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9 篇文章
像你這種人永遠都不懂,要走在正確的路上,需要多大的勇氣。
痞子英雄首部曲:全面開戰

影評 解析【兔嘲男孩】-誰才是牢籠裡的人

2020-04-06 00:16:20


#第92屆奧斯卡金像獎
喬喬:「我要妳畫出猶太人住的地方,這只是畫了我的頭的白痴畫像。」
艾爾莎:「對,我們就住在那裡面。」
-【兔嘲男孩】(Jojo Rabbit,2019)


 
 
 本片以一個極度崇拜希特勒、狂熱地信仰著納粹的十歲德國小男孩之眼光,來看二戰末期,戰敗前德國國內政治、社會氛圍的種種荒謬現象。


 它是在嘲笑納粹嗎?也許吧!是在批判威權政治、愛國主義與種族歧視嗎?也許吧!但我認為【兔嘲男孩】引人深思的部分,以及整個故事的魅力所在,絕對不只這些。
 電影中,幾乎所有的大人小孩,都跟笨蛋一樣重複地喊著「希特勒萬歲」,認真地把猶太人當成恐怖的奇幻生物在討,並且個個(尤其是男孩)都迫不及待地上戰場拋頭顱、灑熱血。這些看起來確實是在嘲諷納粹與法西斯沒錯。


 然而,引起我注意的是電影的最後,戰火無情地侵入了這個可愛男孩的生活,原本天真無邪、不懂世事的他,親眼看著了自己曾深信不疑的價值完全崩毀,身邊親近的人事物一個一個被毀滅(或說他們一個一個毫不猶豫地去送死了)。接著,戰爭雖結束,但最殘酷的事發生了,這位明明什麼事都沒做的小朋友,馬上因為自己穿著德軍的制服,而被盟軍不分青紅皂白地抓去刑場要將他處死......
 原來,不管是納粹、法西斯,還是喊著自由、人權的盟軍陣營,在戰爭之中,都是一樣的,都是當權者以一套「信念」,說服人們去殺人、去送死!


 「納粹」、「德國」等的國族劃分,「雅利安人」、「猶太人」之類的人種標籤,或是「同盟」、「軸心」等的陣營區別,其實都只是空洞的「符號」,任人區分「你我」,告訴你「誰該攻擊,誰該崇拜」論述罷了。
 所以片中,猶太女孩嘲諷男孩,說他們心目中醜惡的猶太人,只是住在納粹們的腦裡的想像。有心人士便是用「信念」來扭曲大家對於「敵人」的認識,讓你相信他們不是人,你便會心甘情願地去消滅對方了。不用說,這樣的認識,完全是虛假的謊言
 而為了這樣的一套「論述」,卻有這麼多人送命,國破家亡、流離失所。透過男孩見證帝國的毀滅,一方面點出了熱國家主義份子的愚昧與可笑;但另外一方面,看著陌生人毫無憐憫地來將自己的世界毀滅,電影所呈現地,其實是仇恨如何被滋長」



 
 當然,能夠破除「信念」的魔障、消弭仇恨的,便是「愛。透過男孩發現了原來猶太人並非妖魔鬼怪,也和自己一樣,會傷心難過、開心歡笑;透過愛,猶太女孩發現了原來信仰納粹的並不完全都是十惡不赦的大壞蛋(至少男孩不是);而透過愛,一個母親即使冒著生命危險,也願意保護純真的下一代,免於完全被仇恨沖昏腦袋的下場,且也因為這位母親,勢不兩立的雙方有了相互理解,並且和解的可能。


 
 雖然很老生常談,但導演塔伊加·維迪提(Taika Waititi)幽默又富童心的創意,以及浮誇的表現方式,逗得觀眾又哭又笑的,你很難不喜歡裡面那些荒唐的人物。
 另外,兩位女主角,史嘉蕾·喬韓森(Scarlett Johansson)與湯瑪遜·麥肯錫(Thomasin McKenzie)強大的魅力在本片也是功不可沒(不知是導演太會拍,還是她們真的太好看了),每當鏡頭拍著這些女演員,看她們跳舞、耍嘴皮子,乃至於一顰一笑,你都會覺得「太美了!」。且當這些美女故意跟小男孩說一些童言童語時,那可愛的反差完全可以懾服觀眾!
(反而導演親自演出的希特勒,只是整部片的配菜而已)


 

 

 另外值得一提的,有許多人可能都沒注意到,電影設置的一個不太顯眼的元素,然而它幾乎是濃縮了整部電影的精華,畫龍點睛地點出了【兔嘲男孩】的核心意義--那就是電影中,男孩的塗鴉繪本《呦呼,猶太人》
 在故事的最後,在盟軍打進德國時,原本非常崇拜德國納粹與希特勒的男孩,親眼見證這套他曾深信不疑的價值觀完全崩毀。而當他回到家後,面臨了一個更艱難的選擇,就是是否要讓自己心儀的猶太女孩離開自己、重獲自由

