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 篇文章
你有在仔細看嗎? 不,你沒有,因為你想要被騙
頂尖對決

影評 【樓下的房客】邪惡的交響曲

2017-01-04 22:46:22


  【樓下的房客小說解析及電影改編講評】

 

  大家好,我是電影瘋子,今天要談的是樓下的房客,其實從國高中時我就非常喜歡九把刀的作品,殺手、獵命師、都市恐怖病系列,無一不愛,不談作者本人,我必須得說,他的故事非常的精湛且出類拔萃,除了血腥暴力與腥羶之外,也蘊含很多人性探討,變態心理及黑暗面等等。

  依據我個人喜好,我會非常希望他一些較酷炫暴力血腥的作品都能拍成電影,但是有著故事規模龐大、改編程度落差、選角難得觀眾喜好,還有能以什麼程度的暴力腥羶畫面達到戲劇效果,以及資金等諸多問題,以[歐陽盆栽]來說,我個人就非常失望殺手的故事,改編成這樣的黑色幽默愛情喜劇(但是有林辰唏演出也是看得滿開心啦),而[功夫]前導預告片釋出後也胎死腹中了。
(九把刀自2013年起,光是製作該片的前導片就砸了400多萬元,原本預計2015年就可以上映,沒想到計畫突然生變,他除了宣布暫停拍攝外,並沒有詳細說明原因是什麼。)

1,簡評 (以下簡評無雷)

  【樓下的房客】改編程度尚可接受,仍在原有的瘋狂黑暗與血腥調性,但仍不及小說內容那麼地變態。而令許多書迷不滿的改編結局呢,我倒是抱持支持的立場。
   本片在拍攝,打光,美術設計上也都非常地優秀,水準之上且韻味十足;每個房間的佈置都很講究,那帶著老舊華麗感的公寓造景,每一幕的光影營造,都令我看的心醉神迷,特效也使用的很棒,氣氛營造地十分迷人,題材更是國片上少有的佳作,也可說是突破台灣觀眾尺度的典範。
   劇情上的鋪陳以及腳色基本上沒什麼太大問題,有任達華,李康生兩位影帝加持, 莊凱勛,李杏,游安順三位的演出也都相當優秀,三位年輕新秀表現也算可圈可點,尤其邵雨薇更是突破性演出,狂露屁股蛋的侯彥西更不用說,連小童星何潔柔演技都令人讚賞,而資深演員陳慕義的精湛客串,更是畫龍點睛,在最後一段令我冷汗直流。

 

 

2,腳色分析(有雷劇情)

(以下講評部分內容截自【樓下的房客】原著小說或電影,擷取內容以引號""表示)

 (一)老張 

"老張跟我有著共同的嗜好,偷窺,但我喜歡看各式各樣的自我表演,他則是標榜色情萬歲","而且這傢伙不知道有什麼毛病,居然愛喝過期的牛奶。"

 

  我必須得說,電影裡的老張實在太帥太陽光了,在小說的敘述裡,他是體格更健壯的40歲熟男,而且離婚過兩次。這也沒什麼,問題是電影裡並沒有提及為何他離婚,以及喝過期牛奶有什麼樣的深層涵義。引述小說內容,"結婚後,私底下的自己神形俱滅、不完整,扭曲,沒有黑暗的角落可以釋放能量"
  如果你本來有個怪僻,但沒有了隱私個空間可以發洩,漸漸地就會產生扭曲,過期牛奶就是種隱喻,喝過期牛奶沒什麼,死不了也不犯法,但如果另一半不喜歡你這樣呢?更甚至,如果你完全不想讓另一半知道呢?

  這代表著每個人都有著不想讓人知道的黑暗面,過期牛奶在意象及視覺上,也可以跟偷窺癖好做連結,就像是壓抑(過期)跟色情(牛奶像是精液的意象)。
  "每個人總有一些,不想被別人參與的時刻",隨便舉個例子好了,如果你喜歡組鋼彈,但只能瞞著女朋友偷偷買,偷偷摸摸組裝,還要藏起來,壓不壓抑?


  而在小說裡呢,則是老張自己坦然地跟房東聊過期牛奶的事情,單身對他反而是種解脫,房東也替他高興,所以盡情地喝吧!老張! 

