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6 篇文章
「Falling in love is a crazy thing to do. It’s kind of like a form of socially acceptable insanity.」
雲端情人 Her

影評 醉.生夢死-共飲將進酒

2015-08-25 23:35:10


 

  《醉.生夢死》是一部非常高明的電影,以台北寶藏巖作為故事的中心區域,張作驥導演在電影中以非常富有感染力的剪接、鏡頭運用、象徵符號訴說令人感到沉重的故事,《醉.生夢死》的靈感來自於李白的〈將進酒〉,但是卻幾乎看不出來《醉.生夢死》和〈將進酒〉的任何關聯,僅有「酒」勉強沾得上邊,那是因為透過張作驥導演之手,將李白的〈將進酒〉改編為屬於張作驥的〈將進酒〉,事實上仔細對照詩句的話,仍然可以從詩句中看出幾句和詩句相關的鏡頭畫面。

  《醉.生夢死》無疑是近年台灣電影中罕見的上乘之作,同時張作驥也透過電影的藝術提煉出生命中最精華的沉重感與無奈感。

 

※以下內容涉及劇情,請自行斟酌閱讀。

 

 

 

  遠眺新店溪,是電影開場的第一個畫面,也是「君不見黃河之水天上來,奔流到海不復回。」的第一個意象畫面,重點則在「君不見」,「君不見」不只是電影中角色們的悲歌記號,其實也是一般人的生活記號,張作驥導演將原本的片名《愛是藍色的》改名為更有深度跟層次的《醉.生夢死》,其實正帶有渾渾噩噩的生活的「君不見」之感,且張作驥導演非常巧妙的以醉、生、夢、死、愛、恨、情、仇八個字作為劇中角色的代表字眼,說是「代表」其實並不精確,應該說這八名角色的人生被這幾個字所侷限,是生命被侷限的藝術表達手法。

  呂雪鳳飾演的母親被「醉」字所侷限,她在電影中不斷喝酒,讓自己呈現在不清醒的狀態是一種外在的「醉」字解讀,母親這名角色和丈夫生下黃尚禾飾演的哥哥上禾和李鴻其飾演的老鼠兩名孩子,丈夫後來愛上其他女人而離開,就一名單親媽媽來說,想將雙倍或更多的愛給予孩子是很正常的,母親在電影開頭與結尾將愛化為叮嚀與關愛的話語,一句一句的告誡老鼠與上禾,這是母親唯一懂得表達對孩子的愛的方式,無奈的是一句句的話語卻像一股巨大的壓力,無論老鼠或是上禾都因無法忍受而破口回擊,尤其是上禾更遠赴美國逃避,上禾不僅僅逃避母親的叨念,更是逃避母親無法接受他的同志傾向,兩名孩子是母親唯一能愛、能付出的對象,只是母親不懂得表達,因此以一罐又一罐的酒麻木自己在人生中一再的挫敗,這時兩名孩子對母親就像是「君不見高堂明鏡悲白髮,朝如青絲暮成雪。」孩子對母親的態度正是「君不見」,又因為「君不見」而逐漸將劇情向前推進,也因為「君不見」而造成一件又一件悲劇發生。

 

 

  鄭人碩飾演的仁碩,是王靖婷飾演的大雄的丈夫,他是一名為了生存而放下尊嚴,每個晚上都要去當舞廳,扭動著赤裸的身體「賣豆漿」,甚至為了今子嫣飾演的紫嫣,願意割去一個腎,大雄瘋狂迷戀著仁碩,老鼠也總是人前人後的說碩哥是他的偶像,但他不過是為了生存而賤賣自身肉體、青春,他寧願和酒友鬼混,也不願意多放感情在大雄的身上,因此仁碩是被「生」字所侷限。

 

 

  黃尚禾飾演的上禾則被「夢」字侷限,他成績優秀,出國留學,卻因在美國的和同性伴侶分手而自殺未遂,他帶著未完成的同志愛情夢回台灣,白天騎著腳踏車去電影公司上班,晚上則脫去外衣,跳上同志酒吧的鋼管舞台,張作驥非常用心的在雕塑上禾和仁碩之間的情感戲,當上禾第一次騎著單車回家,仁碩瞥見了在房間運動的上禾,裸露的上半身在門縫中閃現,仁碩在經過腳踏車時,便輕撫了單車的坐墊,並不忘問老鼠,是否哥哥已回家,甚至追問上禾在哪工作,在電影公司那場戲,是仁碩想見上禾而去的,嘴上不曾說出的情感,卻透過仁碩觸摸牆上的《縱慾》電影海報,以及等電梯離開時的回眸一看得到驗證。

 

 

