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6 篇文章
你好嗎?我很好。
情書

知識 《被遺忘的新娘》-誰說日本電影沒有彩蛋的

2016-03-24 01:47:06


被譽為「文青導演」的岩井俊二,在新片《被遺忘的新娘》再度為日本電影界注入一劑強心針。作為岩井俊二的影迷,我們一同等了十年,也從青少年長大成人,但是唯一不變的,依舊是導演那帶有詩意的鏡頭,以及溫柔地批判這個世界。

既然是文青,代表岩井俊二在電影中悄悄置入了許多帶有含意的人事物,就像挖寶一樣,越深入《被遺忘的新娘》你會發現導演滿滿地思緒充滿整部電影。以下12個《被遺忘的新娘》小知識,讓你更愛本片、更愛岩井俊二,誰說只有好萊塢電影有彩蛋的!

日本出租文化

《被遺忘的新娘》來自於岩井俊二某次參加結婚典禮聽到隔壁桌奇怪的談話,家人之間卻用敬語互稱,最後才發現原來他們是代理親友,進而有了這部電影的構想。

在日本,出租文化早已見怪不怪甚至是盛行多年。從出租家人、情人、朋友、大叔,只要你有錢沒有租不到的「東西」。此類出租文化得盛行,部分原因來自於日本大量的派遣人員,由於他們經常更換公司,不易與同事建立交情,因此結婚時便需要僱請假同事出席;另外更多人則是因為「不想讓另一半知道自己沒有朋友」。

出租情人是近年日本較盛行的,不像牛郎或是應召女郎,他們不僅價錢昂貴更禁止性服務。禁止在住處約會、開車兜風,不准上游泳池、混浴溫泉等必須穿泳裝或多暴露地點,也不能帶去脫衣舞場或亂交吧、飯店等處約會,不能陪宿,禁止交換電話號碼,也禁止拍照,除了紀念性的大頭貼等。依據出租的人氣(帥氣度)不同,價格也有分別,每小時約兩千台幣起跳。

出租賓客也是在亞洲各地非常常見的服務,一名假賓客約六千台幣,另加一千五還可以獻唱或跳舞(三小時導演版,完整拍出七海的婚禮),三千台幣則可以充當重要人士上台講話。

充滿有毒海洋生物的房間

電影中那間美麗卻充滿毒性的房間,養著水母、芋螺、豹紋章魚、魟魚等有毒海洋生物。(除了水母、蠍子和魟魚之外,其他海洋生物皆不能吃)

送貨員送來的豹紋章魚,又稱藍圈章魚,是世界上毒性最強的有毒動物之一。以皮膚的色素細胞來將自己隱藏在環境之中;一旦被激怒,就會迅速將體色改變為亮黃色,並顯示出藍色的圈狀花紋,因為看起來類似豹紋,因此也有「豹紋章魚」一稱。其中,藍圈章魚的形象也被廣泛使用在電影中。

芋螺,被許多潛水人士稱為萬毒之王。在淺、深海和潮間帶都有分布,其細的管狀構造內含魚叉狀齒舌可注射毒液,毒性非常強,人類或哺乳動物被毒齒所傷會引起劇痛、局部腫脹、全身痲痺、呼吸困難或休克,「有時」會導致死亡。

三小時導演版中,好心的送貨員另外送了七海沒有毒的生物,鬥魚。鬥魚是一種非常好鬥得魚類,有趣的是,鬥魚只和同類的打架,遇到別種魚反而可能被咬的片體鱗傷。而送貨員送得正是兩條鬥魚。

岩井俊二的搬家必備品-椅子

《四月物語》飾演楡野卯月的松隆子,是一個個性單純且沒有主見的大學生,首次離家來到東京念書,在搬家的場中,新租的套房放不下原本從北海道帶來的家具,好心的搬家人員最後建議她可以留下這個椅子。《被遺忘的新娘》片尾,七海搬到新家時,安室特地開來一卡車的二手家具,最後幫她決定留下一張椅子。

預告中的貓帽

其實目前這個答案是無解,就連導演都說「其實大家想的是什麼,都是最正確的答案!」個人解讀是,《被遺忘的新娘》主角使用的「星球網」,登入畫面即是一隻貓,和貓帽的形狀一模一樣。而在網路世界的七海,因為沒有人知道她是誰,才能夠真正說自己想說的話,帶著網路和世界溝通。

