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 篇文章
We're all traveling down the radar, undetected, and no one can do a thing about this.
Submarine

影評 看得見風景的房間:翁子光《踏血尋梅》

2015-11-18 19:59:59


 

 《踏血尋梅》改編自香港真實的社會案件。十六歲少女王佳梅遭到卡車司機丁子聰分屍,負責偵辦的刑警臧沙展雖然得到丁子聰的自首以及詳盡的犯案過程,卻覺得整起殺人命案很不尋常:為什麼佳梅會要求第一次見面的丁子聰殺了她?丁子聰自白說並不討厭佳梅,但為什麼以殘忍的手法肢解少女?臧沙展為了解開心裡的疑惑,在破案後仍然繼續追查。在他依循線索一步步逼近之後,臧沙展找到的不是邪惡兇殘的意念,而是兩個寂寞到甚至不畏懼死亡的年輕靈魂。

 

佳梅的母親跟隨中國第一波移民來到香港,她沒有錢,也沒有地位,卻要照顧兩個女兒和一個被佳梅稱作「叔叔」的男人。佳梅當模特兒的夢想被母親斥為不切實際,但她沒有放棄,休學之後嘗試加入模特兒經紀公司,卻抵不住大環境的踐踏,最後只能在麥當勞打零工,並且開始接客;她雙手奉上真心給一個客人,三番兩次與他開房間沒有收錢,只為了能夠像一般男女朋友溫存,但是男生在正宮面前卻推說佳梅是他打遊戲的網友,不肯給她名分,更畏懼承認劈腿;丁子聰的父母死於一場車禍,自小失恃的他渴望與女性建立親密關係,他內心是善良的(連房東的貓都只和他撒嬌),但是欠佳的外貌致使他遭到年輕漂亮的女孩小覷。佳梅與丁子聰相識於網路,兩個孤獨的陌生人互相訴說心裡話,最後相約見面上床——就是在這有性卻無愛的一刻,佳梅開口要求丁子聰結束她的一生。

 

臧沙展曾經對佳梅的母親說過,在香港,平均每小時就有一人失蹤,有些父母甚至過了好幾年還不曉得兒女是生是死——這是一個過於龐大、繁雜、冷血的世界,如同片頭那首佳梅哼唱的〈娃娃看天下〉:「如今自己繼續每日製造我熱熱鬧鬧的一生/但在美夢裡又渴望再做個簡簡單單的人/回頭問問這天空/這人生可輕易嗎......」沈重而不輕易的人生要如何簡簡單單?鄭秀文或許可以把人生唱成一首〈娃娃看天下〉,但是對於歌詞外的他和她,活著就要面臨內心不被瞭解的寂寞,要忍受不被社會接納的孤獨。活著一點也不容易,因此他們不怕死而選擇直接跳至生命的盡頭。

 

翁子光導演在《踏血尋梅》中放入了好幾場血淋淋的戲,如丁子聰對佳梅開場剖肚撕臉皮等鏡頭,血腥程度不亞於婁燁導演在《推拿》中的鋪排。《推拿》的血是張狂地噴灑,而《踏血尋梅》則是緩緩地、靜悄悄地流淌,前者反彈生活的壓抑是以呼天搶地的方式,後者更像活著的意志被慢慢摧殘殆盡,然後在沒人發現的地方無聲無息地斷了氣。離婚的父親(臧沙展)、孤兒(丁子聰)、失去夢想的少女(佳梅),三人各自深居於看不見風景的房間,在翁子光的筆下、杜可風的鏡頭中、廖慶松的剪接之後,《踏血尋梅》似乎已無意譴責殺人兇手,反而多了幾分憐憫,這分憐憫更是在無形中凸顯了人生中難以消解的困頓。電影的最後,又將時間跳回佳梅初到香港時坐在車窗旁的模樣,車窗外的風景跟不上她便落在她的身後——那是一個應該要被永遠銘記的時刻。生活有時確實黑暗無光,「踏血」是必經之路,但也唯有先走過暗處,才能明白看得見風景是一件多麽可貴且不容易的事。

 

 

圖文完整版請見:https://goo.gl/8fPnTV



 


電影爽度:8
故事劇情:8
氣氛營造:8
演技表現:8
題材鮮度:8

踏血尋梅 翁子光 郭富城 春夏 白只 2015金馬影展

留言
或您可以完整的文章回應 點此回文

電影相關文章


隨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