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6 篇文章
「Falling in love is a crazy thing to do. It’s kind of like a form of socially acceptable insanity.」
雲端情人 Her

影評 夢想心樂章-日誌的眼淚

2018-05-04 13:32:36


 

  很多的人事物背後都有一段故事,比如一幅畫如何被掛在牆上,或是一道傷疤的由來,也許那些原因都非常平凡,有些卻非常曲折動人。《夢想心樂章》就是講述一首福音歌曲〈我只能想像I Can Only Imagine〉的背景故事,一段坎坷又感人的溫暖故事。

  執導過《十月寶貝》、《老媽之夜》及《橄欖球傳奇》的雙導演兄弟檔安德魯厄文(Andrew Erwin)及強厄文(Jon Erwin),生涯前三部電影作品中,就有兩部是基督教電影,但是要如何將一部關於福音歌曲〈I Can Only Imagine〉的背景創作故事說得動人,卻是Erwin兄弟的挑戰。

 

 

  Erwin兄弟以一段對話破題,觀眾知道有一首歌曲感動了無數人,藉此挑起觀眾的好奇心。Erwin兄弟在故事的鋪陳上並未使用太多電影技巧,而是以較為平實的方式,去訴說歌曲創作者巴特米拉德(Bart Millard)的生命經歷。

  首先,當故事拉回到1985年的美國德州的格林維爾(Greenville),導演Erwin兄弟以藍色的冷色調,呈現Bart的憂鬱童年。作夢、有夢想是小孩的天性,但是丹尼斯奎德(Dennis Quaid)飾演的父親亞瑟(Arthur)卻不斷地摧毀Bart的童年夢想,他憤恨地一句:「夢想不會幫你付帳單,它會讓你迷失,分不清楚現實。」重擊在Bart的內心,只能無奈地交出他親手製作好的太空頭盔,絕望的看著父親將它丟進象徵毀滅夢想的暖色系火焰中。這是導演Erwin兄弟在色彩運用的影像上,所下的反諷筆法,嘲諷暖色系本來帶有的溫暖與幸福意涵,反而在熊熊燃燒的火焰裡,塗上痛苦與恐懼的色彩。

 

 

  Bart在童年時有書寫日誌的習慣,至於Bart書寫日誌的原因,和青梅竹馬夏儂(Shannon)有段可愛的故事淵源,日誌記載了生活記錄與心事,具有私密性,是和自己對話的重要心事符號。

  當Bart決定反抗父親的家庭霸權,跟隨母親的腳步離開Greenville的家,追尋自己的夢想時,他在日誌寫下「新篇章,新日誌,再也不回頭」,他的歌聲、創作及夢想,就是他所謂的新篇章及新日誌。只是父親對夢想及兒子的否定,卻在他離開家之後,跟隨Bart踏上了逐夢之旅,那道陰影在Bart的心裡成長、茁壯,成為一道阻擋Bart隨心所欲創作的高牆,也成為父子之間的情感鴻溝,而Bart在這趟旅程上卻總是如鴕鳥般選擇視而不見,直到各大唱片公司的製作人,質疑Bart的創作及歌聲的情感是否真誠的質疑,一腳把Bart從夢想的大門前,踢下絕望的懸崖。

 

  Bart的歌聲優異是毫無疑問的,流行曲風的旋律也不須懷疑,但是Bart多年來不願面對的心魔,卻將他和憐憫我樂團(Mercy Me)侷限在夢想的大門前,使他只能成為評審們及布里科(Brickell)口中的「地方型歌手」,作為導師一般的Brickell亦讓Bart清楚知道,要想達成夢想,面對心魔才是他當前最重要的事。

  因此當Bart決定重新提筆書寫日誌的時候,不只是他選擇以原諒作為武器擊退了心魔,還代表Bart生命的重生與新生。事實上,他過去在日誌所寫的「新篇章,新日誌,再也不回頭」在他翻閱日誌時,發現到處寫滿「Imagine」時才正式展開。

  艾美葛蘭特(Amy Grant)1980年的專輯《永不落單Never Along》是陪伴Bart童年最重要的專輯,在Bart處在生命的幽谷時,這張專輯總是能安慰、撫平Bart心靈的傷口。當他在車上哭著播放這張專輯給母親聽時,他說:「Just listen,Don’t say anything, Just listen.聽就好,不要說任何話,只要聽就好。」當時所播放的是專輯裡的〈我所必須做的All I Ever Have To Be〉,Amy Grant在歌曲裡唱著夢想的追尋,那是父親所極力破壞及Bart想做的事。

