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 篇文章

影評 [兒子的大玩偶/侯導經典] 恬靜雋永、迴盪的父愛

2019-02-23 17:11:40


這部由黃春明小說"兒子的大玩偶",
透過吳念真改編的劇本,由侯孝賢執導的小品,
於1983發行後,迄今已超過30多年,
仍然在台灣電影史上一在被提及的經典作品。

 

故事線的軸線從街邊領米的隊伍帶到主角坤樹,
回家趕緊叫老婆去領教會發的米,說來有些諷刺,
即使不屬於這個信仰,也得為著生活去領免費的米,
這也點出時代下的貧困壓迫,
連基本填飽肚子的生理需求也都顯得困難重重。

 

坤樹與妻子的對話:
坤樹以為妻子去熟人開設的診所裝設避孕器而覺得丟臉,
妻子說是避孕藥,坤樹也有意見,
覺得吃了會造成不孕,並覺得為什麼沒有先徵詢自己的意見。
當然,這也都在後續劇情展開後,
比較理解妻子吃避孕藥的原因。


劇中使用了許多次用聲音轉場,這裡就從坤樹盯著孩子,
夫妻兩人過去對話的聲音轉場,彷彿回到過去。
坤樹要妻子去喝墮胎藥、將孩子拿掉,
妻子只是一昧地哭;
坤樹不想要孩子的理由是:養不起。


回到現實,這一場從坤樹的工作開始—穿著小丑服,
聽到火車來後,立刻將兩片木板透過繫帶背上肩、當活體廣告,
一片在前、一片在後,十足十的流動看板,
從家門衝到火車站門口,
透過鏡頭,我們看到坤樹的”上班”路線:
從小巷、跨越鐵道、來到火車站,手上搖著鈴鼓,
站在火車站門口,沒有一個路人注視他,看起來有點淒涼。
待人潮散去,坤樹坐在車站內的椅子上,
再度出現聲音轉場,說明坤樹為什麼要穿小丑服、做活體廣告的工作。


手上拿著一張日本雜誌撕下的報導,關於”Sandwich Man”的介紹,
坤樹努力說服老闆可以用這樣的方式幫戲院老闆宣傳電影,
旁人則在旁邊喊”這種廣告沒有效啦!”,
某種程度上,除了顯示坤樹積極地找工作,
也顯示當時的人無論是見不得別人好,
或是雞婆,或者怕老闆多收一個人,未來會擠壓到自己的生存等因素下,
去干涉別人的生存機會;有時往往可能就因為旁人的多嘴,
就失去工作機會,對別人可能只是一句話,
對自己來說,卻可能是今天晚餐有沒有著落的問題。

找到工作的坤樹,興奮地跑回家,
把被單從家中棉被取下,打算來自製小丑服,
一邊興奮地對妻子說”孩子可以生了”,
妻子的反應卻是默默地走開,到水槽邊洗東西,
我們看到的是搖鏡帶到妻子的背影,以及頻頻拭淚的動作。
或許在此之前,妻子也會擔心坤樹不想要小孩並非只是因為找不到工作,
或者孩子帶來的沉重經濟負擔終於得到緩解後的喜極而泣吧。
當然,因為又是回憶,所以我們都知道坤樹最後爭取到這個工作機會了。

坤樹某日肚子痛,將小丑服脫下,拿著廁紙到茅房廁所,
卻被一群孩子偷走衣服捉弄,這場看似玩小孩遊戲的場景,
帶來坤樹社會地位卑微、穿著小丑服的可笑---連小孩也都都可以隨意戲弄他。

第二次走進老闆辦公室,
和上次興致勃勃地說服老闆Sandwich的優點截然不同,
這次很明顯有求於老闆,
原本以為他是為了領薪水,所以要很卑微地看老闆臉色,
後來坤樹其實是希望老闆能幫他換一套小丑服,
坤樹先是左右游移:在旁邊想倒水來喝,發現沒水,
最後扭捏地走到老闆身邊,支支吾吾地提出要求;
當然,很快地就被拒絕。
工作上的不順遂,只靠簡單的”水壺沒水”來營造。

回家的坤樹發現家裡也沒水可喝,借題發揮地大發雷霆,
妻子的回嘴,簡直是火上加油,
坤樹只想在這個他唯一能發號施令的地方,展現自己的”權力”,
兩人的衝突堆積到坤樹差點伸手打妻子,
兩人互瞪下空氣瞬間凝結;
這樣的坤樹,卻反而令人感覺可悲又有點可惡。



坤樹要面對的不只是經濟壓力、社會地位壓力,
除了從他跟妻子的相處,跟老闆的相處,
跟路上兔崽子的相處,還有親戚的相處。
叔叔看到小丑扮相的坤樹就一肚子火,
覺得自己的面子都被丟光了,
坤樹也藉機抱怨對方的無情---連借米都不肯
(所以,我們這個時代其實很難想像,
過去的年代並不是借錢,而是借米)。

中間更出現一個場景是坤樹望著車站旁等車的中學生,
每個人都拿著書在閱讀,
去點出坤樹生存不易的另一個原因-他是文盲,
時代背景的不同,身為文盲更是限縮了他的工作機會,
也點出時代帶來的身不由己。

接下來的幾場都為照著一個主題,
也如同片名”兒子的大玩偶”,
每天早出晚歸的坤樹,
唯一和兒子相處的時間往往是早上已經畫完小丑妝後。
某日,戲院老闆要坤樹褪去小丑裝,改期腳踏車宣傳,
不需要再畫小丑妝的坤樹回到家,孩子卻不認著他,
為了以孩子認得的形象出現,
坤樹再次畫上工作上不再需要的小丑妝,這次是為了兒子而畫。

所以,前面所堆疊的經濟壓力
(是否要生下孩子、找不找的到工作、被路上的孩子欺負、
被親戚瞧不起、老闆不願意贊助小丑服等等)和日子的辛苦,
都在這一刻得到緩解後,
展現最簡單也最深刻的父愛──透過畫上小丑妝來呈現,
也展現身為父親、一家經濟支柱而打拼的不易。

這部由侯孝賢導演的作品,
在鏡頭擺設的方式上,往往利用佈景或街道的特性,
以簡單的一至兩鏡來做,看不到太多的複雜的剪接鏡頭,
例如一場坤樹(阿西飾)上茅廁時,小丑服裝與道具被一群小孩偷走,
坤樹追著他們跑的畫面,採用一個定cut下,
坤樹在鐵道上的台車上繞來繞去、追逐這四、五個孩子,
一一把小丑服、小丑鼻、小丑帽拿回來,
等到都拿回後,小孩子跑走前,才切換鏡位。

另一個例子是在坤樹家,
從室內的角度拍攝躺在床上的坤樹妻與小孩阿龍,
坤樹走入旁邊的窗框,進入鏡頭,形成框中框的景觀,
在構圖上讓人覺得沉穩、寧靜、安心,
這樣的感覺與半睡半醒的妻子、孩子午睡的氛圍呼應。

這部片全片使用自然光,
以類似紀錄片的方式記錄了台灣鄉下的純樸、保守,
也同時將當時的經濟命脈──火車,做了時代的紀錄,
包含上下貨運的一袋袋布袋乘裝著的包裹,
以及坐在火車上神情漠然的乘客,
讓這部片同時也成為時代的見證。

 


電影爽度:5
故事劇情:8
氣氛營造:9
演技表現:8
題材鮮度:5

侯孝賢 侯導 阿西 父愛 純真年代 吳念真 兒子的大玩偶

留言
或您可以完整的文章回應 點此回文

電影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