 

 (二)王先生與王小妹

"那個王先生,我看得出他對女兒有很不一樣的感覺..."

  王先生在電影裡的戲份是被弱化最多的腳色,很難令觀眾理解他的感受,他算是個沒前途的上班族,但是演出有點太保守了,沒有能夠讓觀眾氣憤地記住,他”想要”染指女兒的橋段,以及天人交戰的情緒;而王小妹的部分則是大大的被改編,後段還有其他敘述。

 

 

(三)陳小姐

 

"像陳小姐那樣的女人,任誰都想住在她隔壁。"

  李杏的演出令人驚艷無比啊!就是驚!艷!無!比!當然不單單是因為她的床戲,陳小姐的舉手投足間都散發出傾國傾城的魅力,如同小說裡敘述的,"豔麗又不帶風塵味,並不是淫蕩風騷,只是個比別人更善於利用自己身體的上班女郎",我想這是個很棒的註解。


  電影裡改編掉的小說內容則是,陳小姐有兩個男朋友,一個高大壯碩,一個斯文清秀,並且她能非常巧妙聰明的錯開兩個人的時間,完美地藏匿跟擺設不同男友在房間內的物品,她也不避諱這事,房客們也都知道,但都沒人多說什麼,不過少去這段也無訪,但我覺得能夠加入的話會更有趣。

"每天都有精彩的A片可以看!"

(這張大家一定很喜歡)


 

(四)郭力與令狐

"其實看他們兩個上床跟看陳小姐沒什麼差,只是姿勢不太一樣,也算是增廣見聞了!"


  小說裡頭對郭力的個性敘述較多,電影反倒比較沒有能比較出兩位腳色的個性差異。除了敘述郭力是大學教授,跟學生令狐談師生戀,還有郭力的潔癖以外,電影裡並沒太多著墨,我覺得滿可惜的,因為在小說裡有許多段房東與郭力,以及跟老張或王先生一起的聊天過程,讓讀者了解更加腳色個性,老張就是個很愛瞎哈拉喇低賽的人,什麼都裝懂,反觀王先生是永遠的沉悶不語。
  郭力則是非常健談又大方得體,時常買東西放冰箱,貼紙條說大家自由享用的慷慨;令狐則像個小媳婦般依在郭力身邊,引述小說內容:"郭力是個外熱內冷的人,令狐則是外冷內熱",但電影則把重點擺在兩人猜疑的過程,這樣的編排沒有不好,只是對後段的衝突也非常有影響。

 

 

(五)柏彥
"年輕人都是廢物,柏彥更是廢物中的廢物!"


  柏彥這個腳色除了非常非常符合設定之外呢,對於房東惡整他的方式,其改編手法我真的非常喜歡,真的太太太好笑了。
  在小說裡面,柏彥的暱稱是"穿牆人",房東一樣會迷昏他,但只是搬移到房子內其他地方;甚至留下假訊息,讓柏彥誤以為自己有"另一個人格,會穿牆,會在他失去意識時做出別的事情。


  柏彥可以說是整齣戲裡面最重要的元素,"他是轉動邪惡齒輪的核心",電影改編讓柏彥這個的腳色更加的有趣,因為自己妄想練就超能力,反遭房東利用,讓他以為自己會瞬間移動,我想這對於劇情的推進非常有幫助,改編也有新意,讓他自發性地推動劇情。

 

 

 

(六)穎如
  至於穎如嘛...穎如這個女人,當然是,很難形容的。(白眼)好啦我後面會提到。

 

 

 

 


  【接下來的解析呢,會引述並且『暴雷』到非常非常多的小說及電影內容,請各位自行斟酌】,雖然我覺得沒看過小說的朋友,看完這個影片再去看小說也能有很恐懼的體驗啦!

 

3,小說與電影的改編細節差異


  第一點:王先生的蚊香
   在片中房東設計王先生,試圖誘發他"盡快"侵犯自己女兒,所以把他房間的蚊香換成泡過春藥的蚊香。但在小說中,房東則是把王先生每天都會吃的肝藥膠囊,全部掉包成春藥,OK你要點蚊香也可以,但是整體視覺跟劇情上的張力差別有多道你知道嗎?
  當觀眾看著蚊香瀰漫的房間,只會想到噢對那是春藥,再來,片中也沒特寫蚊香,而且誰會在套房裡點蚊香啊!

