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2 篇文章
Why so serious ?
黑暗騎士

影評 《神力女超人 1984 IMAX 3D》-- 宏觀卻難以凝聚、用心卻也淪於說教的歷史懷舊導覽

2020-12-19 13:24:34


 

 

《神力女超人》與《神力女超人 1984》在結構上有某些對稱之處,像是惡神對人性的潛在操弄、黛安娜與史提夫崔佛在人類世界的主客關係倒置、黛安娜必須再一次的痛失所愛才能換來再一次的羽化成長;但在調性和主旨方面,兩集是徹底的截然不同,這種差異性可能會造成部份觀眾的不適應,它不如前集那樣緊湊、穩健、動作與劇情均勻調配,有了上集的成功打下基礎,在創作上更有話語權的導演開始想要任性冒點險,不敢說這是執行度完美的一次任性,但至少是具一定程度可觀的任性。


一次世界大戰時期的《神力女超人》和八零年代的《神力女超人 1984》中間相隔著極寬的時間跨度,如果時空仍想設置在過去,派蒂詹金斯大可繼續拿二戰、越戰、冷戰做文章,但如此一來題目便太過重複,那多沒意思,戰爭的話題似乎沒有再延伸下去的必要,直接躍至八零年代,絕對會是完全新鮮的嘗試。於是乎《神力女超人》系列自此儼然成了某種「年代記」,每一集皆可視作針對人類文明特定時期的歷史觀察與討論。

 



《神力女超人 1984》是我們再熟悉不過的浮士德寓言,如同《神鬼願望》或《帕納大師的魔幻冒險》,主角被實現的慾望都是必須用對等的代價換取,受到利誘而簽下魔鬼契約的主角,勢必也都會後悔他們做出許下心願的決定,而他們會在導正錯誤的過程中記取教訓,無論犯下的錯誤有無可能被導正。然而許下不該許的願已非多麼新奇的題材,這或許也是官方在整個宣傳期並無透露太多主線劇情的其一因素,畢竟走向實在太容易被料準。


《神力女超人 1984》不追求在「換取心願」的既定遊戲規則埋下推翻老哏的逆轉,而是改做元素的混搭,將魔鬼契約的概念結合反映時代氛圍;八零年代的美國,正值甫脫離七零年代的蕭條、社會正發蓬勃的時期,雷根總統重新復甦了國內經濟,生活趨於安穩的人們,此時更加著重於個人的內在所求,渴望財富、美貌、渴望擁有更多更多,這似乎即是魔鬼誘發凡間私慾,魅惑人心簽下交易的最好時機,向大眾推銷滿足渴望的大亨麥斯羅德正扮演著魔鬼的代言人角色,但為挽救岌岌可危的事業而焦慮苦惱的他,不甘只做魔鬼的代言人,更想要成為吞噬眾生靈魂的魔鬼本身。

 



《神力女超人 1984》並非第一部聚焦舊時代背景的超級英雄電影,《X戰警》前傳系列一直都是以此為題,不過《神力女超人 1984》給在這方面偏了準頭的《天啟》做了較為合格的示範,同以 80s 為舞台,前者準確捕捉時代精神、為其寫出一封圖文並茂的情書,後者則僅僅是不完整的零碎拼貼,反觀《天啟》的前兩部系列作《第一戰》和《未來昔日》明明就已是極優秀的參考對象,卻還能毀掉前面好不容易建立起來的口碑。


派蒂詹金斯曾在宣傳第一集時透露,克里斯多夫李維版的《超人》不僅啟發她對《神力女超人》的創作,更深深激勵她決定以電影為志業。我們能在《神力女超人 1984》發現更多李維版《超人》的影響軌跡,或者保守地說,一些近似的共通點;黛安娜和《超人2》的克拉克同樣為愛捨棄了力量,享受了一小段時間的兩人世界,但無奈身負重責的黛安娜,在重拾力量的同時也得捨棄愛情,克拉克在《超人2》也做出了類似抉擇;《超人2》元首權力被移轉給反派的橋段,在此也重新搬演,麥斯羅德如當年的薩德將軍闖進白宮,讓總統屈服於他;即使不提上述舉例的情節,光是看黛安娜穿梭在八零年代的都會景觀來去無影的行俠仗義,便已極有李維版《超人》的既視感。

 



回歸前頭所述,《神力女超人 1984》的確稱不上是執行度完善的一次任性,派蒂詹金斯大膽嘗試在一個娛樂大片的框框裡講一個危機感、任務性相對較低的故事,是很冒險的策略,第一集是單線直球的英雄旅程,是普遍接受度高的公式,《神力女超人 1984》則和往常的雙反派制英雄片不同,它幾乎將反派也當成了主角,拆成三條主線同步推演,而且三條主線雖有連繫,但無緊扣的交集,這大幅減低了黛安娜、芭芭拉、麥斯羅德三人的交鋒張力。


