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 篇文章

電影解析 《 寄生上流 》不可能翻轉的階級 電影解析

2019-07-08 22:59:36


粉絲團 我流 NO Fashion

原文連結 https://www.nofa.com.tw/film/parasite-analyze/

延伸閱讀 《 寄生上流 》大師之作!幽默且殘酷的社會寓言 無雷影評 

 

 

本文會試著整理及討論《 寄生上流 》的鏡頭及台詞傳遞出的人物關係及隱喻等等,因此將會提及大量的劇情,不想破壞觀影樂趣者請勿閱讀此文。
另外,可能會有過度解讀之情況,純屬筆者個人看法,歡迎留言交流想法:)

寄生上流 角色一覽

(左上至右下:朴太太、朴社長、金基澤、金基宇、金基婷、忠淑、朴多蕙、朴多頌
其他:雯光[前管家]、吳勤世[前管家夫])

家庭對比

除了顯而易見的貧富差距以外,金家人的感情較為緊密,這份緊密是建立於勞動及「分享」之上,全家同時同框出現的場面有五次,分別是摺紙盒、吃晚飯兩次、司機食堂、豪宅派對,場景皆是在飯桌或是討論與工作相關的話題,但同時也能觀察到總是自顧自在喝酒吃東西的金基婷在這個家庭中是較獨善其身的。
而朴家即便是全家都在場,也幾乎沒有出現過同框入鏡的狀況,即便場景是在狹小的車內也是,而角色的衝突及交談也是以畫外音處理(單方或全員皆有)幾乎沒有正面交流過。

父親與丈夫們

如果金基澤代表無計劃任由命運擺佈、行事苟且旳話,主導IT公司的朴社長背後代表的則是週詳的計劃以及傳統守舊式的「權威」,這一幕可以從朴太太對朴社長的「敬畏」以及出場時家中三隻狗同時緊跟著朴社長可看出。而司機的車鑰匙象徵了金基澤的工作外也代表著某種「被賦與的權力」,一份只有在不僭越規則及階級的情況下才能保有的權力。
台灣古早味蛋糕一事也說明金基澤的跟風性格,情況有點像是當年的葡式蛋塔及最近的抓娃娃機,跟風卻不了解真實狀況。
(延伸閱讀 風傳媒《 寄生上流 》為何提到台灣古早味蛋糕?

母親與妻子們

韓國的女權在東亞排名近年雖然有上升的趨勢,但排名其實仍舊低於其他國家,這樣的結果除了性別薪資不平等以外,女人應該相夫教子並附屬於男人的傳統觀念根深蒂固是很大的原因。
朴太太這個角色被刻意刻劃的養尊處優、不諳世事甚至家務無能,縱使衣著光鮮、偶爾秀出一兩句英文裝腔作勢,但其行為表現如對丈夫沒有話語權、敬畏、以丈夫意見為依歸以及犯錯後會被嚴懲等等,反應出她其實是被守舊「傳統」「束縛」的。

而忠淑與雯光(前管家)兩位則是完全相反,她們兩位的家務能力和親子教養能力明顯都在朴太太之上,而且兩人與丈夫的地位幾乎是平起平坐甚至是能夠一肩扛起責任。

另外有趣的事,本片雖然主角是男性,但其實推動劇情的卻大都是女性。

印有李舜成頭像的100韓元

李舜臣將軍與鶴翼陣

故事末忽然出現「李舜臣將軍的鶴翼陣」是一個異常突兀的存在,白話的說鶴翼陣其實就是個「U字形」,但平時總冷不防就丟出一句英文的朴太太在此處為何不用U來形容?
而「李舜臣將軍」、鶴翼陣打前蜂的「龜船」甚至鶴翼陣的「鶴」,其實都是韓圓硬幣上的圖案,依序分別是100、5、500面額都不大,當然鶴本身做為東亞常見的圖騰筆者就不做過度解讀,但其他的部份或許可以能夠用「歷史」或「傳統」做為解釋。(維基百科:韓圓
因為李舜臣將軍是韓國著名的民族英雄,而龜船在韓國及世界海戰史上都有一定的歷史價值。

(延伸閱讀:
關鍵評論網 韓國民族英雄李舜臣(上):忠武公的「海上巨物」龜甲船

關鍵評論網 韓國民族英雄李舜臣(中):壬辰衛國戰爭轉折關鍵「閑山島大捷」

 