  我個人覺得,若採用原著肝藥膠囊的方式,會更有視覺上的衝擊力,當我們先看著房東把春藥裝進空膠囊掉包,再眼睜睜看著王先生,每天在女兒面前吃著他肝藥,觀眾會心想,噢噢噢噢他吃下去了他吃下去了!! 
  再來呢,小說裡也比較多王先生糾結的戲份,在女兒睡著後因為春藥發作,天人交戰之下只好去沖冷水澡,忍了好幾天 "裝什麼裝?遲早都要動手的!"
  而前面提到王先生戲份被弱化很多,沒錯,這也導致後段的衝突做不出層次對比。


(超可愛的王小妹)






  第二點:老張的牛奶、鑰匙與衣櫃
"我決定給老張兩個禮物,『偷窺的力量跟入侵的能力』"


  老張住在陳小姐的樓上,在小說裡房東也有在老張的過期牛奶裡面下春藥,慢慢的增加,驅使他對陳小姐的淫念一步一步地失控;但電影沒有這項,所以我認為,老張是房東所有布局的棋子裡最有自由性的,房東僅利用他的色慾,輕輕的推他一把,讓他去做他想做的事情,如同柏彥一樣,給他很多自由發展性。


  再來是房東公告遺失鑰匙,電影裡很確切的,就是為了給予老張"入侵的能力",看看他有辦法做出什麼事情,對!你是個什麼樣的人,就是個什麼樣的人!"但其實小說中是因為一個滿可怕的橋段,才讓房東做這個決定,也順勢推動老張的色慾。(後敘)




  而在老張躲在陳小姐房間衣櫃的橋段,做了點敘事手法及拍攝上的改編,電影著重在演員衣櫃內糾結的情緒跟表情(但可能觀眾解讀不出那是什麼樣的念頭轉變)。

  我個人則是非常喜愛小說在這段的描寫,引述小說內容:"衣櫃裡的那雙眼睛,那是一種自信,一種邪惡的心靈狀態""他將衣物跟世俗的莫名其妙,一齊留在空洞的衣櫃裡""他赤裸裸地來到這個世界,現在也要赤裸裸的尋找全新的人生""他沒有走到盡頭!"


  如果這時是僅僅拍攝明明可以趁機逃跑、卻毫無動靜的衣櫃,鏡頭慢慢地拉近,交錯著浴室門半開、以及房東替老張著急的畫面,"老張你在幹嘛!你不知道女人最喜歡翻衣櫃了嗎?快溜阿!"接著老張再緩緩的踏出衣櫃,以一種完全不同層次的神情,走進浴室去做他該做的事情,而不是穿著令人發笑的內衣。

  我想,這會是更不一樣的感覺,為什麼?

  因為觀眾也會開始揣測為什麼老張不逃跑,讓鏡頭留給觀眾想像空間。觀影者也如同偷窺者,而觀眾心裡希望老張做的是什麼?觀眾心裡的期待的,也許是一些不符合道德及社會允許的事情,所以我們窺探並期待別人去做,來達到自我心理滿足。
  如果你期待老張去浴室X陳小姐,那我想拍攝衣櫃的寧靜張力,那種期待感,會比拍攝老張在衣櫃內緊張表情還來的有戲劇效果。

"老張!你是個真正的男!子!漢!"

 

 


  第三點:郭力與令狐的猜疑與衝突

"自尊心一旦腐爛,眼睛什麼就看不到"

  雖然前段提到沒有刻畫出郭力與令狐跟個性,以及跟其他房客的互動,但在電影中用了大量鏡頭暗示,描繪房東的詭計,讓兩人慢慢互相猜疑,這是小說中沒著墨的;我個人頗喜歡房客們一起吃飯的那場戲,房東邪惡的掃視所有人,開始在心中催生他的計謀。
  柏彥是惡魔齒輪的核心,而轉動的第一個陰謀則是當第三者,透過多次的小物件,讓郭力跟令狐開始互相猜疑,然後,在房東的劇本底下,各種戲碼依序的開演,再來是介入陳小姐,以及最後跟郭力的對峙。


"羞辱它不單單是一種表象的情緒,它的盤根扎在人的最底層,那是能夠消蝕人類本質的腐爛劑"
  我們看到房東把柏彥丟到郭力房間床上,看著郭力冷靜的等待,看著令狐回來,看著兩人的激動與衝突,但好像少了一些應該表達的東西-信任的崩潰,因為柏彥出現的方式,是種強烈的羞辱!


