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 篇文章

影評 《嘉年華》

2018-06-17 21:34:12


    《嘉年華》以雙軌並行的方式展開事件主角小文以及旁觀者小米的敘事,兩條敘事線只在一開始交疊,此後並無再有交集。對於小文來說,小米是不存在的他人;但對小米來說,小文(包含小新)是她自我掙扎的主要來源。兩條敘事線的差異因此顯現出來,小文是有背景的人(學校、離異父母、朋友);小米的背景則一片模糊。
「妳是處女嗎?」「為什麼沒有身分證?」「妳幾歲?」小米對於這些問題的拒絕回答推遲了觀眾對於小米的理解,也是小米對於自身過往的拒絕回望。只是,我們可以透過有背景的小文她的狀態、她的傷害痛苦、她的家庭狀況來猜想無背景的小米可能也曾遭受過的痛苦、可能也曾受到的迫害。我們可以透過小文來理解小米。在這樣的設想下,小米口中的「這種事不會發生在我身上」很可能只是因為畏懼而拒絕承認可能存在的惡。

    直到小米終於在電影接近尾聲時告知唯一連結兩條敘事線的律師角色她的過往。這一刻我們能理解,即使兩人的經歷不見得完全相同,她才是故事中最能同情/理小文痛苦的人,只是她可能真的沒有更多能力幫助對方。

    片中經常使用的手法是敘事的省略,包含小文是如何進入父親家中的、小文父親最後有沒有接受和解、小米如何進入醫院、小米最後為什麼選擇賣身......。這些敘事的省略刪減了角色掙扎以及抉擇的過程,直接呈現結果,但因為前面鋪陳的力道足夠,觀眾可以替劇情補足缺失的部分,而由觀眾自行想像補足的劇情,永遠比實際呈現的要好。

    最後來談談片中的象徵意涵。中文片名《嘉年華》可以拆成嘉年跟華,在最好的年紀的這些女孩們,應該要有一個華麗的人生,諷刺的是,我們在片中看到的,只是她們不華麗的傷痛人生。

    英文片名《Angels Wear White》直指白色在這部片的重要意涵,穿著白衣白底褲的瑪麗蓮夢露佇足在沙灘上供人觀賞,小米、小文分別都站立在雕像下以窺探視角觀看,此時的夢露成了女孩們的自我投射,那到底是純潔的象徵、性感的象徵,還是被慾望/觀看之物?

    電影結尾,小文及小米也分別穿上白衣成為被慾望/觀看之物,小文被醫生群以惡毒視角(就像看著夢露底褲)觀看,爾後被暴力的宣判:妳是乾淨的。小米穿上漂亮白衣成為商品。最後,當小米拿石頭砸壞鎖住摩托車的鐵鍊逃跑時,也象徵著女性的反叛,白色不再是被他者指定意義的顏色,而是可以創造自身意義的。女性不再是屈從於男性的第二性。這樣的反叛也是對小文、小新的深切祝福。只是,在脫離他人指定的意義後,自身的意義是什麼,似乎就像在公路上運送的夢露雕像般,還在路上、還未知。


電影爽度:7
故事劇情:8
氣氛營造:8
演技表現:8
題材鮮度:7



留言
或您可以完整的文章回應 點此回文

電影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