Cocco 真喜志 智子

片中飾演av女優真白的Cocco,在現實中是一名來自沖繩的搖滾歌姬。今年39歲的她,1997年以單曲《堅強脆弱的人們》走紅歌壇,更以《搖籃曲》專輯,大賣90萬張。生性害羞、不擅面對人群的她,曾罹患厭食症和自殘狀況而暫退歌壇。生病時的她也不曾閒下來,不僅發行了自己的繪本,更在故鄉沖繩推動淨灘活動,2006年正式復出。《被遺忘的新娘》片尾曲<宇宙學>正是由Cocco親自演唱。相較於片尾曲的溫暖曲調,其原本的歌唱路線更為豪放,且血淋淋的歌詞加上帶有點神經質的爆發感(就像片中的真白),和她害羞的個性相距甚遠。

《被遺忘的新娘》是Cocco第三部參與的電影。2008年,導演是枝裕和被Cocco的聲音所感動,因而跟拍Cocco全國巡迴演唱會及她和家人們的日常,紀錄片《祝你平安:Cocco的無盡之旅》因而誕生。2012年首度出演《琴子KOTOKO》,由日本Cult 大師之稱的塚本晉也執導,首次演戲的她便獲得諸多的好評,而本片也2011年威尼斯電影節地平線單元大獎。

安室的暱稱-蘭巴拉爾
當七海在廁所用手機尋求安室的救助時,一張安室的自製貼圖「我要出擊了!」其實正是導演使用鋼彈名字的發想來源。蘭巴拉爾是《機動戰士鋼彈(GUNDAM)》(1979)裡的人物,
片中每次鋼彈出任務時都會喊一句「我要出擊了!」,而導演也提到鋼彈某一集中曾出現某個角色在殺了一個人之後,最後為了掩飾而變成那個人(抱歉我不是鋼彈迷...),相較於《被遺忘的新娘》,正好都是在講述一個人受到戰場洗禮、被迫成為哀傷的大人的故事。
七海的網路名字-坎佩內拉<銀河鐵道之夜>
結束人生第一場代理親友的工作後,七海和真白兩人相約去續攤,途中交換其星球網的帳號。七海表示,因為喜歡宮澤賢治所以使用<銀河鐵道之夜>故事中角色的名字做為帳號名。宮澤賢治是日本昭和時代著名的作家,由於生前出版的作品僅只有詩集『春與修羅』以及童話集『要求特別多的餐廳』,幾乎是毫無名氣的狀態。死後,在諸多作品出版後被日本人稱為「日本國民作家」。曾擔任學校教師,終生未婚的他,雖然有幾段情誼卻也都無疾而終,甚至被傳一段同志情誼,甚至有學者認為<銀河鐵道之夜>中的「喬萬尼」可能就是指宮澤賢治本身,而另一個角色「康佩內拉」則就是保坂嘉內。
 
我也不知道什麼才是幸福。
但無論遇到多麼難受的事,只要是朝著正確的方向前進,
不管是陡坡或低谷,大家都能夠離幸福更進一步的            
— 宮澤賢治
 
曾是中學教師的七海,最後因為學生的捉弄而失去教職身分,而後遇見真白兩人之間開始產生一段近乎超越友誼的情感。做為「康佩內拉」的七海認識了真白這個「喬萬尼」,他們都只是渴望幸福、搭上那台通往銀河的列車,一台帶領死者靈魂回歸天國的哀傷列車。
古典配樂

多才多藝的岩井俊二,以往都會包辦電影的配樂編寫,但是在《被遺忘的新娘》中,卻可以發現片中採用大量的古典樂。原本在找音樂的時候導演在網路上以關鍵字「結婚、典禮、音樂」搜尋,結果卻跑出來一堆古典音樂,他認為與其自己重新製作這些音樂,不如直接用現成的比較適合。導演笑稱,自己現在的電腦裡面有一大堆結婚歌曲,之後出《被遺忘的新娘》原聲帶,非常適合影迷收藏還可以在結婚典禮時直接使用。

導演在主角失意或是劇情轉折之際,以古典的浪漫優雅弦樂,營造出的清新感,著實是岩井俊二的強項。尤以刻意在七海拖著行李一個人在大街遊走時,搭配婚禮古典音樂,是一種只能意會無法言語的諷刺,卻又是一種詩意。

