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2 篇文章
Why so serious ?
黑暗騎士

影評 《天能 IMAX》-- 諾蘭的終極集大成,集滿他迷人的作者印記、小小突破與潛在缺陷

2020-08-28 02:21:55


 

 

《天能》預告當初一發佈,立刻令全球諾蘭粉投入研究各種劇情線索,尋找蛛絲馬跡想要拼湊出電影可能的樣貌,有些網友很快便破解《天能》暗藏的其一符碼:Sator Square ,不過基於官方宣傳期間透露的訊息有限,所有人僅能從片名 TENET 聯想到 Sator Square 含有相同的字樣。Sator Square 是著名的古老拉丁迴文,以 TENET 為中心,連結 SATOR、OPERA、AREPO、ROTAS 四個詞,並透過精心編排的順序排列成正方體,同樣取為 TENET 的《天能》,全片確實也像極了迴文。


雖然 Sator Square 多年來吸引各方學者嘗試破譯,紛紛提出各自設想的理論,但始終沒有找出統一說法的正確解讀,然而這並不阻隢克里斯多夫諾蘭想要拼湊出屬於自己的 Sator Square 字謎。你能發現,TENET、SATOR、OPERA、AREPO、ROTAS 的密碼四散各處,有些是任務內容,有些成了關鍵角色的人名,它們皆和 TENET 息息相關。不過克里斯多夫諾蘭將這些密碼安插得低調,也完全無意向我們解釋它的含義,或許它也的確沒有含義,純粹只為了好玩。

 



但我們仍然可以根據這五個單字背後泛指的詞意,去猜測它們在《天能》裡可能代表著什麼樣的呼應;Sator Square普遍被解讀成「播種者(SATOR) AREPO(未知的人名)努力地(OPERA)掌握著(TENET)輪子(ROTAS)的轉動。」,假設克里斯多夫諾蘭真以這套普遍的解讀作為靈感來源,那麼我們將其套進電影與劇情參照,某種程度上,似乎也真能找到相對應的連結。


OPERA 在片中被轉換成開場的歌劇院行動,SATOR 被拿來作為肯尼斯布萊納飾演的俄國反派安德烈「薩托」的姓氏,AREPO 則是薩托的妻子凱特外遇的對象湯瑪斯「阿雷波」的姓氏(有趣的是,AREPO 向來被認定是人名,但無人知其真實身份,因此電影也不給阿雷波一個具體的形象,沒讓這名角色出場),ROTAS 是安德烈成立的營造公司其名稱,TENET 則被借來代指神秘的時間逆轉科技。薩托的確就像是播種者,被未來人賦予重任,負責掌管逆流時間的力量,並將這個科技安置在世界各處,即某種形式上的播種;而他名下的 ROTAS,是他用來藏匿時間逆流裝置的地點,這個裝置也恰巧正是以「輪轉」的模式運作。「播種者努力地掌握著輪子的轉動」,《天能》為何取作《天能》,似乎都說得通了。

 



時間逆流的設定,也剛好讓電影的敘事結構宛如像是 Sator Square 那般的迴文,前後正反閱讀都能通,正如《哈利波特:阿茲卡班的逃犯》或是《超時空攔截》等一干時間旅行電影,《天能》所奉行的,亦為命定悖論的概念,只不過這個過程,諾蘭還新增了炫炮的「倒帶效果」,改道而行援引了其它學術理論支持他對時間旅行的另一番詮釋。而諾蘭對命定悖論也不陌生,早在《星際效應》便已先試過水溫。


不僅僅是命定悖論,《星際效應》的人類存亡危機也被延續下來,但別於《星際效應》裡的未來人是向過去伸出援手,《天能》裡的未來人,卻是想摧毀註定邁向滅亡的過去。不過諾蘭最終得出的結論仍是一如既往的樂觀;《黑暗騎士:黎明昇起》英雄光榮引退,《全面啟動》家庭的幸福得以重拾,《星際效應》瀕臨末日的地球獲得了新生,《天能》也不例外,本該徒剩絕望的未來,如今有了被改寫的可能,對人性抱持無限希望、緊握一份值得不停追尋的信念,始終是諾蘭恆久不變的論調。

 



