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 篇文章
我所追求的純粹只是任性。完全的任性 例如說我現在向你說我想吃草莓蛋糕,於是你把一切都放下來跑去買 並且呼呼地喘著氣回來說:「 嗨! 你的草莓蛋糕來囉,」並遞過來 於是我說:「 嗯,我已經不想吃這個了,」而把它從窗子往外一扔丟掉。 我所追求的是這樣的東西
挪威的森林

影評 《低壓槽》 : 你以為你懂張家輝嘛? 其實他是個不好懂的人

2018-05-03 16:16:48


 

 
張家輝三度自導自演
張家輝三度自導自演的電影,在前兩部的《盂蘭神功》講述盂蘭節的特殊習俗,表演神功戲慰勞亡魂的故事。之後指導《陀地驅魔人》講述鬼魂投胎會面臨種種世間愛恨情仇所苦的故事,並大膽挑戰人鬼情愛與高難度的地獄CG場景,兩部電影故事中心都是放在有關鬼魂等等習俗說法上。
 
張家輝在指導前兩部電影時候,能感受到他對於指導電影上有很大的野心,非常想做出前所未見的港片,盡管製作上太過於高難度,知道自己身邊的技術還沒到位,也還是大膽把它實踐出來,所以可惜的是,做出來的特效太多破綻,導致大家對於他的電影都有些批評。
 
 
如假包換的槍戰動作電影
所以這一次《低壓槽》不再像前兩部運用了大量CG,而且把把特效聚焦於香港一直以來很拿手的警匪片上面,不再是鬼魂,也不再有地獄,而是大量的槍戰與飛車。但是以張家輝的個性,他絕對不會在拍與以往似成相似的香港槍戰片,能感受到他,就是要拍前所未有的槍戰動作的香港電影。
 
 
香港黑道+義大利黑手黨的風格

以低壓槽這種天氣現象為題材,整個電影顏色都呈現一種灰暗雨下的濕冷風格,然而槍戰與飛車追逐整整佔了電影快一半的比例。電影都是在張家輝異想世界裡面,虛構的城市,敗壞的治安,黑白不明的警務屬,連自己是黑是白都不清楚的黑暗城市,與銀翼殺手的真假不清世界有異曲同工之處。

 

風格調性有明顯的仿歐美風格,包刮配樂歌曲上也都是英文歌,造型妝髮上是介於香港漂泊流氓與義大利文化黑幫之間。讓我覺得奇怪的是,他前兩部電影都是講述華人的普渡文化,而這一部卻變成了類似義大利黑手黨風格的電影,但城市樣貌又像香港,有一種沒有中心的感覺。或許對張家輝導演來說,他的導演路還處在成形的階段,需要透過各種嘗試來讓自己成形,但我真的一度以為他之後的導演路都會走華人文化風格,即使沒有,也不至於會直接跳痛到歐美文化上。

 
整部電影結束後,使我疑惑,他到底想表達什麼? 他並沒有把自己的觀點表達透徹,一下歐美風一下港風,明明是掌握在灰暗風格下,卻又加入了許多突如其來的喜劇,使我分不清方向,除了動作場面真的是香港少見的風格,其餘都是跳痛且複雜錯綜的線條,這也是我覺得可惜的地方。
 
 
 
張家輝風格的動作場面

槍戰與飛車真的是近期香港最具有特色的,每一場動作場面都會不斷的往張家輝臉上帶,很明顯都是由他心理所衍生出來的特殊觀點。每一場戲都要下雨,在室內都只有白燈不然就不開燈,鏡頭色彩都精準掌控在陰暗濕雨的顏色下,讓大家絕對不會忘記陰暗濕冷的觸感,這就是我覺得張家輝導演拍攝成功的地方。他的動作場面與他的內心是相連的,並非只是單純炫技或好看而已,看完會覺得,這種動作戲全世界就張家輝拍得出來。

 

就像你看到慢動作與快動作上極端風格切換的動作場面,就馬上知道是查克史奈德拍的。你看到有人都不運鏡,只用椅子或桌子各種四周圍的器物拿來做戲謔武打,就馬上知道是成龍拍的。你看有人只拿著一隻手槍,或一隻步槍,就能馬上大開殺戒,就會聯想到是大衛雷奇拍的一樣。能把動作場拍到讓人有一種既定印象,那就代表它是成功的,然而我覺得張家輝做到了。

 

 

當然最讓我意外的是,徐靜蕾已經44歲了,她在電影裡感覺像個25歲的小姐一樣。
 
歡迎來到我的粉專 : 無的存在空間


電影爽度:8
故事劇情:6
氣氛營造:7
演技表現:7
題材鮮度:4



留言
或您可以完整的文章回應 點此回文

電影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