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 篇文章
我所追求的純粹只是任性。完全的任性 例如說我現在向你說我想吃草莓蛋糕,於是你把一切都放下來跑去買 並且呼呼地喘著氣回來說:「 嗨! 你的草莓蛋糕來囉,」並遞過來 於是我說:「 嗯,我已經不想吃這個了,」而把它從窗子往外一扔丟掉。 我所追求的是這樣的東西
挪威的森林

影評 《牠 : 第二章》 : 越膽小的人,看起來越可怕

2019-09-15 09:42:08


 

-長大後所面對的,跟小時候所面對的都一樣-

故事發生在第一集的27年後,魯蛇俱樂部的孩子都以長大成人。俗不知,原本以為在27年前就被擊倒的惡魔小丑潘尼懷斯,又開始隱隱作祟,開始找小孩下手。於是德利鎮上開始發生一件又一件的孩童失蹤案,使得以長大成人的魯蛇俱樂部成員們,不得不去面對,重創他們悲慘童年的潘尼懷斯。

第一集與第二集,非常的相似,一樣是看著魯蛇們去打倒潘尼懷斯,並且一一面對潘尼懷斯所化身自己內心所恐懼的形相。逼自己戰勝自己內心恐懼,藉以擊敗潘尼懷斯。差不多的內容,差不多的血腥,只是主角們長大了而已。但還是不能否認,這是一部看似只是嚇小孩的電影,但卻非常有深度。

 

 

-我有悲慘的過去,所以我有資格喊可憐-

史蒂芬的恐怖元素,都是虛虛實實的感覺,潘尼懷斯看似存在又看似不存在,小孩子看的到牠,但大人們卻看不到,猶如鬼店裡的鬼影,只有丹尼看的到。電影中的潘尼懷斯,都真有在現實生活中對人造成物理攻擊,但那形態變幻莫測的模樣,又對於牠的真實性產生懷疑,這虛實不定的感覺,讓電影在敘述上多了一層神秘的深度。

潘尼懷斯就像每個人內心的心魔,一直會時時刻刻提醒自己要導向內心懦弱、黑暗、恐懼的那一面。就像是人,總是會一直去記得,自己人生最不堪回首的回憶,藉以回憶來讓自己懦弱,把自己弄得可憐兮兮,並且不斷告訴大家,因為我有著悲慘的過去,所以我有資格喊可憐,並且想搏取眾人的同情與同理。所以作品中才會有魯蛇俱樂部,才會有這一群沒自信的可憐孩童,一起打造自己同溫層,互相溫暖彼此。

每個人都有令人心疼的悲慘過往,但有人總是很喜歡擁抱那些過往悲慘,用悲慘定義自己,覺得自己就是注定這樣,不需改變,只需要別人的過度同理。所以這一項共通點,造就大家沒有自信的那一面。而潘尼懷斯就是眾人們沒自信那一面的實體顯現。

 

 

-越膽小的人,看起來越可怕-

所以潘尼懷斯喜歡吃小孩、殺害青少年。把自己弄得像小丑一樣恐怖,並且把自己藏在下水道、置物櫃、各種又小又暗的地方,就像鬼一樣。一天到晚做恐怖驚悚的事情,可俗不知牠卻是全世界最膽小的人。就像這世界上,總是有人喜歡一直回想不好回憶,讓自己很負面、很可憐,但其實真正意義上,這些人只是膽小而已,所以把自己弄得很可怕,吸引別人注意要同情他。

史蒂芬金的小說,很多鬼怪都是存在於人性悲慘面,而不是通俗的鬼故事,所以才會說,史蒂芬金所描寫的鬼,都是真實存在的。

 

我的粉絲專頁 : 無鬼的存在空間


電影爽度:8
故事劇情:7
氣氛營造:8
演技表現:7
題材鮮度:8



留言
或您可以完整的文章回應 點此回文

電影相關文章


隨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