《天能》可視為「真」倒帶版的《記憶拼圖》,《記憶拼圖》是幕次的排序一場一場顛倒過來,《天能》不只是倒敘,有時候更直接按下遙控器的倒帶鍵反著播給你看。約翰大衛華盛頓的角色旅程,和蓋皮爾斯也非常相像,他們兩位一路其實都在尋根朔源,尋找究竟是誰賦予了自己前進的「驅動力」,而他們最後也都在「結束的開始」之處,驚覺是自己「驅動」了自己。羅伯派汀森飾演的尼爾,定位也頗像《記憶拼圖》中喬潘托利亞諾飾演的泰迪,他們從頭到尾都清楚所有的真相,但刻意不說破,只在一旁按照計劃提供輔助和線索,直至結尾才向主角坦白一切。


《全面啟動》藉竄改一段疏離的父子關係,瓦解了一座龐大的家族企業帝國,《天能》也採取雷同的手法,讓一名富豪與他那不和諧的婚姻成整起間諜行動的關鍵觸發點,愛或不愛,放或不放手,又一次牽動了整趟任務的成敗。主角對這段婚姻的介入,是《天能》最老哏的部份,卻也是最像諾蘭畢生最愛的龐德電影的部份,約翰大衛華盛頓與這對夫妻的互動,活脫脫就是龐德與龐德女郎、龐德反派的經典三角組合。

 

 

若你期待哪天能看到黑人演員接演詹姆士龐德,諾蘭算是以另一種形式實現了這個願望。但你一定會注意到,諾蘭並沒有完全將龐德電影的風格原封不動搬進《天能》,諾蘭拍的是更現代、更實際的龐德電影,他的龐德十足地專注,不隨便和龐德女郎調情,即使是若有似無的情愫,也絕不特別放大。他的龐德反派,也如許多的龐德反派一樣坐擁巨富,但更冷血、更俐落,不怒而威,怒了更威,這自然得歸功於肯尼斯布萊納的大腕級功力,這位俄國壞蛋,演得比他上次在自己執導的《傑克萊恩:詭影任務》還要好。


伊莉莎白黛比基這位諾蘭版龐德女郎,也不刻意賣弄身材(雖然仍有小露,但那純粹是劇情需要)或武打身段,絲毫不陪襯,全然擁有屬於自己的動機和目標,不是被什麼性感女特工,更不是什麼主角的影薄 love interest。作為諾蘭電影裡的妻子型角色,她不僅跳脫了諾蘭時常將女性角色當作劇情工具的框架,更難能可貴地打破了「老婆(女友)必死」的諾蘭電影傳統,而且打破這個傳統的方法,居然是親手幹掉自己的丈夫,不管諾蘭是否故意這樣安排,這看在影迷眼裡都有種惡趣味。

 



諾蘭濾除掉龐德電影那些他可能覺得油膩的部份,只保留他認為經得起時間考驗的精髓,但也許是濾得太乾淨,似乎反而令角色的溫度過於緊縮。我們都知道諾蘭電影裡的角色很多時候不會出現太過外放的情緒坦露,這也讓不少觀眾對他的電影留下了「情感冰冷」的既定印象。但是比起過往其它舊作,《天能》確實明顯存在著某種展露情感的拿捏更為「節制」的現象,加上眾多配角淪為面孔模糊的工具性存在,因而更難使觀眾產生共鳴。有些觀眾或許不介意,但有些則不太能接受這種莫名的距離感。


諾蘭沉醉於營造高規格製作的大片氛圍,在 IMAX 影廳裡享受他那熱血沸騰的大型動作場面調度(除了向來風評不太佳的近戰搏鬥之外)沒有一次是令人失望,《天能》證明諾蘭對技術面的掌握又往前更加精進了一些,但在編織龐雜佈局這點,尚有可議空間,諾蘭恐怕得開始思考,他每一次準備的驚喜禮物,是否還值得如此繁複的外包裝,因為禮物不夠驚喜,所以大費周章藏得更用力,比較像是漫威在做的事,而非諾蘭。


路德維希約蘭森的配樂、崔維斯史考特譜寫的片尾曲是此次少數為之一亮的新氣象,雖然前者聽起來依舊「很諾蘭」,充斥著滿滿「音效」式又重又沉的旋律,但與這回缺席的老搭檔漢斯季默相比,依然有其差異性,具備了不同層次、強勁又生猛的撞擊力。然後不得不說,結局難得沒再使用諾蘭近年慣性的蒙太奇煽情剪接收尾,有點不太習慣,哈哈。

 

歡迎到我的粉絲專頁按讚訂閱 : https://www.facebook.com/filmisland?ref_type=bookma

 

 


電影爽度:7
故事劇情:7
氣氛營造:8
演技表現:7
題材鮮度:6



留言
或您可以完整的文章回應 點此回文

電影相關文章


隨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