日文片名-リップヴァンウィンクルの花嫁

《被遺忘的新娘》原文片名為《リップヴァンウィンクルの花嫁》,其實是英文Rip Van Winkle的音譯,中文翻成李伯大夢,出自19世紀美國小說家華盛頓·歐文所寫的短篇小說。

故事描述,一個樂天的樵夫Rip Van Winkle,某日進入森林深處遇到一群人後,痛快地喝酒玩耍後,醒來後卻發現時間過了二十年,不僅整個城市都變了,美國早已獨立、親友老去且兇惡的妻子也過世。於是他決定重新返回森林,但這一去卻讓他不知去向。Rip Van Winkle不僅成為美國的傳說人物,也變成「晚於時代的人」的代名詞。

有趣的是岩井俊二取片名時,其實從來沒有想過這個名字。喜愛散步的他,有一段自己專門散步的路程,而從他家到附近一座紅色的橋,剛好是一萬步的距離,在那座橋的對面正好開了一間服飾店,店名正是Rip Van Winkle,覺得讀音很有趣的岩井俊二就這樣將他設定成片名。看似有點隨便卻又詩意的取片名法,不愧是文青派的岩井俊二。

 

客串的明星朋友們

片中飾演結婚典禮的新郎的人,正是導演兼攝影師的紀里谷和明,同時也是宇多田光的前夫。曾進軍好萊塢發展的紀里谷和明,執導過《最後的騎士》《大盜五右衛門》,2012年和岩井俊二、YOSHIKI一起創立以創作者為導向的社群平台「FREEWORLD」,在日本年輕人間引發一段話題。

另外一為客串演員,是2015年憑藉電影《衛生間的聖母像》獲得日本奧斯卡最佳新人的野田洋次郎。其本身是搖滾組合RADWIMPS的成員,岩井俊二導演親自邀請他加入。片中,他飾演七海和真白兩人相識後去的KTV酒吧中的鋼琴師,兩人唱歌時由他在現場親自演奏。

片中插曲-森田童子「ぼくたちの失敗」

1993年日劇《高校教師》在日本造成一股轟動,描述一名生物老師在女子高中任教,與一名學生展開的一段禁忌戀愛。在當年保守的日本,創下33%超高收視。其主題曲正是由日本民謠女歌手森田童子演唱的「我們的失敗」。平靜卻哀傷的嗓音,就像《高校教師》就像《被遺忘的新娘》。

看見了變得沒用的我 我想妳也會吃驚吧?
「那個女孩還好嗎?」 那都已是過去的事了......

在充滿春天氣息的陽光裡 在你的溫柔中
沉浸的我 一直都是個懦弱的人吧?

當七海與真白兩人在KTV酒吧中,帶著一顆受傷的心演唱時,彷彿想要一口氣將自己的失敗全盤托出。三小時導演版中,黑木華和Cocco兩人皆各有一段演唱,可惜在公映版只留下黑木華演唱的畫面。

岩井俊二的動態哲學

喜愛《花與愛麗絲》的粉絲,最令人印象深刻的莫過於蒼井優在片中長達五分鐘的芭蕾舞表演。而在《被遺忘的新娘》中,真白和七海兩人也有一段跳舞的戲,在BIOS的訪問中,岩井俊二便提出自己一套地「運動理論」:

「對我來說,在故事裡創造芭蕾,或說是身體的律動,它就等於是『運動』。人在走路的時候可以一邊思考,但在跳芭蕾、跑步或游泳的時候,比較沒辦法思考。所以透過『運動』就可以控制人們思考與無法思考的時間帶,這對我的故事來說非常重要。」

「就像福爾摩斯在解謎的時候,觀眾也會跟著思考,當女主角在跳舞的時候我們的情緒會被帶著走而停止思考。我就透過控制這個,去界定現在處於哪個時間帶。」「讓觀眾不思考不是叫角色休息,是要讓他運動。」

「我會思考運動理論怎麼加進來,如何描寫,如何巧妙地控制,整個製作過程要怎麼鋪陳等等,是這樣的方法論。」他說比起有些連續劇在大結局的時候,會為了幫觀眾「複習」而讓登場過的角色們排排站,一人講一句話,警察也出來說原來是誰誰誰殺了誰,好像真相大白那樣,「我真的不希望我的電影結局是以那麼平面的呈現。所以會用這樣的鋪陳方式,去思考怎麼把層次做好。」

《被遺忘的新娘》製作花絮



被遺忘的新娘 岩井俊二

留言
或您可以完整的文章回應 點此回文

電影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