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 篇文章

影評 《撞死了一隻羊》

2018-11-21 11:20:55


    《撞死了一隻羊》透過2位同樣名為金巴的角色互相交織的命運,緩緩牽扯出一個看似簡單實則寓意深遠的故事。電影第一顆鏡頭中,荒涼的西藏平原上,一台卡車緩慢孤寂的前行,奠定了電影前半部沉緩蒼涼的調性。卡車司機聽歌、在路旁小解,日復一日的日常,直到撞死了一隻羊打破了他生活中的寧靜。電影在這裡運用了好幾個寬廣的風景與角色特寫的交叉剪輯,廣闊的荒原對應角色的渺小,搭配上好幾個角度奇特的鏡位,將角色的緊張、不安、下決定的煎熬表達得十分出色。攝影師呂松野以景喻情的功力可見一斑。

    司機金巴繼續上路,遇到了為報殺父之仇獨自上路的康巴人殺手金巴。2人明顯對比,司機壯碩、健談、爽朗;殺手消瘦、木訥、陰沉,除了反映2人背景的不同(司機視女兒為太陽,且有情人在前方等他;殺手則孤單一人,依靠復仇意志生存),也帶出了日後2人明顯相異卻又互為表裡、相互滲透影響的生命樣態。

    司機金巴抵達村莊卸貨後的發展十分有趣。他跑到肉販攤子去詢問一隻全羊的價格,接著跑到寺廟請僧侶替他幫撞死的羊隻超渡,且付給僧侶一筆錢,剛好就是他從肉販那邊問來一隻羊的價格,最後再將羊的屍體給禿鷹餵食。更神奇且不可思議的是之後發生的事,他又跑回那個肉攤,向老闆買了羊肉帶去給他的情人,此時還打了折扣從一隻變成半隻。這是多麼大的一個矛盾,多麼令人匪夷所思的一件事啊!原本已經擁有一隻羊的司機,因為受不了道德的煎熬,付了足以買下這隻羊的錢請僧侶超渡牠,卻在事後又花了一筆錢買下另一隻羊,多麼弔詭的一件事,且生命的價值可以這樣以金錢做交換嗎?聰明的觀眾一想就可以知道,這樣做不僅可能多害死了一隻羊,且又讓角色白白多花了2筆支出,為什麼就不能直接將撞死的那隻羊拿去給情人呢?但這樣做不符合角色的價值觀念,他的信仰不允許他這樣做。在司機金巴的眼中,2隻羊代表的意義是徹底不同的,一隻羊是自己直接撞(害)死的,理應要對牠的生命負責;另一隻羊只被當成商品,牠的死跟自己沒有關係,只要付了錢就有了擁有牠的權利。這才是角色的觀念,才符合角色的正義與動機。角色並非愚蠢或不知變通,更重要的是什麼樣的生存環境和成長背景造就了他這樣的觀念,編導萬瑪才旦運用了這麼一個荒謬的故事,指涉諷刺了現實生活中可能更為荒謬的情形。

    故事繼續進行,2名金巴的故事再度交織在一起,司機金巴為了找尋殺手金巴來到餐館又循線找到了殺手金巴的殺父仇人所開的雜貨店,卻直到電影結尾仍然沒有找到對方。在餐館與雜貨店這2場戲中,運用了一個特別的手法,當司機金巴打聽到殺手金巴的消息時,畫面會突然轉換成黑白的,接著改以殺手金巴的角度呈現他所發生的事。這段穿插的黑白場景看似他人的回憶卻又像是司機金巴本身的想像,因此我們透過這段畫面不僅對殺手金巴進行理解卻同時也加深對司機金巴的認同。

    我們最後知道殺手金巴並未下手為父報仇,失去目標的他最後痛哭離去。可能的原因也不難理解,殺手金巴在見到仇人的妻女後,不忍心讓她們承受跟自己一樣的喪親之痛,因而選擇離去。復仇動作的完成透過命運的交織牽扯最後由司機金巴來執行,在最後一段狂亂鮮紅的夢境影像裡,司機金巴化身殺手進行刺殺,復仇成功之時也是2名金巴交纏在一起的命運獲得解脫之時,同時也釋放了仇敵的罪孽。

    整體電影風格在寫實中又添入魔幻的奇想與極度風格化的夢境,導演萬瑪才旦開發出一種特別的方式來講述藏人故事,不只新鮮獨特,卻更加深入人心。


電影爽度:6
故事劇情:8
氣氛營造:9
演技表現:8
題材鮮度:9



留言
或您可以完整的文章回應 點此回文

電影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