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6 篇文章
「Falling in love is a crazy thing to do. It’s kind of like a form of socially acceptable insanity.」
雲端情人 Her

專題 大銀幕上的好萊塢女性英雄(雌)-80、90年代篇

2018-06-05 17:56:18


 

  說到大銀幕上的女性英雄,你或許會想到神力女超人或是《復仇者聯盟》系列裡不遜於男性的的英雄們。《神力女超人》在評價與票房上的大獲成功,再加上好萊塢終於正視女性地位的意識覺醒,近年來以女性為主角的電影也越來越多。或許所謂的女性英雄不一定非得換上英雄裝束,但在影迷的心裏卻佔有重要的地位。

  要說到銀幕上的經典女性英雄,那麼絕對不能不提1979年,由導演雷利史考特(Ridley Scott)一手打造的科幻驚悚片《異形》系列。該系列當時以「在太空中,沒人能聽到你的慘叫聲」作為電影宣傳標語,不但創造影史最經典恐怖又噁心的外星生物「異形」之外,雪歌妮薇佛(Sigourney Weaver)在電影裡一頭長捲髮,力抗外星怪物的角色蕾普利(Ripley)更是深植人心,成為好萊塢影史上最經典,最知名的女性英雄角色。

 

 

  電影當時僅以一千一百萬美金預算拍攝,最後卻有2億左右的全球總票房收益。如此高成本的票房收益,也讓續集於1986、1992及1997年接續由詹姆斯卡麥隆(James Francis Cameron)、大衛芬奇(David Fincher)及法國導演尚皮耶居內(Jean-Pierre Jeunet)先後接棒執導,可惜即便續集最高預算上升到8千萬(第三集),但三部續作的全球票房卻都卡在一億美元左右坐收。然而雪歌妮薇佛的蕾普利形象卻並未受到票房或是續作的口碑影響,蕾普利依舊成為80年代的影迷心中,最經典的女性英雄代表之一。

  有趣的是,在接掌《異形》續集之前,導演詹姆斯卡麥隆於1984年推出了他的科幻代表作《魔鬼終結者》,這部描述機器人與人類戰爭的末世預言,當時僅以六百四十萬的低預算,成功在全球賺進了四千萬的票房收益。新鮮的科幻驚悚題材,不但捧紅了飾演反派T-800機器人的年輕演員阿諾史瓦辛格(Arnold Schwarzenegger),同劇演員琳達漢彌頓(Linda Hamilton)在續集裡飾演帶著青少年救世主約翰康納(John Connor)逃亡的母親莎拉康納(Sarah Connor),全力保護孩子的英勇女性形象,完全不遜色於阿諾史瓦辛格,亦是80、90年代影迷心中的經典女性英雄角色。首集迷人的世界觀與1991年續集裡的經典反派液態金屬人T-1000,成為《魔鬼終結者》系列最經典的作品,使得後來的續作皆難以與其媲美。

 

 

  來到90年代,來自法國的導演盧貝松(Luc Besson)推出了講述法國神秘情報局訓練女殺手的故事:《霹靂煞》。不僅打造影史上最知名的女特務妮姬塔(Nikita),深度刻畫殺手人性掙扎,以及身為殺手在人生中面臨的兩難,獲得當時一致的好評,更讓片中女主角安娜芭麗瑤(Anne Parillaud)因本片而聲名大噪,而獲得法國凱薩獎及義大利國家影展女演員等獎項的加持,日後更在1998年再次於《夢幻女煞》中飾演女殺手。

  筆者之所以在一篇談論好萊塢電影的文章裡談到法國的《霹靂煞》,並不是因為後來好萊塢1993年找來布莉姬芳達(Bridget Fonda)翻拍成《雙面女蠍星》或是2010年描述妮姬塔在電影之後試圖顛覆組織的《霹靂煞》影集故事。而是該片對好萊塢及香港電影,在往後描述殺手的電影裡,開始深刻描述殺手的性格與人性化的一面。

 

 

  在《霹靂煞》之後的90年代,好萊塢接連推出1991的《沉默的羔羊》、1996年的《冰血暴》,及1997《魔鬼女大兵》等作品。雖然這些作品的女性角色並不像蕾普利或是莎拉康納的英雄形象,但是茱蒂佛斯特(Jodie Foster)、法蘭西絲麥朵曼(Frances McDormand)、黛咪摩爾(Demi Moore)的角色其實更貼近現實生活中的堅毅女性。

 

 

  其中茱蒂佛斯特在《沉默的羔羊》裡,飾演一名聯邦調查局的實習探員克莉絲史塔琳(Clarice Starling),涉險接觸殺人魔漢尼拔(Hannibal),以追查另一名殺人魔水牛比爾,精湛的演技讓她拿下當年奧斯卡影后,奮勇查案的勇敢女性形象也深植人心。法蘭西絲麥朵曼在《冰血暴》中身懷六甲查案的精明女性角色,當年更橫掃了包括奧斯卡影后在內的十五座獎項。

 

 

  吉娜戴維絲(Geena Davis)在90年代期間,演出了1991年的《末路狂花》、1995年的《割喉島》及1996年的《奪命總動員》,《末路狂花》展現了女性決定自己命運的性別解放。尤其《奪命總動員》裡,吉娜戴維絲飾演一名喪失記憶的情報員,身上肌肉結實並身懷絕技,對於自己為何擁有格鬥、槍械等技能卻毫無記憶,有趣的是平凡的丈夫亦須仰賴她的保護。

  動畫界在90年代末的1998年,迪士尼影業根據中國南北朝的北方民間敘事詩作品〈木蘭詩〉,推出首位中國女性「公主」動畫角色作品《花木蘭》。在劇情的改編上為了讓原著裡家庭的悲劇色彩,轉變為一部帶有喜劇元素的作品,造成劇情上充滿不少和中國正史有所出入的歷史與文化瑕疵,但片中幽默有趣的木須龍令人難忘。花木蘭代父從軍、智取匈奴軍及其首領單于的英勇與果敢形象,卻也是西方動畫電影中難得見到的東方女英雄形象,可以說是迪士尼影業及西方動畫界在影史上的重大突破。

 

 

  從80年代雪歌妮薇佛的《異形》到90年代迪士尼影業推出的《花木蘭》,我們從蕾普利、莎拉康納、花木蘭的身上看到了英雄不必非男性不可,女性也可以打怪、戰勝邪惡機器人,甚至智取來犯的外族軍團,再加上《沉默的羔羊》、《冰血暴》,及《魔鬼女大兵》更揭示出現實生活裡的女性也可以完成男性的工作,且能達到比男性更好的水平,同樣值得男性的尊重。在80、90這個充滿大量精彩作品的好萊塢時代,女性英雄(雌)電影到了現在,已逐漸成為影迷心中的影史經典,甚至《異形》、《魔鬼終結者》更不斷有續作推出,卻足見這幾位80、90年代的女性形象是如何成功的深植人心了。

 

下篇將討論進入千禧年後女性英雄電影的發展及逐漸沒落的困境。

 

以上劇照由開眼電影網授權使用:
https://www.atmovies.com.tw/home/movie_homepage.html

 

文翼電影光譜粉絲團:

 

 

 

 



女力覺醒 女性 英雄

留言
或您可以完整的文章回應 點此回文

電影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