  同志酒吧的戲,表面上仁碩只是和酒友們一起出來玩,實際上他卻是來看上禾的,他從頭到尾眼光都在上禾身上,卻沒有打招呼,上禾則是第二天才知道仁碩有來,兩人在窗外共舞那場戲,那是仁碩和上禾第一次的身體親密接觸,也是上禾試探仁碩心意的戲碼,這場戲最特別的是張作驥導演透過大雄在窗內觀看兩人共舞,一方面是後段劇情仁碩和上禾情感關係的預示,也透過鏡頭細細勾勒仁碩和大雄不在同一個世界的情感危機之暗示,最妙的是老鼠在此時發現桌上的螞蟻和蛆在纏鬥,並拿稍早偷來的行車紀錄器拍攝這齣「共舞」的畫面,張作驥並非暗喻上禾跟仁碩是螞蟻跟蛆,而是透過兩場共舞畫面的剪接來襯托兩場戲詭異,又帶著些許趣味的反差。

  最令人耐人尋味的戲是當仁碩騎白色機車,帶著紅色安全帽的夜晚,巧遇騎著白色單車,背著紅色背包的上禾,張作驥導演透過兩人在相反車道的路線,勾勒他們內心情感的相遇,他們相遇的對話看似只是打招呼的隨口提問,卻是上禾在試探仁碩,告別之後仁碩只向前騎到路肩,那是仁碩對上禾的試探,上禾調轉車頭正是仁碩所期望的結果,短短的一場戲,卻充分展現張作驥說故事的高超能力。

 

 

  當仁碩被阿祥為首的幫派狠揍之後,上禾溫柔的替回到家的仁碩擦藥,那又是一場肌膚接觸,充滿曖昧情愫互動碰撞的精采好戲,事後上禾洗澡卻裸身出來和仁碩談話,其實正是刻意試探仁碩的心意,同時意圖激起仁碩的慾望,這場戲確實引燃了仁碩的慾火,在他狠砸了自己的房間之後,便衝進了廁所。

 

 

  廁所的情慾戲,也充滿了寓意,廁所是陰暗的,這是兩人必須隱藏自己心中性向的暗示,張作驥此時是將攝影機放在仁碩的房間,從這種特殊的角度來拍攝兩人的情慾戲,廁所的門框將兩人框住,是兩人的慾火在彼此的情感空間裡發作,這份愛隨著上禾破觸了水龍頭開關,而證明兩人的愛有多深、多濃,只是這份兩人被愛情滋潤的情感,終究只能躲在陰暗的空間裡,那份陰暗的空間其實正是上禾的「夢」,一份已然完成的夢。

 

 

  那麼生命被「死」字所侷限的老鼠,因為上禾的成績優異,老鼠則是在上禾出國後而墮落,母親則愛拿哥哥作比較,讓老鼠不斷承受比不上哥哥、母親比較愛哥哥的壓力,老鼠每天渾渾噩噩的過日子,在市場幫忙賣菜,每天僅賺了五百塊錢的生活費,他的生命就如同死亡狀態,那場老鼠隔著紗窗,看著外面痛苦掙扎而死的老鼠,其實就是老鼠的生命註記。

  他喜愛玩火、玩螞蟻、養吳郭魚,生活沒有任何目標,但是她崇拜表姊大雄的丈夫仁碩,鄭人碩飾演的碩哥總是像長輩一般照顧老鼠,對老鼠而言碩哥的存在是彌補生命中沒有父親的缺憾,因此他總是向別人說碩哥是他崇拜、尊敬的對象。

 

 

  張寗飾演的援交妹是唯一能讓老鼠跳脫「死」字侷限的人,和她相處的時候,老鼠顯得自在,即便援交妹從來不開口說話,老鼠也從不在乎,他將每天微薄的五百塊薪水花在援交妹身上,不顧菜市場其他人不喜歡援交妹的話語,總是想出一些奇妙的的花招逗她開心,不但想到吃香蕉的奇招,這份情感在一起喝養樂多的情感戲得到了昇華,老鼠總是在骯髒菜市場、陰暗的窄巷穿梭,偷取車門沒鎖的行車紀錄器,這不但是「老鼠」之名的性格雕塑,其實張作驥更是有心的安排老鼠總是走在髒亂陰暗之處,卻能由代表「愛」字的援交妹的情感感染,而跳脫「死」字的毫無生機的人性雕琢,然而最妙的是援交妹究竟是天生喑啞,還是不願意說話、覺得沒必要說話,那是很耐人尋味的設計,隨身攜帶的伸縮球,或許正是每個人都有一件專屬於她的情感符號,這不經讓人想起《全面啟動》中每個角色都有自己的圖騰物件的性格設計。

 

 