  郭力認為令狐背著他偷情,還刻意把客兄留在房間羞辱他,但他並沒有馬上發飆,而是冷靜的等待,不發一語;反觀令狐,他也認為為何郭力非得用這樣偏激的手段羞辱他,逼迫他分手,平時內斂的他這時則反差性的大崩潰;郭力則是認為他還在演戲,但他的不表態,看在令狐眼中,則像是在傷口上撒鹽。
  所以說,如果前段沒有做出個性的鋪陳,這場羞辱的誤會對峙,戲劇性就會被全裸的柏彥給搶走很多,讓觀眾在錯愕緊張跟爆笑之間產生混亂感。

"一個人最無法忘記的,永遠是自尊心被冷酷剝奪的那一瞬間。"

  小說裡令狐憤怒的從廚房拿著利刃回房間,而非電影中的拆信刀(吧?),並且少去了床戲(我一直在想那段有需要嗎…應該是為了表現兩人又愛又恨吧),直接開始扭打。


  最後最後,我特別想吹毛求疵的,也是電影中沒有完美表現出來的;就是小說在扭打過程,其實最後令狐是故意脫手,讓郭力奪刀殺了自己,並帶著淺淺的微笑死去,悲涼又哀傷。
  

其實陳小姐與老張也是,毀於互相汙辱對方自尊。

 

  第四點:陳小姐房間衝突與王先生落差

"一個絕頂的預言家,不只是在腦中盤算,還要有實踐能力,以及無論如何都要完成鏡頭版圖的決心。"


  衰小的柏彥在屁眼流血之後再度被迷昏,塞到了今日要激戰的陳小姐床底,前面提到小說裡有兩位男友,今天來的正是壯碩的那位,所以在小說中,這段陳小姐被揍、柏彥也被揍,老張又衝進來揍人的戲碼,其實還頗激烈的,但這也無關緊要,因為事後陳小姐同樣羞辱了老張沒錢,又挨了一頓打;就如前面所說,因為我們不了解老張離婚的背景故事,所以當他說出那句"因為家暴!"時,並無法帶給觀眾太多感受。




  第五點:王先生情緒的落差

  在這個同時,王先生發現女兒不見了,他著急的問陳小姐是否在她房間時,劇情很快的被推進;但小說中他跟陳小姐其實爭執不下了非常久,王先生不同於平時的寡言,他氣急敗壞地大喊,大拍陳小姐房門要她開門讓他檢查。一樣地,若能有更多王先生平日跟房客互動的對比,這幕戲的反差會更大,而房東則是竊喜著王先生他的"意淫物"不見了。
"平日最沉默的他,此刻卻成為張牙舞爪的演員。"

 

 

  第六點:劇情快速地推進

  對比小說內容,電影之後的劇情則非常快速的推進,陳小姐直接指出老張有大家鑰匙,王先生就在老張房間發生衝突;接著轉換到郭力向柏彥找尋令狐屍體,房東出現演出一段跪求的戲碼,操弄兩人唆使他們分屍。


"犯罪,可不是爆發性的異常行為,犯罪是一種可預知的心理狀態。"


  在小說中,劇情緩慢的、有層次的推進;王先生怒吼敲門時,老張正發現全裸的王小妹被綑綁在他衣櫥裡,而房東出來替陳小姐打圓場,並且"暗示"陳小姐,妹妹又沒有其他人鑰匙怎麼可能跑去別人房間,才引發陳小姐的復仇心理,帶著大家去老張房間找人。
"陳小姐臉上寫滿了報復的快意,彷彿要去揭穿一場陰謀似的。"

 

 

 

  而此時老張則失手悶死了王小妹,然後裝醉出來應門,並且順勢嫁禍給了柏彥,稱他是"第一個"撿到鑰匙的人,反正也無從解釋柏彥為何出現在陳小姐床底,或許柏彥才是兇手;這個同時,對面的郭力出來,聽到柏彥有大家鑰匙,也確信的不見的令狐屍體一定在柏彥房間。

 


