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 篇文章

影評 不只奪走了身體,更奪走了你的靈魂,你受得住嗎

2020-07-22 01:15:18


在電影的一開始,急促的救護車聲、明顯而焦躁的環境音,搭配偷拍的視角,緊湊的節奏,從這個時候導演將我們的情緒拉至緊繃、焦躁,就如同妮娜深鎖的眉頭,充滿壓抑、精神不穩定的狀態。

她的確是徵選上了,但是她卻受盡屈辱,她心心念念的電影,不只奪走了她的身體、更奪走了她的靈魂,她的創傷使她心裡產生了陰影,就像永遠擺脫不掉的三號選手,就像永遠都在輪迴永遠不會停止的飯店惡夢,讓她分不清楚到底哪個是夢境、哪個是幻想、哪個是演戲、哪個是現實。

在劇組中,沒有人認同她,包含她自己,從導演一開始面試就已經淘汰掉自己,一直到傳遍劇組自己跟監製睡過,還有那個表演不到導演標準的演技,讓整個劇組對自己很不耐煩,喊卡時其他演員的表情,抽菸時演對手戲的演員彼此不發一語等,連經紀人都認為她不在狀況內,她沒有努力嗎?她都現出了她的全部,可惜卻沒有人能夠認同。

到底怎麼樣才是好角色?什麼樣才是專業的好演員?是像導演一樣一個口令一個動作、標明這場戲有哪幾個層次的感情戲?看見妮娜被欺負的過程也不免看到導演嘲諷戲劇本身,那過分的分析、分解,將情緒拆解,一個動作一個步驟照著指令走,自以為藝術的掙扎與苦痛,看起來又是那樣嬌柔而造作。

三號與她明明只有一面之緣,在走廊上擦肩而過,但就足以造成她的夢靨,擦身的當下,彷彿馬克的聲音響起「很多人都想要這個角色。」,讓妮娜當下只知道,她一定得贏過她。因此在夢靨中,三號趴在地上學狗叫那狂妄、渴求、野心、甚至令人感到可怕的眼神,正是她自己,就像有人在她耳邊提醒「再大聲一點,她快要贏過你了。」

三號也代表著所有可怕,以及壓力的來源,從一開始要開車撞她的人影,到後面工作人員的冷淡、蟑螂,在美容院哩,聽見關於母親重病的消息,在病房裡,三號居然要掐死母親,以及奧斯卡的死,與她最深沉最劇痛的秘密。她害怕的,發生的、沒發生的,讓她感到恐懼的事都在三號身上展現了,三號是她最害怕的那一面,包含在飯店中,那喪心病狂的三號,也是自己最害怕的。

我想奧斯卡是真的死了,是被妮娜殺死的,半夜聽見了奧斯卡的叫聲,觸動了她的創傷,就像他繼續夢到的那場噩夢,讓她失去理智,在夢裡她拼命掙扎,在現實她用塑膠袋殺死了奧斯卡,將自己摘滿血水的衣服模模糊糊的放回衣櫃中,連路上遇見的七爺八爺也瞧不起她的靈魂。

將自己當成一隻狗,叫聲會有很多種,為何她是選擇這一種?當狗在叫的時候,就跟人一樣,是在傳達訊息的,狗的所有動作,也是在傳達訊息,當監製叫妮娜模仿動物時,妮娜的迫切與渴望嶄露無遺,對著監製搖著尾巴、舔著舌頭,就像是三號說的「你想要甚麼都可以。」

電影對於妮娜來說,就像是一朵玫瑰花,那麼美麗卻又有些造作,而KIKI才是那個曾經深愛、卻放手讓妮娜去追尋玫瑰花的狐狸,就像台詞說的「妳為了玫瑰花付出了那麼多努力,所以才顯得重要,你要對她負責」,她為了拍這部電影,做了多少犧牲,而電影就真的比起小王子那樣偉大、那樣有意義,而小王子真的是只給三歲小孩看的嗎?到底什麼才是真正重要的東西?

但也是有十分可惜的地方,也許是故意的,在拍攝拿到與男主角對戲的妮娜的那場戲,節奏十分紊亂、情緒也十分斷續,運鏡也是讓人很難不去在意,甚至男主角從鏡頭外出現,甚至有一些可笑、滑稽,也許是為了彰顯妮娜當時的爛演技,所刻意製造出的不和諧。

在海上乘著船爆炸的那場戲,也讓人十分出戲,廉價的爆炸場面,看了有一些尷尬,落水後的載浮載沉,讓妮娜的頭形看起來有些詭異,讓人瞬間懷疑,是戴著假髮嗎?還是頭上有什麼?忘了這可是劇情的小高潮。而在水中的畫面,慘白、恐懼的臉孔實在是太令人膽怯,就像是一個白布娃娃,那樣的不真實、僵硬,也許是故意展現的藝術性吧。

與情人KIKI的感情著墨與堆疊也不是那麼深刻,粗淺的我無法進入兩人相愛的世界,就好像我在看恐怖片你跟我提了同性戀那般牽強,之中的情感也許是電影太短了來不及說,但可能KIKI的存在就是妮娜心中的那個唯一溫柔而純粹的所在。

電影中充滿了紅色的色彩,不只代表著電影「灼」這個字,更是代表妮娜心中那最壓抑、最恐懼的那個秘密,不管是在做惡夢、面試、實際演出等,一次次地用顏色提醒我們這喘不過氣的濃烈氣息。

大得刻意又刺耳的環境音,無法忽視的存在感,為這部電影的焦慮、心理壓力、噁心感等等又提升到了另一個層次,吃水餃的聲音、塑膠袋摩擦的聲音等等,也配合著妮娜的情緒產生不一樣的大小聲變化,像是在攝影棚,椅子移動的聲音就像是一到細長的繩索,勒得妮娜無法呼吸。林強老師的配樂也讓整部電影的低音部分更加的完整,搭配讓人不舒服的環境音,陰鬱的配樂響起,我們就被抓進電影沉悶、詭譎的籠罩當中。


電影爽度:8
故事劇情:8
氣氛營造:9
演技表現:9
題材鮮度:7



留言
或您可以完整的文章回應 點此回文

電影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