石頭的意義

由朋友敏赫帶來爺爺在年輕時當軍官時收集的石頭,說這顆石頭能夠帶來財運及考運,片中也直接說出石頭的價值是被有錢人炒出來的,但當基宇出發前往朴家面試時,母親忠淑卻正在背後刷洗石頭,這也是這些石頭被炒作中的一個步驟。因此這顆石頭代表的除了財富外也代表了某種機運,所有的計劃也是由這個石頭開始。
後段基宇在淹大水時執意帶走這顆無用的石頭,並兩次聲稱是「它自己黏著我的」實際卻是自已緊緊抱著,同時也與父親討論到接下來的「計劃」,不難看出石頭至此所代表的意涵:財富、機運、計劃(責任),但過於執著的下場卻是最終被這顆石頭所傷。

另外,石頭也表現出金基宇的角色曲線變化。
從一開始因為石頭太重無法拿來教訓醉漢;淹大水時在忽明忽滅的燈光下抱著石頭象徵著內心的善惡拉扯;在「黑暗中」的體育館抱著石頭顯示一人扛起「責任」的決心;帶著他「難以駕馭」的石頭行兇卻被石頭重傷,重傷後無法控制的發笑代表真實的自我在某種程度上被剝奪。

劇末,放回水中的石頭的鏡頭則十分高明令人玩味,因為導演並未拍出是放到溪裡或是放到某個人家的池子裡,再搭配上基宇在給父親的信中自述「我有個計劃,先不管讀大學了,我要拚命的賺錢」,兩種不一樣的場景則會有全然不一樣的意義。話雖如此但筆者其實是較偏向放到溪裡的,放下執念以及父親在體育館所說「最好的計劃就是沒有計劃」,一切順其自然如同云云眾生。

命運如水

「水」的出現並非亳無預警而是與石頭緊緊相連,強度也是循序漸進如同這一家人的命運一般。
最初基宇帶著偽造的畢業證書出門時,母親在後方用水刷洗著石頭。
接著無法舉起石頭嚇走醉漢只好改用礦泉水瓶,但他連礦泉水瓶都無法操控,最後連金基澤端了一臉盆水卻失手潑得基宇一身,除了無力控制外也可引申為兒子承接了父親的命運。
後續旳大雨、淹水以及最後的將石頭放進水中,都可以看出石頭與水的關鍵以及作為命運的隱喻。

孩子們的救贖

金家的經濟問題和朴家親子關係疏遠顯而易見,而金家與朴家間的孩子彼此卻互為救贖。金家的部份很直接的就是經濟上的救贖及脫離階級的可能性,這也與石頭的暗喻相關聯。
朴多頌的調皮只是為了吸引父母注意,但實際給予關心及陪伴的只有前管家雯光以及金基婷。雯光被開除時多頌自二樓窗戶的凝視以及未曾斷過簡訊聯繫,以及基婷總是抱著多頌上課都可以得知,這也是導演為何不拍出多頌第一次上課就被收服的原因。片中在刺殺發生前曾抱著多頌的也只有她們兩位。
朴多惠對於父母只把注意力放在多頌身上表達過多次不滿,而情感上的饋乏在青春期荷爾蒙的加持之下從家教老師們身上獲得填補。而基宇則巧妙利用了「小王子與玫瑰與狐狸」的關係暗示兩人情投意合。
在最後年僅17歲的朴多惠背著24歲的金基宇逃生,除了體現了多蕙的感情外也為本片後段的人性黑暗留下了一點光明,也可以額外解釋成打破現時階級的「可能性」僅存在於下一代身上。

另外,角色實際年齡僅是推測出的近似值,基宇重考四次+當兵2年,基婷的骨灰壇則明寫了生於1996年,多蕙出場時已說明目前高二。

(延伸閱讀 維基百科 韓國徵兵制度

向上走 向下走

電影裡山上豪宅與半地下室象徵著社會階級,而上山(階梯)工作的過程象徵著從底層力爭上游,走入豪宅地下室則是表示著有比金家更底層的存在(豪宅→半地下室→真正的地下室),金基澤與前管家老公吳勤世的同質性則預示了角色的下場。

片中從豪宅一樓走入的儲藏室則是另一個階梯及進入地下室前的過渡,也可以視為另一個半地下室。
樓梯的兩側佈滿漂亮卻易碎的玻璃瓷器擺設如同可以被輕易戳破的現實。當朴太太樓下取了一杯酸梅汁上樓時樓梯間亮著的燈光,與雯光夫妻倆上樓時的深沉黑暗形成了強烈對比。
前者從儲藏室拿取東西後能輕輕鬆鬆光鮮亮麗的上樓,與山上大雨時流入的排水孔,如同上層階級對下層階級的奪取,總是看起來光鮮亮麗而且他們亳無自覺。
後者靠著自己的力量向上爬卻顯得駭人恐怖,迎接的甚至是重傷及死亡。被踢落的雯光以及滅口失敗被拉住套索而跌倒反殺的基宇則是階級難以翻轉,弱弱相殘的殘酷修羅場。
而基宇不把致命的套索拿掉除了有違人性外,另一方面也暗示他無法脫離階級。