  有意思的是多年後,當Amy Grant的演藝生活陷入困頓時,陪伴她重新站起來的卻是Bart所寫的〈I Can Only Imagine〉。Erwin兄弟在此處的互文書寫,一方面強調Amy Grant和Bart Millard之間在心靈上若有似無的彼此扶持,另一方面也是演藝圈長江後浪推前浪的時代趨勢。

  可惜的是Erwin兄弟在父親掀起的家庭風暴過於輕描淡寫,那種不忍卒睹的家暴書寫,在省略細節之餘,也削弱不少後文動人的情感力道,僅能以父親的胰腺癌和父親遇見上帝的情感轉變勾起觀眾的同情淚水。

 

 

  不過Erwin兄弟在父子對話,及父親拿棒球棍懊悔又憤怒的以摧毀老爺車,來隱喻父親渴求原諒的救贖,卻又不被兒子原諒的痛苦,就算不斷痛擊過去的錯誤,卻也無法填補內心巨大的缺口,以此觸碰觀眾內心最柔軟的部分,讓觀眾的淚腺在此刻開始氾濫成災。

  在新生代演員傑麥可芬利(J. Michael Finley)的演技及優異的演唱技巧,加上Dennis Quaid的精湛演出,激盪出動人的火花,讓父親最後在舞台下綻放在臉上的笑容有了加分的作用,再加上溫柔的配樂更讓電影的動人情感得以昇華。

 

 

  「原諒」是Erwin兄弟在《夢想心樂章》裡最重要的主題。Bart在追尋夢想的海上航路,遭到質疑的狂風暴雨襲擊,面對即將離逝的父親,在「原諒」裡獲得生命的平靜,並寫出〈I Can Only Imagine〉。他的生命遭遇和寫出〈奇異恩典〉的約翰牛頓(John Newton)十分相似。

  〈I Can Only Imagine〉歌詞裡的溫柔是Bart以原諒澆灌而出的生命旋律,是經歷過生命低谷淬鍊而出的動人結晶,當他站在舞台上一字一句的唱出這首歌曲時,所有充滿溫暖的真誠情感,都在這位大男孩的聲線裡,隨著觀眾的淚水在舞台上溫柔地飛舞了起來。

 

 

 

I Can Only Imagine我只能想像 詞曲:巴特米拉德(Bart Millard)

 

I can only imagine what it will be like When I walk, by your side

我只能想像,當我伴祢而行會是什麼樣的景象

I can only imagine what my eyes will see When you face is before me
我只能想像,當祢的聖容降臨我的雙眼所見的光景

I can only imagine

我只能想像
I can only imagine

我只能想像

Surrounded by You glory What will my heart feel

被祢的榮光籠罩時,我心的真實感受
Will I dance for you Jesus Or in awe of You be still

耶穌我會為祢起舞嗎?或仍敬畏得無法動彈?
Will I stand in your presence Or to my knees will I fall

我能站立在祢面前?還是感動跪地?
Will I sing hallelujah Will I be able to speak at all

我會高唱哈利路亞?還是激動無語?
I can only imagine

我只能想像
I can only imagine

我只能想像

I can only imagine when that day comes When I find myself standing in the Son

我只能想像,當聖子降臨面前,沐浴其榮耀那天到來
I can only imagine when all I would do is forever forever worship You
我只能想像,我的一切都在永遠永遠讚美祢

I can only imagine

我只能想像

I can only imagine hey ya ah

我只能想像

I can only imagine yeah yeah

我只能想像
I can only imagine

我只能想像

I can only imagine ey ey ey

我只能想像
I can only imagine

我只能想像

I can only imagine when all I would do is forever, forever worship You
我只能想像,我的一切都在永遠永遠讚美祢

I can only imagine

我只能想像

 

 

歌詞翻譯取自《夢想心樂章》DM

 

以上劇照由開眼電影網授權使用:
https://www.atmovies.com.tw/home/movie_homepage.html

 

最後一張劇照取自《I can only imagine》官方粉絲團:

https://www.facebook.com/icanonlyimaginemovie/

 

文翼電影光譜粉絲團:

 

 


電影爽度:7
故事劇情:6
氣氛營造:9
演技表現:7
題材鮮度:8

I Can Only Imagine Andrew Erwin Jon Erwin Dennis Quaid Amy Grant Mercy Me J. Michael Finley 安德魯厄文 強厄文 丹尼斯奎德 艾美葛蘭特 傑麥可芬利 憐憫我樂團

留言
或您可以完整的文章回應 點此回文

電影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