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 篇文章

影評 醉•生夢死

2016-03-06 21:46:06


    《醉·生夢死》的每個鏡頭,都飽含著無比強大的生命力,卻非得透過不斷的傷害,來傳達生命的價值,其實無可厚非,甚至有其必要。電影一開始就十分吸睛,從老鼠跟媽媽的爭吵戲中,就完全展現了兩人肢體表演到情緒轉變的厲害,也帶出了家庭中所隱藏的傷痛,並為故事的發展留下伏筆。

    片中幾位演員的表演皆十分強大,尤其是呂雪鳳,在極少的戲分中,就構築了一個失敗、艱苦卻依然關愛兒子的母親形象,不僅串連了兩位兄弟的連結與對比(她的死是他們聚合的理由),也呼應了碩哥不為人知的家族秘密,呂雪鳳的演出,完全與導演所要傳達的訊息恰如其分得融合在一起,厲害極了。

    除了家庭意象的殘破不堪,片中的幾段愛情也都是殘缺的,老鼠愛上了菜市場的沉默女孩,不惜一切方法的討好她,卻又讓她捲入針對自己的復仇;碩哥跟大姐從熱戀、厭煩到仇恨,傷害彼此脆弱的心靈;碩哥與上禾緩緩傳送著曖昧,到最後,兩個孤寂的靈魂只能互相以身體相濡以沫;就連老鼠跟碩哥到高雄招惹的仇家,都跟他們有情感上的牽扯。這些愛情,就像燃燒在酒精上的「LOVE」字樣,散發著耀眼的光芒,卻極其容易消逝,也凸顯了愛情沒有規則,不問值不值得的本質。

    我特別佩服導演將螞蟻、吳郭魚、老鼠、蛆都納入表演的陣容,而且還運用得極好,被豢養卻活不下去的吳郭魚、瀕死的老鼠、因死而生的蛆,在在都反映了片中角色的心理與生理狀態,這些昆蟲動物不只有傳遞訊息的功用,甚至還能幫忙塑造角色形象。尤其一場男主角,拿著攝影機拍攝螞蟻與蛆共舞的戲,不只呼應了片尾與母親共舞的戲,帶出了母親的死亡訊息,也延伸了拍攝的概念,男主角之於螞蟻跟蛆的關係,就類似導演與片中演員的關係一般,一場戲能解讀出好幾層的意義,都仰賴著編導擺放訊息的能力。

    不只表演,本片的剪輯、攝影、配樂都強,劇情往往跳躍在不同時間軸上,拼湊著這個碎裂的故事,卻絲毫不減損我們投入的感情;攝影則有大量的特寫、跟拍,讓鏡頭帶著觀眾,去理解與認同每一個角色;飽滿的配樂則完美的營造了整部片的氛圍,引領著觀眾沉醉在這個魔幻的世界中。

    這部片看似悲觀,幾乎每個人都沒有好下場,我卻覺得他們活得比社會上大部分的人都要勇敢,至少他們願意將脆弱的一面展現給他人,即便那是難堪、痛苦的,這真是一部誠實的電影。那些被展示出來的脆弱,能夠安慰每個受傷靈魂的心,就像片尾老鼠與母親共舞,不管那是回憶也好,幻想也罷,那真誠的情感真的能打動人。張作驥其實是一位包容的作者。


電影爽度:7
故事劇情:9
氣氛營造:10
演技表現:10
題材鮮度:7



留言
或您可以完整的文章回應 點此回文

電影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