  接著…是小說裡最精彩的其中一段,在帶著王先生上樓時,房東突發奇想,騙了王先生進入穎如房間…  
"如果這個世界上有一個地方叫做”地獄的入口”,那絕對就是這棟樓的這個房間。"

 然後把鑰匙插在柏彥房門上,等著郭力上樓。

 


  電影中房東假裝跪求郭力柏彥趕快想辦法棄屍,並發誓絕對不說出去,最大的陰謀是為了防止兩人的誤會化解,因為柏彥不是第三者,而人也不是他殺的,房東的戲碼是為了將焦點聚焦在消滅犯罪證據,而不是懷疑對方心裡。
"畢竟,矛盾從一開始就存在,我只能將場面打亂、重新整理,而無法消除矛盾本身。"

  郭力認為身為第三者的柏彥想佔有令狐的屍體,而完全不關他事情的柏彥則以為自己殺了令狐;在兩人對峙與錯愕之時,柏彥的一句"對不起",勾起了郭力的各種誤會,讓他深陷於自己疏於關心令狐的自責,面對第三者的道歉既屈辱又難受,所以此刻若房東不介入調停,將場面重新整理,誤會一解開就破局了。

  而電影在兩人分屍令狐屍體的部分也缺少許多內心戲,因為此刻的彼此都還是誤會對方心理,所以言詞上有各種矛盾的糾結,例如小說哩,郭力深怕自己講錯話,讓第三者柏彥反悔棄屍,畢竟他們"兩個"都愛令狐;柏彥也因為鬆懈了可以消除自己殺人證據的情緒,脫口說了太輕鬆的話,又馬上想起"自己"殺了別人的情人,而趕緊住口。如果電影可以營造出更豐富的這種誤會糾結,應該會更棒。







第五點:房東與穎如
  最大的改編便是,穎如從一個真實存在的謎樣殺人魔,變成房東的分裂人格。這同時也是令許多書迷失望與不滿的設定,好像前面的故事都是編出來騙人似的,但依據小說結局,其實根本沒人知道房客的真實故事,確定的只有穎如消失,其他房客全失蹤了,房子也不是他的。

 

  原本前導預告片中,是有小說中的升降梯的,那也是最大的特色之一,而且也幾乎只有穎如在使用升降梯,老舊齒輪的吵雜聲,加上扭動掙扎的紅色行李箱…格外的毛骨悚然,或許因為拍攝及經費問題,這點沒辦法還原,同樣的原因,房子也從原本的四樓變三樓,兩層各住3個房客,感覺沒什麼影響,但在後段高潮戲碼中,房客分住三層或兩層有很大影響,我想也是王先生部分被改編的原因之一吧。


  升降梯很重要,因為聽到齒輪聲幾乎就表示穎如回來了,房東第一次潛入穎如房間時,也是察覺她要回來了又無法逃離,但穎如卻在房門口停住,轉而走向樓上敲房東的門…彷彿意味著"我知道你在哦...給你機會逃跑吧~",所以房東才刻意公告說鑰匙遺失,想排除自己侵入的嫌疑,順勢推動老張。

 


  再來,在房東第一次看到穎如虐殺人之後,穎如又來敲他門向他借東西,電影裡借火柴,噢!小說裡借的是剪刀欸…在看完穎如輕描淡寫的迷昏一個人後虐殺,還一派輕鬆地跟你借剪刀修剪盆栽,尿都流到褲管了吧!房東手抖著找,只找到一把裁縫剪刀,欸裁縫剪刀欸!你們知道火柴跟裁縫剪刀在視覺衝擊上差多少嗎?

 


  電影中刻意避開穎如跟所有房客的接觸,其實在餐桌戲碼不難臆測出點端倪,因為炒菜的是穎如,一個柱子轉身端出來是房東,而穎如只是淡淡著看著大家。在小說中穎如則是親自下廚,笑著說這是鮮奶餵的人肉肝、炒人肉、悶燒人雜、蔥爆人腿,逗得大家哈哈大笑...房東手上那塊奶燉人肝始終不敢放進嘴裡。

 

 

 

 



  而電影中房東在頂樓跟喝咖啡的穎如聊天戲碼,"人生走到盡頭了嗎?"是核心主軸,也是激起房東想跟穎如"一較高下"的轉變點,所以他才會在穎如房間帶走她綁架的王小妹時說了那句"這次我不會輸給你的"。


