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 篇文章

影評 山卓|《它於夜晚來訪》

2018-04-12 01:33:57


 

 

《它於夜晚來訪》It Comes At Night(2017)

特雷愛德華舒爾茲Trey Edward Shults

.

.

3.5/4.0

★★★☆/★★★★

.

.

短短九十一分鐘的《它於夜晚來訪》,探討著親人生死,和強者弱者之生命價值的末日寓言。Joel Edgerton和Christopher Abbott在片中有相當精彩的對手戲,Edgerton飾演的保羅強勢又富含人性,且主導著劇情發展,而Abbott則有層次的詮釋出不同階段的威爾,這個願犧牲一切保求家人的角色。

.

故事敘述末日後的世界中,一種致命病毒散布於各地,保羅、莎拉和崔維斯一家三口躲在山中的房子裡,他們有自己維生的一套系統,保羅也擔當一家之主的重要職責。直到有天半夜屋裡闖入一名陌生人威爾,一問之下才知道他是為了妻小才企圖偷竊。而究竟這兩家人的接觸會使他們更壯大,還是造成反效果?

.

新銳導演Trey Edward Shults在開始推出《它於夜晚來訪》前參與過泰倫斯馬力克的三部電影,他曾在《永生樹》中擔任實習生、在《為你唱的歌》和《時間之旅》的攝影部門(Camera and Electrical Department)擔任技術人員,此外,在《時間之旅》中也是剪接部門(Editorial department)的實習生。期間他也另外執導了三部短片,而在2015年推出首部長片《Krisha》(改編自個人第三部同名短片),此片一舉入選68屆坎城影展國際影評人週和金攝影機獎,隔年更拿下哥譚獎最佳突破導演(Bingham Ray Breakthrough Director Award)。Shults一向擔任自己電影的剪接,直到《它於夜晚來訪》與Matthew Hannam(《雙面危敵》、《屍控奇幻旅程》剪接)合剪。

.

《它於夜晚來訪》中,保羅和威爾都願意因保護家人而使自己陷入危險,他們都是某人的丈夫、某人的父親。在電影的高潮處他們的緊張關係也越演越烈,片中所有角色,沒有人是所謂的壞人,他們都只是為了生存,而不得已放下情感面的考量。為了家人舉槍於他人,至於誰是該舉槍的,誰該被瞄準,在編導創造的世界裡,這沒有規則,世界是危險的,誰都有危險的「可能」,就算不是所謂犯下滔天大罪之人,最後仍然發展出悲劇。

.

電影由強硬至柔軟,最後故事大轉彎,以激烈做收尾。前段中保羅為了捍衛家人安全,面對陌生人保羅而做出的防衛和謹慎抹滅掉他的人性,編導運用了這樣的故事特質打下電影基調,其中,兩人出發尋找威爾妻小時的空拍機鏡頭,攝影機高度的提升,改變了觀眾的視角,也是兩人關係改變的轉捩點。周遭高聳的樹木包覆著我們,觀眾跟演員在「飛」和「走」有著不同的運動方式,觀眾視野是飛行順暢、自由不拘,且由擁有廣闊視野的空拍機所攝,兩位主角則在地面開車遵循著公路行駛。由公路路線的「限制」暗示他們被危險包圍,兩方的視角和高度則在此做出對比,刺激的音樂提醒著未知背後的危險,而鏡頭一往下搖,演員們看起來的弱小,揭露出兩人處在地面的位置比觀眾還要危險,絕對是相當令人印象深刻的鏡頭。

.

我想這部電影相當適合大銀幕觀看,雖然沒機會體驗,但完全不難想像到它在電影院中的效果。片中演員半夜照著手電筒在漆黑中探索,精巧的把玩出光和漆黑兩種極端性質元素的絕妙效果,漆黑包覆著觀眾,但光的穿透力強,就算只來自小手電筒,仍然可以透過畫面的深邃感製造出觀眾對未知(鏡框外)的恐懼。編導Trey Edward Shults於《它於夜晚來訪》中展現出他於畫面、聲音處理的才華,無論氣氛營造還是節奏掌控都極具水準,雖然結尾畫面尺寸的改變有些造作,但我認為在本片最後壓縮觀眾視線範圍,仍是有意思的,可說他是近期值得期待的導演之一。緊扣恐怖片要素的主題,在Shults投入於兒子崔維斯單純的人性、父親保羅成熟的防衛,電影在跟隨著的「躊躇不定」面對威爾的家庭,兩人思想上無形的衝突彰顯出Shults創作此末世寓言的目的。他利用他人生命價值所衡量出普世「人性」之存在的程度。電影的結局,也算是對觀眾的一種檢測,讓這部探討人性的電影,更直接的和觀眾的思考產生連結或互動。

.

--------------以下包含重要劇情---------------

.

.

.

電影第二段視角移到保羅兒子崔維斯身上,十七歲的他處於尷尬時期,一方面受賀爾蒙所影響而對威爾妻子產生欲望,但另一方面對狗的感情卻象徵著童貞依然存在,編導利用他提高觀眾心情的活躍度,人「活著」的價值也順勢上升。故事背景將生死交付給病毒處置,但結局時生死的決定流到人類手上,這時天命並非唯一的抉擇者,人終究是人,為了生命,他也可以掌握他人的生命。悲劇性的結局表達出自然界的殘酷,保羅到最後都有影響對方家庭生命的能力,但當面對到自己人時,是否依然能像對外人一樣的果斷?

.

電影最終的命題在於,人類是否會因顧慮自我安全,而違背長年的道德規範,取代上天的角色,奪取同類生命,我們依然是種(退化成)「未被馴服的野獸」?。還是我們存在著人類不凡的「情感」,在面對生命危險時,可以忽略自身獸性的本能,用萬物難以散發出的情懷對待同類,其情感呈現出我們「人」和其他動物的不同?開放式結尾讓故事走向取決於觀眾自身對人的認知,如同小狗死亡的模稜兩可,究竟是人殺了牠,還是上天(病毒)殺了牠?答案在每位觀眾的心中,它多少也反映出你這個人對現代人的看法。


電影爽度:8
故事劇情:8
氣氛營造:8
演技表現:8
題材鮮度:8



留言
或您可以完整的文章回應 點此回文

電影相關文章


隨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