  「愛」是讓老鼠生命有了生機,因此當「愛」被剝奪時,老鼠就會反撲,他不但以血教訓每次暴力相向的援交客人,更手刃黑幫老大阿祥,「愛」為老鼠的生命開啟了新的一頁,卻也同時因為「愛」而失控,這是人捍衛「愛」必然會作出的決定。

  至於無論用肉身或內心的狂戀都無法栓住仁碩的大雄,生命被「恨」字所侷限,她對仁碩的愛狂戀到經不起男性酒友戲謔的一吻,何況酒友還是熟識的老同學。電影開場老鼠從大雄房間的窗戶進入屋內,其實就已暗示大雄跟仁碩的感情充滿了他人的介入,那場大雄跟老鼠喝醉的戲,兩人在桌上點燃的藍色火焰,不但像老鼠對援交妹的愛,也像是大雄對仁碩的炙烈愛情,喝醉的大雄說如果要她選擇對象,會是上禾,因為上禾在電影裡的形象是癡情的;她第二天要求仁碩喝掉骷髏造型酒杯裡的酒,仁碩一看就覺得是因為自己是惡魔的化身,對大雄的愛不足,這一場場大雄跟仁碩充滿怨恨的爭吵戲,都像是已經點燃的導火線,最終引爆了大雄拿著紅酒開瓶器刺向仁碩的恨意。

 

 

  今子嫣飾演的紫嫣對仁碩仍有「情」,林晉羽飾演的阿祥則對老鼠有「仇」,當老鼠和仁碩喝酒,戲謔式的玩弄桌上的豬頭,豬頭正是阿祥的象徵,這場戲不就像〈將進酒〉中的「烹羊宰牛且為樂,會須一飲三百杯。」嗎?

 

 

  劇末母親因貪杯而墜落身亡,背景採用王心心演唱的〈將進酒〉,不只是「與君歌一曲,請君為我側耳聽。鐘鼓饌玉不足貴,但願長醉不願醒。」的化身,同時也標記著劇中的角色沉醉在自身生命的侷限之中。

  老鼠最後在恍惚間見到已死去的母親站在溪邊,母親將酒倒入溪中,老鼠將已死去的吳郭魚放回屬於牠的溪水裡,從「君不見」變成了「君見」,那是老鼠在悲痛中的幻影,是自我贖罪的夢境,他甚至放生他一直把玩的螞蟻,讓一切執著與生命中的痛楚「奔流到海不復回」,張作驥以強而有勁的最終影像一幕幕的衝擊觀眾的心靈,那也是「醉生夢死」最終回歸於清醒的命運歸宿。

 

 

  最有意思的是電影的暗喻並不僅僅如此,螞蟻、老鼠、蛆、吳郭魚都住在陰暗潮濕之處,就像是劇中的角色穿梭在陰暗潮濕的市場、巷弄與建築物中,那都是對主角命運與生命的書寫。

  尤其是沒有人在養吳郭魚,老鼠卻總是向釣客購買吳郭魚,並養在水族箱裡,吳郭魚卻總是跳出魚缸而死,吳郭魚被放在不屬於他的生命位置,其實也是暗示劇中的角色生活在不屬於自己的空間,所以在命運中痛苦掙扎。

  劇中的女性角色總是穿著藍色的上衣、大雄的藍色挑染、藍色火焰,藍色對阿雄和紫嫣而言是憂鬱的色彩,是藍色的悲劇愛情,對援交妹而言卻是寧靜,在這部電影的劇情刻劃之下,藍色則宛如詛咒的色彩,如影隨形的註記著女性的命運。

 

 

  電影前半段老鼠穿越暗巷,張作驥導演特別拍出了巷弄上方的蜘蛛網,那也是角色生命被侷限的符號,最後仁碩在片尾穿越暗巷,那暗巷中的那一抹幽光是電影的最後符碼,似乎正訴說無論生命如此無奈與沉重,仍能在一片幽暗中尋找到生命最終的出路。

  張作驥導演的《醉.生夢死》宛如一壺烈酒,讓人在觀影過程沉醉其中,每一口都後勁十足,並讓人在酒精浪潮裡品嚐到人生最無奈,又最沉痛的深刻體悟,酒精中的苦味到了最後一滴,卻讓人品嚐到生命中的微小希望,這是屬於張作驥的〈將進酒〉,也是張作驥邀請影迷一同共飲的風花雪月。

 

以上劇照由開眼電影網授權使用:
https://www.atmovies.com.tw/home/movie_homepage.html


更多Victor Liu影評:
https://victorstarmovies.blogspot.tw/

 


電影爽度:7
故事劇情:10
氣氛營造:10
演技表現:10
題材鮮度:9

醉.生夢死 張作驥 呂雪鳳 鄭人碩 李鴻其 張寗 王靖婷 今子嫣 王心心 將進酒

留言
或您可以完整的文章回應 點此回文

電影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