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3 篇文章
像你這種人永遠都不懂,要走在正確的路上,需要多大的勇氣。
痞子英雄首部曲:全面開戰

影評 【傑克蓋的房子】 - 天堂有路,就在地獄深處

2019-01-15 17:20:50


【傑克蓋的房子】(The House that Jack Built,2018)


— 天堂有路,就在地獄深處 —
 什麼是「道德」?或說,什麼是「普世道德」?
 我們人,對於一切事物的評判與認知,都絕對是有偏狹、不全面的。但長久以來,我們卻自以為是地扮起了上帝,用這套道德規範來過日子、來評判他人、來建立制度與價值觀,甚至是來定義論定歷史。

 拉斯馮提爾這次給我的感覺,就是要挑戰所謂的「普世道德」,各位認為的「正義與真理」。
 因此透過這個極端的角色,連續殺人魔傑克,從他大大小小的犯案、他每一次地殺人,還有傑克與老人的對話,來闡述一個目空一切道德,沒有良心與同理心,且極為獨特卻扭曲偏激的觀點。
 從這人讓我們看到的,是有人可以任意地用語言來刺傷他人;是「女人永遠都是受害者」這樣可笑的大眾認知;明明有人大聲呼救,卻沒有(也不被允許)有任何人站出來伸出援手;獵人們獵殺幼鹿,卻還能自稱「紳士」?世間的這些人定的規範與準則,往往都是荒謬、不切實際,甚至自相矛盾的。那些高唱「道德」,看起來衣冠楚楚的人,往往都是道貌岸然的(跟傑克一樣)。
 既然如此,我們哪來的自信,相信自己就是對的?我們憑什麼去用自己的價值來評價他人的是非?

 同樣的批判,也連結到藝術上:大家喜歡羅馬競技場,卻炸毀了納粹的建築;以葡萄的腐敗來成就葡萄酒的藝術性,卻否定、迴避了「死亡」的藝術。世俗的價值都只肯定「生生之德」,卻下意識地將「毀滅」與「消逝」的扣上「負面」的帽子。(我在猜這大概是在回應那些批評他作品的衛道者們)
 最後地獄的一場戲尤其有意思:原來極樂世界與地獄竟只有一線之格;原來地獄最深處,就是通往天堂的大門。基本上完全顛覆了我們對於善惡的二元對立。

 拉斯馮提爾並非「反道德」,也不是借藝術之名來肯定那些「惡行」。而是要人去反思:當你看到片中,傑克持著那些「歪理」侃侃而談自己的「罪」,而為此感到荒謬,甚至不齒時;其實我們自己也是以同樣的嘴臉與自大心態,來談我們相信的那些「善」的。我們並沒有比傑克高尚多少。
 
 


— 此房是我蓋 —
 蓋房子,是種「創造」,更是一種「控制」。我們選擇了建材、設計了屋子、不斷去計算力學等等,都是精準的控制。而傑克的潔癖、偏執呢?也是對於「控制」的強烈執著。
 這是為何,電影中,明明是「工程師」的他,卻一直自認為自己是運籌帷幄的「建築師」。
 更不用說,「殺人」,對傑克而言更是控制他人的極致:看著受害者一步步地走向自己設的陷阱,驚慌失措,無法逃脫,受自己擺佈。嘴上說著那麼多「藝術」,其實不過是滿足自己的控制慾罷了。

 有趣的是,傑克如此地苛求、執著,始終造不出完美的房子;最後他得到啟發,「讓材料自己發揮」,不再精準的控制後,反而成就了最滿意(最扭曲)的作品。大大地打臉自己的控制狂。

 最後傑克的下場亦有所呼應:他以為自己可以掌控的自己的命運,上到天堂,但最終,這一切都非自己可以控制。
 雖然感覺還是有點說教,甚至與前面對善惡二元和普世道德的質疑。但其實是在檢視「控制」這件事。

 

 其實,「道德」不也是一種「控制」嗎?少數人訂定了一套行為準則,大家就必須照做,不能有人違反;只要有人不遵守普世的意識形態,輿論就排山倒海而來,所有人就(可以)群起攻之。甚至讓人相信,不聽話就會下地獄。
 這不就是最大的「控制」嗎?我們都只是被操弄,但同時也操控著別人。
 每個人都一起蓋了這棟名為「真理」的大房子;而傑克(拉斯馮提爾)呢?用許多相反的思維來蓋一棟小房子,並告訴我們:別傻了我們無能、也無權假真理、道德之名來控制別人!更不應該服膺於世俗價值之下!
(依然是對衛道者的嗆聲?)

 

 

#宥影評 #TheHouseThatJackBuilt #LarsvonTrier


電影爽度:7
故事劇情:9
氣氛營造:9
演技表現:8
題材鮮度:10

拉斯·馮·提爾 麥特·狄倫 布魯諾·甘茲 鄔瑪·舒曼 露點

留言
或您可以完整的文章回應 點此回文

電影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