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 篇文章
我所追求的純粹只是任性。完全的任性 例如說我現在向你說我想吃草莓蛋糕,於是你把一切都放下來跑去買 並且呼呼地喘著氣回來說:「 嗨! 你的草莓蛋糕來囉,」並遞過來 於是我說:「 嗯,我已經不想吃這個了,」而把它從窗子往外一扔丟掉。 我所追求的是這樣的東西
挪威的森林

影評 《無聲》(有雷心得) : 身邊的人都很可惡還不是最慘的,而是連自己也不得不變得很可惡。

2020-10-27 22:18:45


-無力感很重的電影-

這電影野心很大,不只是在講校園霸凌跟欺負殘障,而是整個大環境中的肉弱強食。從家庭到學校,學校到社會,由小到大都脫離不了道德淪喪的悲哀。從一草一木,點綴到整個大千世界都很黑暗,那一草一木就是校園霸凌,而那大千世界,就是從校園霸凌所牽涉到的整個大社會體制。

而在這爛環境中,看著那些想實行正義的人,是怎麼盡力去解決一個不可能被解決的問題,想不放過任何希望去平反惡勢力,但到最後得到的卻是,有做沒做都一樣,做這麼多不如什麼都不要做,不跟著隨波起舞就已是最大的盡力了,想做什麼改變都是愚蠢的想像。

這部電影無力感很重,因為黑的徹底。黑在哪? 慘在哪? 仔細去回想整個電影所牽涉到的所有議題,哪一個是不悲哀的呢?

 

-大家都很可憐-

聽障在這故事裡,是非常悲慘的存在,道盡了身為聽障的所有無奈,被冷落、被遺棄、還有不被社會需要等等,從下到上,同學、家人、社會,都在欺負聽障。但最可悲還不是被人欺負這件事,而是連自己都會欺負自己(如女主角貝貝),還可憐到被逼著做壞人。貝貝處境,也真猶如被推到深淵般的無奈,待在聽障學校,竟然還會被也是身為聽障的同學給強暴,而被強暴的她,還只能繼續被強暴,因為轉學到正常學校會更慘,繼續被強暴成為她唯一選擇。

完全不給予聽障人一個出口與希望,甚至連想讓觀眾想同情他們的空間也不給,因為他們也做了可惡的事,很難給予完全的同理。就像結局那被張誠摸重要部位的寶弟,如果張誠跟貝貝很可憐很無辜,那他算什麼?

 

-不但可憐,而且又不得不變得可惡-

 

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幾乎所有角色都處在一種,到底是可憐還是可惡?兩種狀態徘徊。儘管張誠說的:「我們不是壞人?為什麼只有我們被懲罰?」看似很可憐,但那被你加害的寶弟算什麼?不是存好心做壞事,就不用扛加害的罪過。姚貝貝看似是最可憐的受害者,但那種自我放棄,有機會喊冤卻不做,以為這樣不會連累別人,誰知道竟然連累了張誠,替別人著想到完全不為自己著想,這種不自愛,沒想到反成了一種危害到別人的可惡行徑。

但是,他們都是可憐到不得不可惡,被逼的,但更悲哀的還不是他們,而是還有一個可憐到可憎的小光。

 

-可惡還不夠? 還不得不變的可憎?-

可恨之人必有可憐之處,小光在電影前半段的時候,表現出來的行為就是個典型垃圾人渣。他兩隻手比著食指搖晃說 : 「我們只是在玩,」像極了一個變態該會有的表現。但看到後面卻發現,他不是個變態? 他是被老師教成變態的,所以他覺得他只是在玩,是因為他真的不懂,對~~~是真的不懂。

小時候誰不是有樣學樣? 更何況小光還是個乖小孩,典型的好學生,太聽老師的話,所以不懷疑老師,但也變成了老師教你錯的東西也乖乖的學起來,就是太乖了。小光在班上的榮譽狀,我本以為是種諷刺小光表裡不一的意味,但最後想想似乎不是,他完全有做到學生該有的本分,不過卻被老師教錯了,如果他不這麼乖或許還不會這樣。到頭來他根本就如貝貝的前身一樣,不知不覺的在接收受虐的教育。

教育不都希望學生乖乖聽老師的話嗎? 我聽了,所以變這樣了,變的這麼可憎。

如果一件壞的事情,是因為一個壞人引起的,你只要怨恨那壞人,把一切的錯都推給他就可以了,至少讓自己有個目標能做情緒出口。可是現在卻是,那個壞人竟然也是被害的,真正壞的是「社會」,社會這麼大,如果把情緒投射在社會上不就是厭世了嗎? 清醒的人都會知道,厭世是種空泛的情感投射,沒有意義的,那怎麼辦? 無聲無息壓在心,這不是好方法,但也沒更好辦法了。

 

-我們都做了壞事,但都是無心之過,你接受嗎-

不用說小光了,每個人一樣,只是程度上分別而已。張誠的只是存好心卻做壞事、貝貝的只是替別人著想卻反到害人? 校長只是自保而卻不小心漠視、班導只是無知卻成冷漠、張誠媽只是想保護小孩而成無情? 路人只是為了被聽障撞而生氣,卻反成欺負到人? 寶弟只是有冤無處伸而想? 大概所有角色除了劉冠廷演的老師之外,其他都有犯錯,去年是陽光普照中最大的陰影,現在是無聲中的最大聲,真厲害~~~

這裡面哪一個人做了壞事是懷惡意的? 沒有? 但這股惡習卻不斷充斥在這些無惡意之中,真正該死的人是誰? 社會? 但你我他不都是存在於社會嗎?

我的粉絲專頁 : 無鬼的存在空間

 


電影爽度:8
故事劇情:8
氣氛營造:10
演技表現:8
題材鮮度:8



留言
或您可以完整的文章回應 點此回文

電影相關文章


隨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