  這段聊天內容是她跟房東在咖啡廳聊的(誰敢喝她親手泡的咖啡阿...),從小說中穎如有對房東說"你還沒走到盡頭",看來意味著他看出房東的不同;她殺人,但在房東入侵房間時卻放過他,似乎穎如殺人就是替那些走到盡頭的人給鑿開,但她放過房東,因為她知道房東像她;而這段聊天也促使房東開始進行他的邪惡劇本,並把穎如當作導師、偶像、較勁對手一樣,既害怕又崇拜。

  小說中影如確實存在的證明有很多,還有一些細節例如,小說中她還穿過藍色動服加慢跑鞋,以及全黑的雨衣跟粉紅色凱蒂貓包包,電影中的全白服裝則有另一層涵義。



  而導演也提及過,前導預告片中的針筒、鮮奶、牆上詭異浮現的花朵,象徵著精液與子宮,我想這如同穎如的殺人手法般,注射鮮奶、醬油、灌食清潔劑、割肉、縫嘴、餵老鼠,都有更深層的含意;例如反過來將精液意象的鮮奶注入男被害人,注入黑暗的元素,剝去空洞又走到盡頭的肉體,小說中復仇式地讓羞辱過他的人閉嘴,崩解一個人的自尊讓他比半截鼠輩還不如等等(但這點我無法把改編的施虐醫護人跟王小妹做連結)。




  

 

  編劇表示,希望把單純血腥黑暗、扭曲人性的變態故事,加入一個房東難言之隱的苦衷,放故事有了溫度。


  我個人是欣賞這樣的結局,但實在是要配上任達華最後凝視的雙眼,以及陳慕義病態的演出,還有那幅至今讓我恐懼不已的穎如畫像,以這樣充滿張力的劇情做收尾,我給予很高讚賞。但這樣的改編同時也削弱了,前面所有故事鋪陳的罪惡元素,甚至任達華在上映前的花絮就自己脫口說"這是一個關於分裂的故事",甚至很多人表示,這是為了平衡觀眾的道德感,而我覺得,既然有這樣的題材,這麼棒的演員,為何不敢放開來完成一個穎如實際存在的黑暗故事呢?

 

 


  那我們就來談談電影的改編結局,既然這8個房客都是自己分裂想像的,在回顧房東真實身分時有諸多小細節可以比照,例如他確實也是高知識分子,也有潔癖(看他居家擺設如同郭力一般);原本有完整家庭跟可愛的女兒,在遭受精神病院施虐後,心裡扭曲出其他元素,例如同性戀的部分,把原本快樂家庭的房客,拆解成風騷的陳小姐,把自己完整家庭轉格成壓抑的郭力,或許是當初自己一般的高材生伯彥塑造成魯蛇大學生。

 


  再來,雖然僅是淺淺暗喻,但房東女兒似乎也慘遭黃四郎殺害,但黃四郎看得出他已經扭曲了,於是把鑰匙給他(不論想像還真實),都象徵一種交接的意義,所以房東開始鑿開他的盡頭,與復仇。

  而黃四郎在獄中上吊自殺,卻詭異的穿著女高中生制服,我個人解讀是,那是抽象想像,因為對女兒最後的思念,已經跟上吊的黃四郎一起死去了,殺人魔、與思念女兒的感情結合在一起,形成了影如這個人格,也就是最後他畫出影如自畫像的模樣...令我毛骨悚然。


  有一幕回憶房東替女兒綁鞋帶的畫面,不難看出女兒的鞋子款式與衣著,跟穎如幾乎一模一樣,女兒的形象成了影如的外型,但穎如的內心卻是房東變態扭曲的人格以及復仇心理。

  那王先生對女兒的女兒的淫念從何而來,是否也是房東本身內心隱藏的,我們不得而知;小說中,是房東自己綁架王小妹到老張衣櫃裡,還先上演一段猥褻裸體小女孩的戲碼...(天啊這個電影誰敢拍出來);反觀電影改編則是穎如先綁架王小妹並施虐,雖然就意義上來說,都是房東幹的沒錯。