 正當這個價值受到衝擊、心中小鹿亂撞的男孩拿不定主意時,突然看到桌邊放了一本自己以前的畫冊《呦呼,猶太人》,一翻開,裡頭一頁一頁畫的都是以前自己對於猶太人的誤解,把他們形容成妖魔鬼怪、卑鄙無恥,甚至有各種如何虐待猶太人的想像。緊接著,他翻到了一頁,是猶太女孩自己畫的,一個漂亮的女孩;再翻下一頁,是女孩畫男孩與母親快樂地騎著腳踏車的情景;再翻下一頁,是一個兔子被關在籠中,而旁邊有個拿鑰匙的孩子想將牠放出來(顯然也是女孩畫的)。
 看到這一連串的塗鴉之後,男孩不再疑惑,決定即使自己會失去心儀的女孩,也要帶她逃出去


 

 為甚麼我會說這段看畫的情節,是這部電影中最高明的設計呢?
 原本男孩所受到的教育,是不斷告訴他「猶太人是壞人、是妖怪,要恨他們」,因此男孩的眼睛有如被鬼遮眼一樣,真的把猶太人都看成魔鬼,因此才會畫出那充滿了歧視的塗鴉;然而隨著與女孩長時間的相處,男孩漸漸地發現,眼前的這個猶太人,其實跟自己一樣,也有喜怒哀樂,也會傷心難過,其實她與自己並沒有甚麼不同。當你拿掉了有色眼鏡,翻開你的偏見時,便會發現,不管德國人、猶太人,都是個有血有肉的「人」,都應該被當人來看待、尊重。



 接著,他還發現,他能夠接納這個不同血統、不同價值觀的女孩,便是因為「愛」。正如同他母親也是出於包容了男孩偏激的思想與不知好歹的嘴巴;出於愛,她冒著生命危險也要保護著猶太女孩。也因為這份愛,男孩有機會與女孩相識,不同的立場又機會理解彼此,甚至能夠雙方和解。

 最後,透過這女孩的眼睛,他才發現,雖然表面上是猶太人被納粹壓迫、監禁,需要男孩來救女孩出來;但,被關在牢籠裡的其實是男孩自己,他雖然肉身(看似)是自由的,但事實是他的思想被囚禁在一套狹隘的意識形態之中。而出同樣的一份愛女孩也想解救思想牢籠裡的男孩


 導演非常精煉地由這幾個畫面傳達了整部電影的思考,不僅一語道破了極端國家主義與威權政治的謊言,更是以另一種顛覆式的眼光,來看待二戰時期,德國民眾與猶太人的處境:猶太人是身體被關了起來德國人則是腦袋被納粹給禁。因此相較之下,猶太人不比德國人可憐,德國人也不比猶太人自由開心到哪裡去。

 
 這是非常不簡單的。整個故事呼應了導演所想傳達的反戰概念剝除主流西方(美國)價值對於「納粹德國」的偏見與仇恨,告訴你說,並不是所有的納粹都一定是壞人,只是有不少人都只是被洗腦、被蒙蔽了。這麼做當然不是在同情壞人、幫種族屠殺的行徑開脫,而是用「」來化解仇恨你甚至可以說,擁有一半猶太人血統的塔伊加·維迪提,是用這部電影來與自己所承擔的歷史傷痕民族仇恨的包袱達成和解
 而這強大的愛與包容,對歷史、身世、政治的反省,完全表現在這幅「想要解救兔子」的塗鴉當中。你看,這豈非全片最高明的設計?


 


 總而言之,【兔嘲男孩】其實是非常難得的政治題材喜劇,你現在很難再找到更多如此有趣卻動人的故事。更重要的是,其內涵還能超越當今主流意識形態,以中立人性化的態度來面對歷史的傷痕,突破政治正確的虛妄


 
 
#宥影評 #JojoRabbit #TaikaWaititi #RomanGriffinDavis #ScarlettJohansson #ThomasinMcKenzie #政治極宥派


電影爽度:8
故事劇情:9
氣氛營造:8
演技表現:9
題材鮮度:9

塔伊加·維迪提 克莉絲汀·盧南斯 羅曼·格里芬·戴維斯 湯瑪遜·麥肯錫 史嘉蕾·喬韓森 瑞貝爾·威爾森 史蒂芬·默錢特 阿爾菲·阿倫 山姆·洛克威爾 麥可·吉亞奇諾

留言
或您可以完整的文章回應 點此回文

電影相關文章


隨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