政治的隱喻

金家與朴家的姓氏與經濟狀況刻意且明顯的影射南北韓的政治經濟狀況。雯光的北韓的笑話(模仿李春姬、核彈、炮刑)以及吳勤世對於朴社長的崇拜(每天以燈光向偉大的朴社長致敬甚至臨死也不忘),也都暗示著北韓人民造神式的政治崇拜。
另外,吳勤世在地下室書棚的大量書籍也暗示了他可能是個高知識份子,同時也諷刺高知識分子及底層人士對於成功人士的崇拜外,也暗示了即便是高知識份子也難以翻轉階級。

關於死亡

前面提到,雯光夫婦的死表示弱弱相殘不再多提。
朴社長的死則有許多鋪陳,如
1.僭越身份後被冒犯的反應,錢可買你時間及尊嚴
2.否定氣味代表否定了個人、出身階級以及全家(多頌曾說潔西卡、司機和管家有一樣的味道)
3.朴太太在採買東西時與社長如出一徹的反應以及一句「下了一場大雨讓空氣清新許多」,而這場大雨淹沒了金家
4.朴社長與朴太太親熱時曾要求穿上金基婷留在車上的「骯髒的內褲」,同時冒犯了性、女兒及階級,一樣的事憑什麼分上下流
金基澤刺殺朴社長一事也呼應了「沒有計劃就是最好的計劃」的命定論,再完備的計劃也無力抵抗命運以及另一種階級翻轉的可能性-革命。

關於金基婷的死其實沒有太明顯鋪陳,筆者的想法是在於「獨善其身」的作法其實與朴家人十分類似,除了前述多次的自顧自喝酒以及「顧好自己就好」的發言外,兩次的「抽煙」的場景也可看出端呢。
一是偽造畢業證書時在網咖不聽勸導的抽煙
二是淹大水時,畫面不斷跳接在雯光因腦振盪嘔吐以及逆流噴射的馬桶,基婷的反應卻是視而不見的獨自坐在馬桶蓋上抽煙。
以上都暗示了這樣能夠無視他人甚至是性命危難的自私,在某種程度上其實和朴家夫婦是異曲同工。
但這個角色並不是完全沒有善良的一面,通常拍攝被刺殺後的第一個動作應該是看向並護住自己的傷口,但基婷卻是先頓住後直接把蛋糕往吳勤世臉上砸,可以視為這個角色仍有的善良光輝。希望這部份不是筆者的過度解讀。
另外,基婷在某種程度上是崇拜敏赫(帶石頭來的朋友)的,從朴家逃出來後一句「敏赫哥才不會變成這種狀況」還有敏赫甫出場時的反應可以略知一二,但實情如何大概只有導演知道。而相比重考四次的基宇,基婷其實是考上大學卻沒錢讀的,也呼應了吳勤世的就算是知識份子也難以翻轉階級。

關於印第安人

多頌扮著玩的印第安人本身就是被殖民者奪取了家園,而最後金基澤在被迫的情況下扮演印第安人,最後刺殺了朴社長這點前後對照則顯得十分諷刺,因為印第安人雖然被剝奪卻在歷史上多次因為對抗殖民壓迫者。

關於結局

豪宅被棄而不用的地下室及摩斯密碼SOS的解密,代表著下層用以救命的事物對於上層來說可能只是沒有意義的東西,也隱含著各階層與真實世界的距離。
結局從石頭以及上述其他暗示,筆者認為基宇將會變得與父親一樣無計劃而且在緩刑及腦傷的情況下難以自階級翻身。
個人認為奉俊昊導演用極為諷刺的對比指出韓國現時階級翻轉的難易度已不是單靠個人努力可翻轉。而整個故事除了階級戰爭之外,雖然較不明顯但背後也如同導演其他的作品同樣隱藏了傳統及進步的對抗。

宣傳海報的玄機

宣傳海報已經直接暗示故事主題和人物關係。屋內的朴多頌透過落地窗看室外代表不諳世事;屋外的朴氏夫妻以及金基澤代表進入社會深諳世事了解現實;金基宇抱著石頭(金錢、機運、責任)從室內進入室外,表示漸漸了解現實社會的殘酷;最前面橫躺的一雙慘白的腳代表死亡卻不知道是誰,雖然看起來比較像是年輕人的腳,但可能代表著任何人。
戶外三組人也分別是衣食無缺到僅能活著,到最後被剝奪一切。



奉俊昊 宋康昊

留言
或您可以完整的文章回應 點此回文

電影相關文章