《神力女超人 1984》更像是同時說了三個故事,而不是用三個角色說一個故事,他們三人有各自的旅程,各自的心魔,只是剛好被同一顆許願石操控著命運,劇中發生的災難看似浩大,但無直接的二元對立,每個角色都被無形的力量所支配,缺少相互抗衡的清楚機制,使得電影難免顯得鬆散。《蝙蝠俠大顯神威》是絕佳範例,企鵝人、貓女、蝙蝠俠、麥斯薛瑞克各有飽滿的人物曲線,交織著複雜但深刻的敵對衝突,整部電影塞進多達三個反派,卻未見凌亂。《神力女超人 1984》藉「追求慾望」讓各角的境遇相呼應,《蝙蝠俠大顯神威》以「怪物本色」形塑各角的悲劇性,兩片有其規模相近的野心,只可惜完成度不在同個水平。

 



我欣賞《神力女超人 1984》企圖呈現的願景,但嚴格說起來,目前的兩集都不是我的菜,它們的結論總是很說教,有股很倒胃口的天真正能量。好萊塢電影很多固然都存有說教意味,但大部份都懂得修飾口吻,讓觀眾能夠不厭其煩地一再消化大同小異的觀點,《神力女超人》系列卻總是直白得令人尷尬,《神力女超人 1984》在已難使觀眾聚焦的情況下依然在最後給出直白說教的結論,應該只會降低觀眾接收這個結論的意願(至少我個人是被降低了啦)。


但我覺得對整部片更扣分的,其實是蓋兒嘉朵。如果神力女超人不是蓋兒嘉朵,我會更喜歡這部電影,她很漂亮,但真的不太會演戲,偏偏這集文戲又多,看得出來她扛得很勉強。我始終認為嘉朵不是一個很成功的選角,她只有外貌和氣質合適,但論演技,根本無法承擔如此重要的指標性人物,要擺弄帥氣的武打英姿、自信開朗的樣態、或是那凡人難以招架的燦爛笑顏,她綽綽有餘,一旦要處理細膩的情感戲,則完全藏不了拙。

 



蓋兒嘉朵在《神力女超人》幾場必須展露悲傷、愧疚、無力等情緒的重點戲,帶給我的只有滿滿的挫折感,我挫折於無法透過她的表演進入那幾場戲的情緒《神力女超人 1984》繼續證明了她還不是一名足夠靈敏的演員,和史提夫最後的道別、苦勸麥斯羅德放下屠刀等重要時刻,都很需要倚靠演員支撐,但每當畫面轉到嘉朵,我的情緒就斷了,無論場面調度得再好,與她對戲的演員多麼給力,嘉朵的表演往往都會扼殺了該場戲本該更趨近完美的機會。


對我來說,嘉朵的美貌不足以遮醜她的演技,所以你跟我說她接下來要演《埃及豔后》?我心裡只有傻眼二字,撇開種族方面的爭議,單論實力,我無法相信她撐得起這個角色、撐得起這種大戲。空有明星魅力的蓋兒嘉朵穩不住場子,定位有如菲佛版貓女 + 性轉版電光人的克莉絲汀薇格又淪為免洗,於是最終,焦點全落在了光芒萬丈的佩德羅帕斯卡身上,這集應該改叫《麥斯羅德 1984》才對,他幾乎要比嘉朵更像主角,他的故事線也更切中全片要脈,外加此角隨時處在精神高亢或極度焦慮的狀態,佩德羅表演的力度自然也比其他人都要更激烈、更引人注目。

 



不知華納兄弟有無考慮過金凱瑞來扮大反派麥斯羅德,不只是因為該角演來浮誇,更是因為麥斯羅德的遭遇像極了《王牌天神》的布魯斯諾蘭,兩人都希望能改變自己的命運,結果成了能夠改變所有人命運的全能之神,對凡人許下的心願皆有求必應;而他倆在世間最珍惜的骨肉或愛人,恰巧最後也是他倆放棄神力、讓一切歸於原狀的契機。黛安娜勸說麥斯羅德收回心願的那刻,援引《蝙蝠俠對超人:正義曙光》的「美麗謊言」一曲戳破慾望所編織的謊言,既驚喜又適切。被仇恨與偏執蒙蔽雙眼的布魯斯變成受慾望奴役的麥斯羅德,喚醒布魯斯的克拉克變成喚醒麥斯的黛安娜,需要被拯救的瑪莎,則成了我們需要找回的面對事實之勇氣。


整部《神力女超人 1984》,猶如不搞笑版的《王牌天神》,只不過是多了一個會阻撓金凱瑞隨便讓人中樂透頭獎的神力女超人。

 

歡迎到我的粉絲專頁按讚訂閱 : https://www.facebook.com/filmisland?ref_type=bookma


電影爽度:6
故事劇情:6
氣氛營造:7
演技表現:7
題材鮮度:5



留言
或您可以完整的文章回應 點此回文

電影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