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 篇文章
我所追求的純粹只是任性。完全的任性 例如說我現在向你說我想吃草莓蛋糕,於是你把一切都放下來跑去買 並且呼呼地喘著氣回來說:「 嗨! 你的草莓蛋糕來囉,」並遞過來 於是我說:「 嗯,我已經不想吃這個了,」而把它從窗子往外一扔丟掉。 我所追求的是這樣的東西
挪威的森林

影評 《真寵》: 兩個盪一個,尤格心中的虛假人為

2019-02-02 16:59:57


 

只要導演是他? 劇中人物就猶如人偶一般冷淡

尤格藍西莫的電影從非普通系列,到《單身動物園》、《聖鹿之死》,他電影裡的人物與互動,都猶如人偶一般的冰冷,任何的感性都是在人為之下構成,像《單身動物園》,講述單身與交往之間的人為控制、《非普通教慾》講述偏差教育上的人為控制、最能明顯感受到人為感性下的冷僻,應該就是《非普通服務》,裡面講述連做一個活生生的人,都要被人為控制。

他的第一個真人真事改編電影

如果情感都是人為的,而不是自然而然的發生,那將是非常噁心的一件事情,能發現尤格目前為止的電影故事背景,都是自己去幻想建構出來的,所以會覺得那種事情是在幻想中才會發生的,可是這次的《真寵》,卻活生生的建立在一個末代大不列顛女王的真實歷史上。

電影講述女王下的兩位寵兒,為了政黨鬥爭,在女王面前擺出假忠心的戲碼,可憐的女王被兩人的挑撥離間弄得裡外不是人,搞到整個皇宮上下全部都潛藏鬼胎氣息。這種為了控制政治情勢,而在女王身邊做假戲的行為,也是一種人為的控制,而這種宮鬥歷史,其實每一國都曾有過這種歷史,能發現原來尤格藍西莫心中的冷僻世界,在真實故事上也是經常發生。

沒上膛的子彈,猶如死靈魂

劇中有一段戲,由薩拉邱吉爾(瑞秋懷茲 飾),與阿比蓋爾(艾瑪史東 飾)在皇宮庭院內玩射擊遊戲時候,薩拉拿著一個沒上膛的槍,射向阿比蓋爾,槍打出了射擊聲但沒有子彈,阿比蓋爾嚇了一跳,這時薩拉說 : 「有時候很難知道子彈有沒有上膛」,所以用一發沒上膛的槍來開槍嚇人,不就是做假的意思嗎? 放到電影故事的意思,就是我們都在女王面前做假,而不曉得有沒有上膛的意思,就像是做假到最後,連自己也真假難分了。

那把槍的意思,放眼到尤格所有的作品裡面看,可以知道他的每一部電影的人物,都有那種虛情假意的互動,放眼在導演視角裡,那種虛情假意所建構出來的世界,就是很冷僻,人就猶如人偶一般不真實,而真寵相較他前幾部的作品,算是他有史以來最有人物情緒的電影了,所以也變比較「真實」。雖然說是尤格電影裡面最有人物情緒的電影,可是在戲劇處理上相比一般電影,還是冷淡很多。

電影中兩位寵兒對女王的虛情,反應出「君臣無義」的象徵,那反應到現代,君臣就像是老闆跟員工的關係,如果老闆與員工的關係也是虛情假意的交流,那也就等於,尤格電影中的那種冷僻世界,是真實而寫實的。

比聖鹿之死還要更不舒服的拍攝手法

不得不再提一下技術面,真寵很完整繼承了「聖鹿之死」那種畫面跟配樂完全不相襯的詭異感,像是明明就是很平常瑣碎的角色談吐,偏偏要配一種潛藏殺意的配樂,不過真寵配樂上偏向古典樂風格,所以聽起來不像有殺意,而是一種腐爛感覺。窗外的光完全爆曝,導致室內整個陰影面很黑,甚至好幾顆鏡頭把艾瑪史東整個身子都用陰影壟罩住。攝影技法上用非常多廣角鏡頭,剪輯很常使用那種突然斷剪的風格。

看了完全不想久留的皇宮

整部電影雖然沒有什麼激烈的戲,沒發生什麼大事情,但拍攝手法呈現一種腐爛官府的惡臭味,那個安妮女王所住的皇宮,完全不會想讓人久留,這也歸功尤格藍西莫在氛圍掌握上非常強,比起聖鹿之死那種劇情上的怪誕,這次完全是走拍攝技巧上的詭異,尤格藍西莫就算不是寫劇本的,他還是可以保有自己所想要的冷僻。

 

與紅雀似曾相似的露法

當然最受注目的,因該就是艾瑪史東的表演,她那種心機女的表現,完全讓人忘記她以前的戲路,應該是她首次演壞人演的那麼令人厭惡。她也首次處女裸,跟她的死黨珍妮佛勞倫斯演的《紅雀》,也都在同一年處女裸,而且裸露方式還似曾相似,劇本上也是從一個普通民女,最後被染黑成一個心機女,不曉得是不是串通好,應該是我想太多。

 

我的粉絲專頁 : 無的存在空間


電影爽度:8
故事劇情:9
氣氛營造:10
演技表現:9
題材鮮度:9



留言
或您可以完整的文章回應 點此回文

電影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