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 篇文章
我所追求的純粹只是任性。完全的任性 例如說我現在向你說我想吃草莓蛋糕,於是你把一切都放下來跑去買 並且呼呼地喘著氣回來說:「 嗨! 你的草莓蛋糕來囉,」並遞過來 於是我說:「 嗯,我已經不想吃這個了,」而把它從窗子往外一扔丟掉。 我所追求的是這樣的東西
挪威的森林

影評 《仲夏魘》: 光天化日下的魔鬼,就是一群神經病。

2019-07-19 08:50:02


 

-上一次有鬼,這一次有神經病-

艾瑞艾斯特第二部電影長片,上一次的《宿怨》是一部很厲害的鬼片,而這次的仲夏魘不拍鬼了,往精神疾病的邪教團體方向去打造恐怖風格。

故事主角是一名精神病的女大學生,與她的男朋友與好友一起去一個在瑞典的永晝小農場,那裡的人都保有仲夏節習俗,會對著五月柱鼓舞,找尋伴侶的儀式。一切看起來很漂亮的小村莊,又有非常多的鄉野姑娘陪伴,但這些人卻來不逢時,遇上了他們90年才會舉辦一次的詭異儀式,被逼著也要參與其中。

 

 

-像凌遲一般的嚇人-

這部電影要形容的話,是一部艷麗的恐怖片,他所有的恐怖都是在光天化日下做。雖然沒有鬼,但是在女主角的精神病視角下,變得非常迷幻。上一次的宿怨再怎麼厲害,始終逃不出鬼嚇人的箍套,這次用迷幻邪教村落元素,讓這部電影的恐怖,變得非常的不受限。就像在夢境裡,所有不合理的東西跑出來都有可能,所以他會突然跑出個什麼奇怪的血腥鏡頭,根本也無從防備。

可以這樣做比喻,厲陰宅宇宙拍了7集,但他永遠只是在跟觀眾玩,猜猜看什麼時候鬼會跑出來的遊戲,而且他的鬼永遠都長的很像,一看就知道那種臉就是刻意弄白弄恐怖。但仲夏魘不是,他是用非常慢的速度,讓你看了一場又一場的奇怪儀式,但你心裡又會很明顯地知道,他是在嚇你,因為速度慢所以那種恐怖是凌遲的,所以非常痛苦不勘。儀式都是在白天做,不管是性交儀式、五月柱儀式、活人獻祭儀式,沒有一個儀式的程序上,是能被理解,只能知道他是在殺人。總總看下來,就是一群人,在做一些很習以為常的事情,但這種習以為常都是大家不敢看的,或許就像阿茲特克文明以前也會活人獻祭,但我相信他們在獻祭時候,也是會很習以為常的感覺。但是看見他們做這些事情的背後,都有一番文化意涵,自己又會被說服,覺得他們噁心又會覺得是自己的偏見。但他們的文化,在我們眼裡,一定會被稱作有病。

 

 

-如走了一趟精神病院-

看完後,很像是走完一趟精神病院一樣,那瑞典的小農場,就是個精神病院,裡面的人已經是一群死靈魂,完全不曉得,如何有喜怒哀樂等這些情緒。就連試圖從血腥儀式裡去找回正常人該有的排斥反應,都找不到。精神病的困擾,或許就是這部電影給人的感覺,我也不曉得為何艾瑞艾斯特會這麼懂精神病的視角,他大量的觀點鏡頭,都能讓大家知道這真的是神經病才會有的視角。

但很悲哀的是,或許神經病根本無從根治,就像這部電影一樣,只能被世界排擠到一個與世隔絕的地方被隔絕起來。他們在那裡一直拼命想像我很正常,一樣在白天、一樣會洗衣做飯、一樣會打理自己裝扮,但就是沒有一個正常人該有的靈魂。但或許這是另一種世界的運作模式,我們是正常人、那他們就不是嗎?

 

可以來無鬼的存在空間逛逛


電影爽度:7
故事劇情:8
氣氛營造:10
演技表現:8
題材鮮度:8



留言
或您可以完整的文章回應 點此回文

電影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