  前面提到房東對穎如有如進爭對手一樣,但我認為電影在這段裡,房東內心人格是混亂的,他同時扮演穎如綁架王小妹,然後得意的搶走王小妹執行他自己的劇本,仿佛對著殺人魔人格說:"這次我不會輸給你的!",同時,卻也像是他拯救女兒的渴望,從投射到穎如形象的黃四郎手中"救走"王小妹,這部分網友們議論紛紛,這段解析也只是我個人一點小小看法而已。

 

 

 最後

   對我而言,小說的劇情,房東的計謀可以稱為"惡魔的劇本",他掌控所有人的出入時間生活作息,進而編織出這樣混亂交錯的劇情,牽動起房客們的黑暗齒輪。


  而電影劇情,卻沒有明顯地說出他的計謀細節,只用鏡頭讓觀眾體會,看起來比較沒有像小說那樣完美,有多重備案的應變跟處裡突發狀況,反倒像是...邪惡會傳染,這些人必定會發生這些故事,而房東只是稍微推動了一下,所以我會稱,電影裡房東的計謀為"惡魔的交響曲",房東則是那個指揮家。






 


一些卡司特別介紹

 

森竣-令狐/華裔馬來西亞人
是公司旗下的新人

 

 

 

莊凱勛/老張
近期作品是【志氣】裡面的教練
而且有跟李杏合作演出公視電視劇



 

 

 



游安順-王先生

資深電視劇演員/KANO /七俠五義徹地鼠XDDDDD




 

 

 



侯彥西-柏彥

那些年、愛的麵包魂、阿嬤的夢中情人










何潔柔-王小妹

作品很多的童星



超可愛>//////<




這麼可愛的王小妹,非常盡業的演出的被施虐橋段,還好沒有小說中裸體猥褻,不然我也看不下去了...










邱苡媃-兒時張穎如

雙胞胎童星




拜託不要問我哪一個是哪一個...因為我也不知道...






北村豐晴/色老闆
-阿嬤的夢中情人的導演






 

 

 


邵雨薇-穎如,知名電視劇作品是《1989一念間》
出道是由[我猜]節目挖掘出的"新崛江之花"
後來有代言線上遊戲夢夢ONLINE
近期則是代言手游 誅仙





其實本人超甜美可愛的啊~~能演出冷血無情的穎如值得嘉獎!
邵雨薇也有一些mv演出:強辯黃牛-為什麼你不愛我、陳零九:你他我、小小願望






壓軸XDDDD


李杏-59X租屋網
並且有與張震演出廣告遠X4G 即刻未來








不算彩蛋的彩蛋
  小說裡面有個精彩橋段,穎如一邊棄屍一邊經過正要棄屍的一夥人,不疾不徐地走下樓梯,拖著早已破掉流出腥紅拖痕的黑色垃圾袋,哼著淡淡的音樂。
  直到她離開,大家才回過神來,腦海卻只想著那首美妙的旋律,穎如哼的曲子是黑色星期天Gloomy Sunday,或翻"憂鬱星期天",最早是匈牙利作曲家萊索·塞萊什(Rezső Seress)的作品,後續有多種改編版,曾因為造成許多人聽完憂鬱自殺而遭到禁播,現今可以聽到的,都已經不是原版了放心。
  波士頓交響樂團將這首歌改編作為主題配樂並演奏,為這部片添加許多壯麗的加分效果。



另外一小點,本片主題曲Rent Money(中文:樓下的房客)
作曲為梁永泰、林冠吟


林冠吟在2004年發行的第一章專輯是《我是火星人》,以及2008年的第二張專輯《絲路》,當時是曾被稱為"女版周杰倫"的創作型才女,知名歌曲有"毀滅愛情"、"秦俑"、"梁祝"等等,後來則多發數位專輯,之後就退出音樂圈,居然還已經結婚了!(感傷什麼?)

對了,她是我華江高中的學姐喔~~~~~~(((所以哩~~~~~?



以上來自我的小說內容整理,及個人意見,若有錯誤煩請指出,有小說及電影的意見討論都歡迎留言喔!


如果你喜歡這篇解析的話~ 也歡迎來我的粉絲專頁瀏覽
>> 電影瘋子 

謝謝大家 我是電影瘋子


電影爽度:10
故事劇情:9
氣氛營造:10
演技表現:9
題材鮮度:8



留言
或您可以完整的文章回應 點此回文

電影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