心中共鳴的軟肋。電影到亞紀做出選擇後就戛然而止,並無說明今後她將變成何樣,也故意沒有給出“生存還是毀滅”的答案;但我想已經足夠,就像《克羅索巨獸》的結尾一般,開啟成長就是最大的進步了。

 

只要還活著,就依然有無限可能。


電影爽度:8
故事劇情:5
氣氛營造:6
演技表現:6
題材鮮度:8

高橋一生 櫻井友紀 二宮健

留言
或您可以完整的文章回應 點此回文

電影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